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昇华的爱——父女情深】(升华的爱-后续)(67)【作者:ongvinvin】
【昇华的爱——父女情深】(升华的爱-后续)(67)【作者:ongvinvin】
字数:767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67)父爱为重情意结

  「莹莹……你深含口交的功力越来越厉害……弄得我越来越痒……」

  话犹未了,只见爸比顿时双眼睁开,上半身紧绷的身躯,二三头肌肱和手臂胸肌全部紧紧胀起,迅速间他一脸紧张地转盯着我说:「老婆大人,你再含的话,爸爸会再次在你嘴里喷尿的了。」

  「没事爸比……你尽管尿吧……只要让你开心……在我嘴里肚子里射尿都无所谓……来吧老公……莹莹爱你……尿给我……老婆爱你……爸比啊……」
  反反复复的深喉的瞬间,我听见自己的作呕声音不停响起,涎水鼻涕几乎都沾湿了满脸,然后再滑至下巴那处,然而,我始终没有停顿下来的意识,反而湿淋淋的舌头在含住的冠头肉身更加使劲地吸吮起来,瓜子脸颊两侧的肌理都浮起了嘴涡,握住阴茎肉身的纤手也握成拳头,一直不断上下旋转似的套动。

  爸比他两手轻柔地扶住我的头部,垂着头凝视我,轻抚我的秀发说:「嗯……难道莹莹喜欢上爸比的尿尿不成?以前啊,从小口交吃我丰富的精液长大,吸取精液里的蛋白质养颜美肤还不够,小妖精现在还升级要喝爸比的尿液来进补脾胃了?」

  我一直不停耸动的头部稍微停顿了一会,嘴里依然含着那根软绵绵的阴茎,听到爸比刚才令人觉得好笑的话语,我不禁摆出一付妖媚的神情立刻怒瞟了他一眼,心里为之动容。

  「臭爸比……你好低级耶……坏老公……」羞涩地喊着,随手一把捶了他胸肌好几下。

  我二话不说顿时抽出嘴里的阴茎,接着在他面前再次张开小嘴将它含住,嘴唇内肌收紧着仿佛假装想要劲力咬断嘴里的那根家伙似的,嚼咬的轻力说不上什么痛,只是想要对他刚才所说的那一番话小惩大诫!

  这个臭爸比已经半身不遂了,但是他经常喜欢说些有的没的,那张嘴巴依然还是那么喜欢作弄我,讨厌死了!

  嗯,就是这样我和爸比仿佛回到了当初的情怀,感觉到我们回到了他没有发生意外的那阵子,从他多日来那种闷闷纠结的心情,如今逐渐的增添了不少的笑意和笑声。

  原因是我和爸比两人一直建立起来的爱情桥梁必须要通过性交这方面才能够维持长久的恩爱,即使是单方面的口交动作,我也不会马马虎虎就此放弃。
  此情此景,我和爸比二人深情地共处在浴室里面,这样的过程情形已经发生了好几天,每次帮爸比洗澡擦身的时候,我们都是全身赤裸裸的玩起这种另类畸形的亲密游戏。

  我知道这种行为并不是一般口交,他只不过是刺激到尿失禁而已,毕竟他下体的阴茎毫无勃起的迹象,试问软绵绵的家伙又如何能够达到亢奋射精的结果呢?
  然而,这种行为恰恰可以让爸比在毫无勃起的状态下,身体上重新获得舒服的意识,尤其是他残废了的阴茎竟然可以在我舔吮深喉之间一而再,再而三无数次得到酥麻的刺激,下腹两旁的尿管仿佛很快地控制不住就此狂喷尿液。

  而我也是经过了第一次的黄金水泡的洗礼之后,心灵上仿佛得到了一种安慰释放,或许这是自欺欺人的想法吧,但是每当看见爸比可以喷出一些液体的时候,我心里都在渴望这次吞咽入口的便是那些消失很久的宝贵精液,更不用说阴茎是否会勃起。

