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与亲人的欲爱(祖母篇)】(01)【作者:pomiecanyan】
【与亲人的欲爱(祖母篇)】(01)【作者:pomiecanyan】
字数:78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夜空撩起无限情,月下掀动忘年爱

  恬静安详的皓月沉溺在深邃的夜里,几颗闪着微弱光亮的夜空之星,似是痛苦,又似欢愉,与人们所说的,痛苦并快乐着,相差无几。它们与明月的关系就是那样令人猜不透,十分遥远,却又那样亲密无间。

  与它们相对称的正是在那夜空下那一场饱含着春情带着羞人的爱,带着上流社会淫奢生活带来的变态,带着那令人发指的兽行,带着惊世骇俗的欲爱所描绘的淫乱美艳图……「啊…啊…山儿…慢点…唷…哦哦…好孩子…不要…啊…快……操死…奶奶…啊…好人……哦哦…哦…啊…啊…死了…山儿…不要…磨了…啊…冤家…啊……啊……坏蛋山儿…奶奶快。……快不…行了…啊…停下……呜呜……山儿……快……快拔出来……我们能这样啊…天啊……山儿…啊啊啊……好……难受……山儿……我好难受…求求你……啊啊……嗯嗯……坏蛋……啊啊啊…坏死了…啊啊啊…」

  一位肌肤嫩白似皎洁之月,体态较好秀美的美妇人,一双裹着肉色丝袜的修长美腿不断乱颤,乌黑中带着些许灰色的秀发似是事先整理了一般,一条蕾丝花边的丝带恰到好处的将秀发收束在一边,美妇人若欣用仅存的力量不断撑着自己那诱人的身躯,以免被后面那个在她身体里不断发泄欲望的孙儿击垮她的身子,白里透红的娇躯因为孙儿如同疯子般的奋力撞击,圆满挺翘的美臀,因为与小腹的疯狂撞击,不断的变形,再不断地恢复原样。

  拥有这般极品的美臀,也难怪其孙儿会痴狂到如此地步!温柔如水的阴户也同样遇茎生欲,不要命似的与孙儿的肉棒愈合愈烈,这可苦了那美妇人,因为身躯的剧烈迎合,身体被肉棒顶撞得颤抖不已,精心修裁过的玉葱指紧紧的抓住洁白无瑕的床单,似乎是希望借此来忍受这磨人的快乐和那不愿完全堕落性河的残存意志。

  美丽的月光斜映在床边旁,随着「啪…啪啪…啪…啪…啪」加上诱惑的呻吟声和年轻身体的喘息声,淫秽的赞美声,比求欢更能激起欲望的哀求声,使这个代表圣洁纯净的月色穿上那淫荡的新衣,最耀眼的莫过于美妇人那玉葱指所携戴着的婚戒,由铂金制成的婚戒上面镶着璀璨的钻石,与月光相呼应,亮出淫秽的闪光,带着婚戒,更代表着美妇人对那已故丈夫的忠贞,这是多么令人羡慕的忠诚啊!

  可此时,她却与自己那宝贝孙儿做了这羞人无比的性爱,做了这天地所不容的性爱,做着这世人所不齿的事情,背叛了她那深爱的丈夫,将忠贞狠狠地践踏在性欲的脚下,算不上丰满诱人的修长身材被山用狗交式骑乘在床上,那双引人入胜的玉腿更是被狠狠分开,山那比常人更胜一筹的粗茎不知疲倦的耕耘着,不要命的抽插着,山的耻骨与他的美魔女奶奶圆润的屁股忘情的贴合又分开,发出。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噗嗞……噗嗞……噗嗞……噗嗞」的声响回绝在偌大的卧室里,不甘的泪水从那充满魅力的丹凤眼的眼角滑落,皓齿不断咬着粉红色的唇瓣不愿发出诱人的呻吟,当然,总是事与愿违。没人能对抗生理所带来的快感「嗯嗯,不要…哦哦哦…求你…不要…了…不要…了…不行啊…山儿……不可以啊啊……奶奶……会…啊…坏的…嗯嗯嗯…要死……嗯嗯…了……啊啊啊……奶奶……会坏掉……呃呃呃……啊啊啊……山儿……放开我……啊啊啊……好难过……奶奶好难过……啊啊啊…山儿…求求你…慢点…啊啊啊……」的哀求声还是陆陆续续的从美妇人口中发出,山被这欲迎还拒的美人如此折磨,但又为了征服胯下的美艳奶奶,弯下粗壮的腰肢,爱怜的亲吻着美妇人那光滑的美肩,不断地亲吻,从左到右,直到吻到那与汗液,淫液相交织的脊背。
  山每吻一下,美艳奶奶就浑身不受控制的抖动,热烈的回应着。再痴狂的一吸,一粒粒诱人的草莓随之而生,山的的胯下和双手当然不甘示弱,玉茎不再拼命,转而保存实力,配合着腰肢,不断地旋磨着湿润如水的阴户,发出「噗嗤,噗嗤,噗嗤」的交融声响,如女人一般的修长葱指温柔的揉搓着美魔女奶奶的雪乳,不断地扭捏着乳头,不断使雪乳变化形状,又复原,手,嘴,腰,共用,这一番折磨,算是山这个富家子弟从情场中熟练贯通的招数,这样的挑弄,可着实让美妇人死去活来「山儿不要…不要搓了…啊啊…坏…山儿……会不行的的…啊啊…不要…啊啊…求求你…山儿…放过…奶…奶…啊啊…不要…慢点啊……啊啊啊啊…慢…好奇怪…啊啊啊…奶奶…不行了…啊啊……坏山儿……你想……奶奶……啊啊啊……被草死吗……啊啊啊嗯嗯嗯嗯嗯啊啊啊……啊…」

  熟练的挑弄不断变换的快慢抽插和美妇人从未体验过的姿势,加上守寡十多年的诱人水穴瘙痒又紧凑,怎不会让美魔女疯狂呢?紧绷的肉体不断颤抖,愈加剧烈,代表着圣洁的肉色短丝袜在月光的洗礼下更加透明,更加具有诱惑力,穿戴在那美腿的仙足之上,在丝袜的映照下,没有魅惑的指甲油,没有精心制做的指甲,完全是自然的粉色,配上那白里透红的肌肤,更加使人甘愿跪下舔舐这丝袜美足,完全将玉足升华到了完美地步,因为疯狂的性交,美妇人的肉色丝袜仙足不断夹紧山那粗壮的腰肢,好似找到依靠一般,美腿不断夹紧,穿着肉色短丝袜的粉色脚趾因为性爱的久违刺激,似是要撑破这圣洁的丝袜,不断的挤压,又因为刺激盲目的摩擦山的腰肢,几次的摩擦让山的欲望不断地高攀,因为丝袜美腿,使山的欲望占有欲,几乎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

  「啊…啊…啊,好爽…太美…了…我的…东西……好爽啊…奶奶……你的山儿…哦哦哦…从来…就…没…这么…快乐…过…啊啊啊…奶奶…你的…腿,…啊啊啊…夹得我…快…上…天了…啊啊啊…小穴…啊啊…好多水…又紧…啊啊…奶奶…你是…山儿的…啊啊…你以后只能是…我的…快…说啊……奶奶……啊啊啊!…你以后只能是山儿的,不然山儿是不会放过您的…啊…啊…啊……不然山儿……啊啊……会……折磨你一辈子……啊啊啊……快……答应我……啊啊啊啊……紧死了啊啊……好舒服吧……停不下来了啊啊啊!!」

  山不顾一切的搂抱住美妇人,对他的美艳奶奶宣布着自己的绝对占有权,并不断地挑逗威胁她,逼迫美妇人答应成为他永远的性玩物。

  但毕竟姜还是老的辣,虽然肉体背叛了她,虽然意识被欲望折磨着不可自拔,但美妇人很清楚,一旦答应了如撒旦一般孙儿的要求,她就会在心灵中默认成为他的玩物,就只能永远的沦为孙儿的性奴隶,在本因为身体欲望的渴望而被孙儿抓住机会委身于他时,本就屈辱无比的美妇人,如果再被孙儿以内心加以击败的话,她那本就愧对山的爷爷内疚便会更甚一分,美妇人真的就不知道还有何颜面活在这世上,狠下心的用洁白的皓齿咬下红唇,腥而涩的血味涌入口腔,与身体性交的摩擦形成对抗,一声声「哼哼哼,嗯嗯嗯嗯,哼嗯哼嗯哼嗯」的微弱呻吟传出。

  配合着胯下运动,山在美艳奶奶的耳垂舔啃,因为只有一小段距离,他自然看到美魔女奶奶因为听到自己的威胁而做出的举动,山的内心一颤,怜惜的望着那带血而猩红的嘴唇,山虽然渴望征服奶奶,但他的内心早已将奶奶那尊敬之情,亲情,转换成了畸形的爱恋。心之切,爱之狂,关心则乱,山急忙的将魔爪从美艳奶奶的雪乳松开,不顾一切的抓住美妇人的那玉润的双手持顶在床上,下体狠狠地一顶,撞得美魔女一阵抽搐,随即。

  嘴对嘴,山那薄薄的唇瓣疯狂的与美妇人的红唇贴合,香甜又带着腥味的味道袭来,使山又迷失了一会,镇定后,山的粗舌撑开她的皓齿,与美艳奶奶的香舌相互纠缠,与唾液,不断搅拌,香舌不断地逃逸,粗舌不舍的拉扯,又一次次的摩擦然后缠绕。美妇人的娇躯彻底沉沦了,她的心又可以对抗多久呢?