  老实说,我自己却在渴望可以再次被爸比的热烫烫的精液喷击的感觉,我确实是被他的精液养大的啊,如今全然没有了那种感觉,在生活上我似乎又少了一些东西似的,身体上的痕痒说不上,心理上的痛苦却是日夜缠身,沉闷似梦。
  我终究也是个活生生的女人,没有了性欲发泄的路径,没有了铁硬般的大鸡巴来替我止痒,多日以来密封在抽屉里的那根自动式的假阳具也好久没有使用了,一个年龄二十出头的小女人真的有苦自己才知道,在爸面前只差没把心里话说出口,因为我真的非常爱他,只要他开心忘掉烦劳,及早恢复好身体和心理上的纠结,要我受苦受难也在所不免,幸好女儿小岚的出现让我暂时得到身体上的满足,这是后语了……

  就在这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声音,一阵悄声突然从浴室木门传了过来!
  因为爸比坐在木凳的姿势是背对着那道木门的方向,所以他下肢不便无法转身去看。而我却是正面对着的爸比的身前,得知木门竟然有人从外悄悄推开,倏地抬起头望向门的方向,我的女儿小岚她只身站在浴室门前那儿,而且手上还是依旧抱着她的熊娃娃!

  「妈咪……你跟爸比在这里干嘛?」

  小岚一脸睡意不足的萌容,指手不断在蒙蒙的眼睛轻揉着,从我方向看去,她依旧穿着一件粉红棉质的孩童睡衣裤,小小的衣裤好可爱,连她头上的那把梨子长发的发根都显得格外凌乱,她应该是被浴室里的杂声不小心吵醒了。

  只是我心里总是觉得她或许是有心前来偷看我和爸比的,毕竟我已经跟她说明了不少男女之间的性事,悉心教导她男女器官之别以及亲身上阵教她如何用手自慰,如何使用舌头嘴巴舔阴道等等的行为,她应该早已脑门开窍,性知识学得很快。

  另外,日前我也曾经告诉过她,因为爸比受伤了需要留在家不能行动,这段忙着照顾他的期间,我们还是暂时别透露给他知道关于我们俩母女的性教育,加上她也是很伶俐乖巧,这次非常的听我的话,所以在这几个礼拜以内,她都是乖乖的自己到对面公园玩乐,有时还会到隔壁小琴家里跟她一起玩家家酒,几乎都忘掉男女性爱这方面的事儿了。

  「老婆!小岚跑来这里干嘛,快带她上楼睡觉去。」爸比一脸紧张颤栗的神情,刚刚得知女儿正站在他背后,整个人迅速地直立而坐,然而行动不便的他也不能怎样掩盖身体上的赤裸,只是双手顿时捂住他自己的下体,但也掩盖不了光溜溜的雄背臀部的胴体。

  这时,我抿着嘴微微平复了激动的心情,心想我这个爸比老公还真是奇怪,平时性格色淫淫的他,乱伦成性的性情如今居然还会觉得害羞了起来,其实女孩四五岁和十一二岁到底分别在哪,说实话我真的有点分不清楚了,既然爸比能够在我十二岁当时动了心,那么更加齿嫩的四岁小女儿也应该够他动情了吧,爽死他!

  现在我们家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了,开门见山的状态之下,我猜想我应该再次充当那个关键人,就像当初成全他和妹妹小如一样,这次我也应该亲自戳破他和小岚父女之间的那张纯洁白纸,并且衷心撮合他们一起欢乐,然后我们三个人大小嫩一块跨过乱伦的禁忌。

  何况这可能是个唤醒他无法作出身体上任何男性反应的最好法子,也就当作是妈妈昔日在我和妹妹面前不回避地跟他口交恩爱的重头戏,只是现在换汤不换药重新上演而已,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反正小岚投胎出生在这个乱伦世家,她就是命中注定要成为爸比的爱人,时间迟或早一点都不重要。

  嗯!这样想就对了,我心理慨然全要阔出去!