  没人知道,她自己也不知道,山的下体,再次疯狂的抽插配合着舌吻,两具肉体,一个修长动人心弦,一个硬朗宽广,不断进行着女上男下,男上女下的姿势,因为不经意的看见手中闪烁的婚戒,美妇人内心剧烈一痛「拓,我对不起你,拓,都是我的错,求求你,不要怪山儿,不是山儿的错,都是我这个浪贱的本性,让山儿控制不住才强奸我的,求求你在天之灵别怪罪山儿,都是若欣管教不严才导致山儿这样的啊,都是若欣的错,都是若欣的错啊……」

  美妇人若欣不断地在内心祈求已故丈夫的原谅,旋即清醒了过来。洁白无瑕的贝齿再次不忍心轻轻的一咬,山微微一痛,无奈的将唇分开,一条晶莹的爱液丝线从两人嘴边拉开,因为狂吻的结束,下体的结合抽插也慢慢停止,接近19cm的玉茎也缓缓停止了运动,因为刚才激烈的亲吻,也险些让玉茎丢盔弃甲。
  山有些惊诧的看着他的美魔女奶奶,自己那接近完美的调情和自己那金枪不倒的性能力,早就将她的肉体征服,为何始终无法将她的心灵征服呢?山愈想愈气,他早被欲望,被美魔女的身体迷的不断失去理智,他的心只想征服他的美艳奶奶,将她折磨到现在却始终得不到她的心,那么这次的性爱就是场失败!他不甘心啊,他从未失败过,竟然在自己的奶奶上失败了!若欣面若潮红,宛如向西垂落的夕阳,她的孙儿因为无法得到她的整颗心而恼羞成怒,从小抚养山长大的美妇人若欣再清楚不过他的性格,他如果无法得到东西,拼了命都会得到的,若欣无奈的凄美一笑「山儿,你想要什么,奶奶都会给你。啊啊…嗯……甚至……奶奶的身子……哎。,但唯独奶奶的心,只属于你爷爷他一个人…嗯…啊…啊啊啊……啊,放弃吧,山儿」

  言罢,若欣将漂亮的凤眼缓缓闭上,又突然睁开,似乎下了什么决心一般。美艳奶奶若欣便发疯了似的,主动吻上山,美腿更加夹紧,整个人完美的贴合山的身体,失去冷静了的山,在听到孙欣对那已故的爷爷至死不渝的表白,他的怒火不断狂飙,已经不懂思考,只知道情爱,甚至不懂得控制自己了,若欣正是察觉到了这一点,为了早些摆脱折磨,甘愿迎合山,刺激山更快射出精液。被若欣的主动深吻,山早将奶奶对已故爷爷的告白抛在九霄云外了,玉茎不再保留力量,全力以赴的与紧凑的,温柔的水穴,完美的摩擦,宛若是天生的一般。

  不留一丝空隙,一次次的拒绝,一次次的从浴火中清醒,在肉体虽然败了的奶奶若欣,但在内心上,却以压倒性的胜利赢得了主动权,若欣为了快点结束这场荒唐的性爱,已经顾不得什么身份了,她需要用所有的招数让山泻出来,为此,若欣终于放开了自己隐藏多年的放荡本性「啊…啊…啊…好山儿,…山儿…操死我…啊…嗯…嗯…嗯,求你…了…啊啊…山儿…快…快啊…把奶…奶…草死…奶奶…就是…个…贱女人…啊啊啊…山儿…好山儿…小冤家……求求你…快射吧……快…射给奶奶…奶奶要嘛…给我…啊…啊…啊…不要停…啊…啊啊…山儿小老公…啊啊…射给若欣啊……!!!」

  失去了道德压制的若欣不顾身份乞求山的射精。,山受了这般诱惑,早已气喘如牛,全身的汗液与若欣交织,山着了魔一般,抓起他挚爱的肉色丝袜玉足,扛在肩上,忘情的舔着,不放过任何的一个地方,脚趾,脚底,一切被丝袜包搂的地方,都逃不过山的舔舐,丝袜的独特触感,丝滑而又顺滑,玉茎的抽插早已没有技巧,完全的竭尽全力,嘴边不断发出声音