  「小岚,你怎么了,我只是帮爸比洗澡。」话犹未了,我不由得暗笑了一会,顿时赤裸地从爸比的胯下爬起来,摇晃丰盛的乳房以及白皙光透的胴体全然曝露于空间,这时候,我一脸慈母的神情光着身体徒步走到女儿的面前将她扶起,而她也立即扔下手中的熊娃娃随手拥抱我的颈脖。

  「你是睡不着吼,要不要一起帮爸比洗澡呢?」我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地吻向她的萌萌哒的小脸颊,轻轻的一吻犹如母亲疼惜小女儿的举动,我暂时还没露出任何的马脚,而小岚听了我刚才的那番话之后,腼腆的她仿佛猜到了我的用意,紧接着那双充满睡意的眼瞳立刻醒觉了过来。

  我抱着女儿连同走到爸比正面的一幕,只见爸比双眼睁开,傻眼的样子眼珠好像要掉出来一般的惊讶,我一眼见状忍住不笑,心里默默猜想他应该心有余悸,应该预计不到我会有这种举动意识。

  哈哈!好傻的爸比唷!看来他是需要我最终的帮忙,不知道从哪里的傻气,我顿时瞥了爸比一眼,死死咬着樱唇间不敢发出紧张的声音,转念之下便伸手拉拨开他一直紧紧盖住阴茎的双手!

  「妈咪!爸比下面真的长了一根魔术棒耶!好长好长的魔术棒哟!」小岚惊呼了一声,眼睛第一次亲眼目睹爸比的男人阴茎,她几乎吓呆得嘴巴都快要掉下来了。

  心想这个傻丫头,如果等爸比身体真的康复了,到时候他的大鸡巴一定会硬棒棒的勃起来,相信那时候会更加惊人!

  如此历史性的时刻,我同时也浑身颤抖不已,发抖的痉挛仿佛来自心底深处隐约地散发出来,连抱着她的双手臂都是频频抖索个不停,这种荡漾的心情真的无法用任何的字眼可以形容出来,只有一直抖,心里一直晃……

  另一边厢,爸比也是吓得无从逃避,因为他下肢根本无法移动,所以只能傻呆呆地继续坐在木凳上,紧张缺氧的脸色也只能双手尽快地再次盖住他的下腹阴茎。

  「小……小岚!你真的不可以看!」动荡不能的爸爸只能显出一脸的恐慌,纠结的样子让我看得越来越好笑。

  我媚眼瞟着他,心里却是飘飘然的,抱着娇小的女儿蹲在他面前不住地忍住笑意,笑声说:「呵呵!老公你怎么害羞起来了呢?小岚想看就让她看个够,我们也是要到一家人一起洗澡的时刻了。」

  小岚也频频点头,表示要一起洗澡。

  「老婆啊!你……你到底想干嘛?小岚还小……她以后会有自己的路去选择。」爸比一脸疑惑,连说话声都显得紧张口吃了起来。

  此刻,我随手放下怀抱里的女儿,我俯身而去,赤裸裸的胴体瞬间紧贴他的胸膛前,敏感乳晕逐渐蠕蠕地往他胸膛前的乳头轻磨揉擦,接着我一面抚摸着他的短发,一面在他耳边轻轻地呼着气说。

  「嘘……老公,你先别紧张得太早,我只是说要一起洗澡,让你看看她孩童的裸体而已,但我从没说过你可以打她的主意,当然我曾经说过女儿迟早都是你的人,只是你不能没有得到我的同意就想打她的主意哦,别说我这个妈妈没先警告你这个坏脑子的爸比唷。」

  刚说完那番话,我悄悄离开了他的脸,我们两者已是浴水泡沫湿透了的胴体,当我再次近距离地凝视他的脸上,看见他一动不动的状态仿佛正在回味刚才对他说的话,空然无神的俊俏脸孔使我感觉到好事即近,想到这我更是羞得像杜鹃花般娇红,羞涩欲滴的红霞全铺满了我的双颊。

  半晌,我仿佛带着期待的目光凝住他的阴茎,奈何它仍然一付好不争气的软弱形状,刚才特地在他耳边说出口的淫语游戏似乎不够刺激,始终未能成功挑逗来唤醒他的性欲上的反应,失望的下场真是让我既无奈又痛苦。

  对了,或许爸比应该需要更加多的语言和身体上的挑逗,而小岚的存在恰恰好可以让我再作进一步的试验。

  「小岚,你还等什么,还不快点把睡衣脱掉,赶快来帮妈妈一起为爸比洗澡擦背。」我对小岚偷偷地眨了眨眼,微笑着说。

  年纪轻轻的小岚顿时悟出我的含意,只见她迅速将身上的衣服全部脱掉,甚至连孩童款的纯棉小内裤都已经脱下。

  张氏的历史性的一刻,我们一家三口终于第一次破天荒地赤裸对视,我不知道爸比此刻的心情到底是怎样,我只知道自己仿佛飘在天堂云端之上,然后各路天使好像正在我身旁一齐飘浮旋转似的,每一位天使都在为我们三个人高兴歌颂。
  女儿此刻的心情应该也是跟我一样,因为她脸上显出一付羞涩的神色,混合她天使般的孩童萌样,这种感觉是无人能了解的。

  爸爸妈妈女儿,外公女儿孙女,我们一家人就此共处在浴室里头,爸比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我这个二十二岁的年轻妈妈,还有小岚也即将要五岁的一个小女孩,我们三人同在一块合谐得有如合家欢的情景。

  家庭乱伦真是百无禁忌,既然能够开心过日子,为何不能张开胸襟迎接未来呢?而且我们又不是偷拐抢骗,更不是杀人放火,如今对我来说,一家乐融融才是最重要。

  话不多说,小岚似乎也是等不及了,也不等候我的指示,人小鬼大的她顿时一身光溜溜地跑到我身旁站住,笑靥满脸的她一面抱着我的小腿,一面腼腆地双眼直视面前的爸爸,眼神是多么的光亮期待。

  「来,妈咪洗前面,你先替爸比擦背。」我佯作一付没事的样子向她说着,随即捡起地上的一条擦身布递到她手上。

  小岚得意忘言,顿时奔跑到爸比的背后开始她的工作,而我看见她如此活泼的神态,心头都几乎要噗通噗通般的跳了出胸口,随即目光再悄悄瞥视爸比的脸上,瞧见他已是一付紧绷抖索的神情,他那份又要又害臊的心情纠结,我差点就要噗唼地笑了出来。

  「老公啊,你就放松自己好了,其他的事情就交给我和女儿一起做,我们一块来服侍你可以了吧,你就最好了,看你像个皇帝那样坐在这里等候佳丽似的,爸比很爽吼,心情有开心了一点没有啊?」

  「莹莹,我们这样会不会害了女儿,她的确还很小啊。」

  爸比颤颤地对我说,我反而觉得他实在有点小心眼,以往的那种霸气仿佛不见了,也许他真的觉得小岚的年纪有点太小,所以怕她身心一时无法接受乱伦所带给她的冲击,反差的后果会毁了她一生,但我没有退路。

  「呵呵,我的女儿是怎样的人,难道我这个妈妈还不清楚?她呀,生得跟我都是一样的,同样都有父恋情结,她要看就让她看个够,实地教育嘛。」

  「你们是不是有些事情瞒着我?」忽听爸比一道质疑的语声,他似乎有点猜测到我跟女儿变得有点不同。

  我听见爸比如此一问,顿时朝着站在他背后的小岚打了一个眼色,悄悄摇着头表示要保密我们之间的秘密。身高不是很高的小岚也是很乖,她仍然直立地站在爸比的背面前边,细小的赤手依然一阵上一阵下的动作缓慢地揉擦着面前的背面,隐约间仿佛听得到她忍不住要偷笑的含笑声。