  「好奶奶…美死我了…这腿…啊啊啊…只有您才有…这样的…腿…我的妻子…您只能是我的…爷爷早已不在世上…啊啊啊…您是我的…啊啊……我才是您应该侍奉的人啊……我的宝贝…我的好若欣好紧啊啊……我的宝贝……山儿爽死了……啊啊啊……山儿好快乐啊啊……若欣奶奶……夹得山儿……啊啊啊啊…」陷入痴迷的山,早已忘记若欣是他奶奶的身份,忘情的抽插,忘情的摩擦着,忘情的舔啃着若欣的丝袜仙足,美妇人若欣看着痴迷于自己穿着丝袜美足的山儿,受着折磨的快感,心中无限懊悔。后悔没有早早的发现他的邪恶根源并且斩断他,原来就是因为自己的丝袜美腿才让山的邪恶种子不断扩大,最后才酿成侵占自己肉体的大祸,事已至此,后悔已无用。若欣忍着快感。

  配合着山浪荡的呻吟「好山儿…好老公…啊啊啊…奶奶…知道…你知道丝袜…啊啊…以后…你想多久…奶奶就让你舔多久…啊啊啊…若欣的身子都是…你的啊……啊啊啊……放过奶奶…吧…奶奶求你了…啊啊啊…我…不行了…啊…啊啊啊。不……行了……奶奶……不行了……了……啊啊啊」配合着淫言荡语,另一个丝袜玉足也同样不放松,更加配合的摩擦山的腰部,终于,山在美魔女奶奶若欣的淫言荡语和丝袜摩擦中,直奔性爱的巅峰,感受到山儿鸡巴的肿胀,若欣不顾一切的淫叫道「啊…啊…啊啊…山儿好老公…啊啊啊…求求…你…射给我啊…不要停…射给若欣…若欣…是你的…啊啊啊…嗯嗯…啊啊啊啊嗯……哟哟…嗯嗯嗯嗯嗯哼哼…嗯嗯……哼嗯哼……喔……喔喔……哦哦哦……哎…不要怜惜我啊……好冤家……小坏蛋……射给我啊…求求你…射进来啊…呜呜呜呜……射给我啊!!。」

  若欣屈辱的带着哭腔,带着玉茎所带来的极乐快感,带着充实无比的肿胀,为了求孙儿射精,早点结束这场噩梦,她甚至不惜冒着可能怀孕的风险请求她的孙儿体内射精!

  「啊啊啊……好奶奶……爽死我了……啊啊啊……我的若欣……我……啊啊……不想射啊……我好想一辈子就插在您的……阴户啊……啊啊……可是……啊啊……怀孕吧……好奶奶……接受我的精子……啊啊……啊啊给我生个孩子啊……若欣!!!!」听到孙儿如此变态的羞辱自己,自己却不能反驳,若欣的心在滴血,心中的愧疚,已经无法磨灭了。但为了结束这场噩梦,若欣再次用软的连自己都讨厌的声音诱惑她的孙儿「啊~啊~~好老公~啊啊~给我~若欣~要给山儿~生孩子啊~~就给山儿一个人~一个人啊~~求求你~射出来吧~啊啊~~射给若欣吧~啊啊啊~~让奶奶怀孕吧~……嗯嗯……啊啊啊……」

  说完这些淫言后,美妇人若欣,已经明白,自己已经没有资格做他的长辈,在自己孙儿胯下呻吟的奶奶是天地不容的,是要天打雷劈的呀,若欣流下了极乐又懊悔的泪水。「啊啊啊啊……我的女人……若欣……啊啊啊啊……您的养育之恩……我不会辜负您的……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行了……啊啊啊……射了……射了……射了啊」山的一阵狂呼,鸡巴在若欣的阴道内不断肿胀最后爆射出一阵阵生命的精华,一发两发三发四发,禁欲太久的玉茎已经无法控制,一颗颗生命的种子向着花心前进,子宫配合着接受这些爱的恩赐。