  我顿时对爸比挤了挤眼,一手再次抓着他的阴茎,接着前后地揉搓个不停,虽然手里的那根软绵绵的肉身始终不见任何挺拔的迹象,但我仍然装出娃娃音,憨笑地对他说:「以后再跟你说吧!现在是你舒服的时候了,老婆要帮我叔叔继续擦身清洁,莹莹想看看叔叔能不能爬起来……」

  转瞬间,爸比真的就像皇帝般静静地坐在木凳上,我跟女儿前后一人一边,二人双手不快不慢地往他赤裸胴体揉擦着浴水泡沫,而原是沉忧的爸比也只能就范,嘴巴一直微微发出舒服搔痒的沉吟声音,三个人光溜溜的好温馨。

  过了许久,我们就此无言中,正当淋浴之间,一泼温水迅速地从他胸膛头部泼洒,而沾满身体的泡沫就此消失而去。

  就在这时,我终于忍不住张开了樱嘴,不管小岚她是否会看见,自个儿快速地把眼前的阴茎大口含住!

  「啊……妈咪你在吃鸡巴耶!」

  嫣然的一声叫起,原来小岚一直都在爸比的背后垫着小脚看过来,看来她人生第一次亲眼看到吃鸡巴的情形对她即将五岁的小心灵冲击不少,说真的她刚才的反应还是非常的惊讶。

  「小岚,你……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东西,你是从哪里学回来的?」爸比一张惊魂似的俊容仿佛已经吓得要激跳了起来,只可惜他下肢仍然无法行动,胴体有如一座关公神像的坐姿坐在原地惊慌。

  小岚悄悄望了一下,她知道没有得到我的同意,当然不能告诉爸比,所以她只是对他傻笑了一会儿,便继续揉擦他的肩膀。

  在这个过程里,我舌头依然不停地舔吮含在嘴里的阴茎冠头,偶尔还微微往嘴巴深处抽插了好一阵子。

  良久,正当我再次抬起头,且带着温情脉脉的眼神瞄向女儿以及一脸涨红的爸比,瞧见女儿她整个人已经俯身紧贴在爸比的粗腿上面,原来她一直从旁睁着眼凝视我整个口交的激情过程,而且小巧双腿有如弹簧般的往后翘着轻甩,一具白皙的娇小胴体也因此紧贴着爸比的粗腿上的浓浓汗毛,她那一付可爱得意的样子,看似无辜的眼瞳和眼睫毛还不时眨呀眨地真是好萌。

  我舌尖不住地舔吮,嘴里的内肌不断地闭气含吸口中的阴茎肉身,就在这时,我彻底闭住气了,顿时张开嘴唇去深含一直顶住喉咙前端的冠头,迎接而来的便是爸比的惊叹呼声!

  啊……咳……噢……噢噢……咳……啊……咳……噢……噢噢……

  深喉含吸的抽插动作导致我就快无法呼吸,我只感觉到自己胸口上一股闷闷的窒息痛处,意识里也有一丝想要作呕哽咽的挣扎,直至我嘴巴里的涎水以及鼻子里的涕水都要逐渐流下来了,我还不想停止头部口腔里的耸动速度。

  此刻,脑子里除了想到要满足爸比的半点性欲,同时候更是联想到自己赤裸裸的小女儿也在我的身旁,她的存在让我感到更加的兴奋和刺激,而且她还坦荡荡地近距离看着自己妈妈正在为爸比口交,如此有违伦理的情景实在让我无法透气,越想越显得亢奋反应。

  脑子里不停回忆着以往的片断,想着我这个妈妈都算是思想前卫了,同时我不得不佩服妈妈她,也不能不感叹想回原来当时候妈妈不回避地跟爸比亲热口交的刹那,她同在一个空间里还要面对两位女儿的好奇心,我们大小宝贝四只眼一齐从旁观摩,她确是感触甚多。

  如今我终于彻底明白她的苦衷了,她当时只差最后一步便能拥有一个最完美的家庭,只要当初爸比跟自己的女儿性交乱伦,妈妈才不会狠心的离开我们,说实话我不会再怪她自私了,也不会再埋怨她舍心丢下我,还跟爸比离婚的往事。
  所以说,乱伦边缘所带来的感觉真是美妙至极,只是一般世俗人反观误解了乱伦所带来的家庭伤害罢了,反之正面的乱伦教育确是刺激人心,而且百无一害,有孩子有家庭的妈妈何不一试?

  砰然间,从胸口传出来的心跳仿佛随同嘴巴里的抽插速度加速了不少的冲劲,极长的阴茎肉身似乎在每一次的冲刺,冠头直撞猛冲地往喉咙食管最深处的地方闯劲。

  「妈咪,爸比的鸡巴是不是很好吃啊?」

  我顿时抽出喉头里的阴茎,咳唾地对她说:「宝贝儿,等你再长大一些,你自己问你的爸比吧,到时候你自然会知道,或许爸比会教你,他对你求之不得都说不定呢!」

  转瞬间,我一只手继续在沾湿了的肉身体上轻柔地套弄起来,另一只手也在胯下的两颗睾丸轻轻地磨擦着,心里仿佛很想透过淫语游戏使它立刻苏醒过来,但软弱萎缩的形状始终没有任何的变动,又是多一次的失望……

  我誓不罢休,顿时不犹疑地再次张开了嘴巴,喉头紧接着深含进去,爸比也跟着仰头大喊一声,我不知道他会不会感到舒服,反而嘴里的味觉渐渐舔到了一些尿液的臭腥味。

  「嗯啊!老婆,你再这样继续下去,我真的会……会……」

  我听了他挣扎的语声,猛地向他首肯点头表示同意。

  爸比颤声地吼道,他喘气般的样子只见两眼微微闭着,随即他一只手连忙扶着贴在粗腿上的小岚,另一只手却在我头顶上轻压着下去,嘴角鼻子不停流出来的涎水液体的流量也越来越多,连喉咙作呕的杂音都是嘹亮地响起。

  忽然间,爸比铁一般的腹肌仿佛紧绷地展现出八块的腹肌,身体上一阵痉挛的窜流使他一把松开了我的头和女儿,阴茎快速拔出之际,只见他双手一边比翼地紧抱着自己的脑后枕,一边仰着面张口大喊作声。

  果然不出我所料,我涨红的瓜子脸蛋再次受到黄金尿泡的喷洒!

  「啊……!我要尿出来了啊!」爸比立即睁眼看着我,不停疯狂地喊叫。
  「爸比尽管尿出来给我!老婆要喝你的尿!来啊!继续射给我,爸比!」
  此情此景,被无尽的黄金尿泉喷洒的我,除了蹲在他面前平仰着脸蛋喘着气以外,我也不忘嗫嚅说话。半晌,我尽力张开小嘴伸出了舌头,手也抓住那根阴茎肉身作出最后的套动挑逗,并且想要瞄准尿液的狂涌撒泼,尿泉洒落直至灌入喉咙肠胃里去!

  「妈咪,你好恶心哟!你竟然喝爸比的尿尿!」

  一直在旁观的小岚终于忍不住开口大叫,娇声娇气的她虽然口中说恶心,但她仿佛没有抗拒要跳开的举动,反而她惊愕的小脸还勇敢地想靠近过来观看此等壮举!

  「嗯……妈咪……妈咪只是要……要帮助爸比康复……康复身体罢了……所以才喝爸比的尿……」

  懵懂的小岚几乎没有眨眼,一直凝视尿液往我面部嘴里喷洒,笑着说:「那我吃鸡巴的时候也要喝爸比的尿尿,我要爸比身体快点康复……」

  我一面嗫嚅地吞咽作声,一面激动得闭上眼继续享受热泉喷洒的洗礼,心里也管不着味道是否臭腥或香味了,只知道爸比听了之后,差点要晕倒在我和女儿的面前。

  这个温馨的时分,一家三人光溜溜的各有所取,我也问心无愧。

  待续。心病终须心药医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