  若欣的阴道,不知羞耻的夹紧,缩紧,完美的贴合孙儿的鸡巴,完美的吸收精液直冲花心,射得若欣一阵乱颤,性爱的高潮一波一波的袭来,若欣不想让山儿知道,自己竟然与他一起高潮,不然又将挑起山的滔天欲望,狠心的将红唇再次啃破,娇躯不断的颤抖着,花心不断紧缩,阴精不受控制的喷发而出浇灌着龙茎,白色精液与若欣的淫荡的阴精不断交融,从粉红的花瓣中流出,龙茎的堵塞也没能阻止精液的流出,从交合处流向修长恰好的大腿,最后流向圣洁的丝袜,简直就是一副惊诧旁人的淫霏之图啊,若欣不愿发出任何声音,背对着山,全身微微的颤着,默默地承受性爱后的快乐与温暖。

  山很清醒,他的美艳奶奶始终不愿臣服,但仍是爱怜的的抓住丰满的雪乳,将未软化的鸡巴继续停留在若欣的阴道中,因为全程性爱的大部分主导是山,山靠在美妇奶奶若欣绝美的背上,又因为有佳人在,又深知自己伤害了深爱的奶奶若欣,轻轻的贴近若欣的耳边,带着山独有的磁性男性沙哑声决绝地说道「若欣,我知道你现在很恨我,恨我强奸了你,我不后悔,过了今晚,你怎么惩罚我,我都接受,即使是我死也……」就在山说死时,若欣的手突然紧紧握住了他一下,又缓缓松开了,但仍然没有转过身来。山知道,他的奶奶还是在意他的,还在意的。

  不会不理他的,但因为时间太久的性爱消停后身体早已疲累不堪,而本想继续温柔相待的山,却只能用着仅存的力量搂住他的若欣,祈求若欣的原谅,在不知不觉中睡去。极具诱惑力的睫毛带着些许泪珠,凤眼慢慢的睁开,带着不甘。若欣感觉到身后的冤家已经陷入美梦中了,缓缓了叹了一口气,内心不断已经混乱不堪「小混蛋,你这般对我,我以后可怎么活啊……」若欣深知纸是包不住火的,山与她来着销魂的第一次,势必不会放过她,她必须走,不然怕是一定会沉沦在他那爱恋中。

  下了决心后,若欣想摆脱紧搂着自己的山,但奈何自己的身子早已被他冲撞的七荤八素了,但因为山已陷入美梦,若欣还是很艰难的剥开他紧搂的手臂,「只剩这个坏东西了……」若欣羞红了脸看着自己与玉茎交合的下体,不留一丝空隙,用手小心的抓住玉茎的根部刚一接触,内心更是一惊「山儿,好大的东西啊……坏山儿……都是你这个坏东西惹的祸……」

  握好了位置,圆臀做好了脱离的准备「啵」的一声,精液,淫液纷纷被带出了体外,雪白的床单湿了一大块,果真是淫霏无比。山的玉茎终于与那令他魂牵梦萦的美穴脱离了,山的眉头微微一皱,但因为实在体力消耗太严重,便没有察觉。若欣赶紧停止扭动,以免又挑起孙儿的欲望,一阵空虚席卷而来,惊得若欣暗骂自己真是越活越骚了,但事实便是如此若欣的美穴已经对山的玉茎产生了依赖与渴望,艰难的下了床,坐在床边。

  美丽的月光还是那样印在床脚处,将若欣那美艳的身体辉映得更加诱人引人犯罪,根本看不出这是一具五旬的身体,凤眼呆呆望着山那带着胜利的笑容,若欣又一次不受控制的留下泪水,轻轻的摇着头,内心不断的受着伦理的鞭策「山儿,你害得我好惨啊,我还有什么资格做你的奶奶?做你的长辈?以后又还有什么颜面教导你做人的道理?……就这样吧,你已经如愿得到了我,不要怪奶奶狠心,你在做这等禽兽不如的事之前就该想到这种结果了,我们的关系,也就到此为止吧……」

  若欣无奈的抽噎着,出于惯性,将地上的毯子轻轻地帮山盖上,以防他着凉。随后本想就此离开美妇人似乎想到了什么,赶忙找来了笔和纸,似乎写着什么,虽然身子被掠夺得酸痛不已,但因为从来出生在书香贵族,写得字还是那般秀丽,别有一番风味。即使被自己的孙儿奸污,她仍然放不下对山的亲情,还是时时刻刻为了他的未来着想。

  只是她再也不能留在这了,她必须地离开了…不然……就走不了…若欣将写好的内容放在床边,随后带着蹒跚的步伐走到门口,无意间的回头,用那凄美的眼神幽怨地看了山一眼,便带着深深的愧疚离开了房间。月光悄悄地把光线照向那张纸,里面的内容便清清楚楚的显露出来『你我已坏了人伦,此生以不能相见。』……于此,这一离别便是数年。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