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神魔终结者】(阴谋初现篇)(02)【作者:景仙】
【神魔终结者】(阴谋初现篇)(02)【作者:景仙】
字数:342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红氏家族

  啊景好半天不能从震惊中回复过来,入夜,他躺在床上辗转难眠,到底自己遇上了甚么人?他脑子不光灵起来了。

  蔷薇集团,是香港一家远近驰名的老商号,只是一般人不会太清楚其背景有多雄厚,据啊景在网上找寻我到的资料显示,这个蔷薇集团在清末年间已经存在,前身叫蔷薇酒坊,是一间经营酿酒坊的小店。

  后来八国联军入侵,蔷薇酒坊的始创人红石凡将酿酒坊和店面结业,将所得到的资金走到广州做买卖,据历史了解,当时唯一没有被战火洗涤的中国的地方之一就是广州。

  红石凡来到广州开了一间批发卖洋酒的店铺,当中发迹的经过没有详细记载,但后来战争结束,清朝灭亡,孙中山崛起,及至后来到毛泽东掌权,红石凡的名字都被记了下来,由于红石凡看中西洋玩意,知道西洋玩物必定大兴,故此孤主一掷主力经营洋酒。

  本来相安无事,但熟悉历史的人都知道,中国内战平定后,文革随之而来。当时的红石凡自知将受到严苛的对付,所以便带着家小,结束本来顺利经营的生意,逃难来了香港,当时香港还是一片荒芜,只是一条落后的小渔村,但拥有远大目光的红石凡决定要在香港做生意!

  网上记载,当时第一间供洋人玩乐的妓院就是红石凡开的,当然,这不是一间正当的妓院,除了卖酒的生意外,红石凡根本不懂得怎样经营妓院,结果亏了一大笔钱,奇怪的是,后来不知何人借给他一大笔钱。

  这或许有点不光彩,所以网上流传的事实有很多,总之,当时穷困潦倒的红石凡一个咸鱼翻生,非但还清所有债务,还把妓院弄得风山水起,更将低俗的民间娱乐变成高级会所,供那些达官贵人享用。

  后来的几十年,香港变化十分之大,红石凡的儿子红振邦掌管父亲的家业后,便开始投资其他实业,当时红家已经在香港立稳了根,是香港商界的柱石,很多高官都与红家来往,甚至港督也拂照红家好几次。

  但由那时开始,民间开始传言红振邦吃里扒外,明面和英国人交好,暗里又和中国大陆的高官来往,左右逢缘,好处都少不了红家的份。

  到了现在,红家在香港的势力举足轻重,相传李某人之所以能够发迹,也是靠红家帮忙穿针引线,助李某人搭上大陆政要,结果红家渐渐退隐,李氏家族取而代之,两者之间确实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网上流传,红振邦是龙之家族的人,龙之家族分为红、白、蓝、绿等等家族,有些已经移居台湾,只有少部份势力留在香港,香港真是一个龙蛇混杂的地方啊。
  啊景看完网上找到的资料后,对于蔷薇集团有了进一步的认识,那家叫黑天使的酒吧是现任红家家主红云飞送给他女儿的生日礼物,持牌人是红云飞,但话事人却是只有十六岁的红家千金大小姐红蔷薇。

  就是啊景今天遇到的那位美丽不可方物的少女!

  究竟发生甚么事嘛?为何红家千金大小姐会出现在这种穷乡僻壤的地方?太不寻常了!

  啊景虽然不是一个心思细密的人,可是也不是粗枝大叶之辈,甚么事情有可疑,甚么事情值得相信,他心中还有个度。

  人家堂堂千金大小姐,会主动结识低下阶层的穷人?

  「嘿……」啊景自嘲地笑了笑,这又不是拍戏,怎会有如此「荀」的事情发生在他身上?

  当中一定有些古怪,可是又有甚么古怪呢?

  他翻来覆去,辗转难眠就是想不出个理由来,其实他最关心的是自己的将来,他一直想出人头地,可是由他二十二岁开始,不,由他十六岁那年被一辆私家车撞到后,他以为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可是这「福」一直离他很远!

  及至他二十二岁那年患上思觉失调,情绪失控,亲手捏着自己妹妹的脖子,最后送进精神病院,从那时起,恶运就一直缠着他,还说甚么「福」呢?

  到了现在,他三十三岁,每隔四个星期便要到医院覆诊,有精神病的他自卑到没法交女朋友,他一直怀恨,怨天尤人,却不减他想出人头地的心情。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苦其心智,穷其乏身,这是一直支持他活下去的信念。

  他心里一直相信,终有一天他会风云际会,龙跃九天,但这种幼稚的想法随着年纪渐渐变大,自己一天比一天老的身体,逐渐冷淡了。

  即使是信基督教的神,也帮不了他,结果他连教会也不回了,所谓的教会,只是给那些有才干,有学历,有知识的人的一个心灵寄托的地方罢了。

  然而,就在今天,啊景竟然遇上了她,一个足以改变他的命运的少女——红蔷薇!

  这算是邂逅吗?

  难道他的命运将要产生翻天地覆的改变?

  过了半个月,日子又是那么平凡地过,当他以为一切都只不过是一场梦,某一晚,他真的梦见了她,只是又不像她,梦中的她是红色长发的,连眼睛和眉都是火红色的,整个人穿着一套黄金炽焰甲。

  她那英气迫人的霸气英姿让他那么震撼,胸前那高耸的胸脯被黄金甲包裹,只露出一条深深的乳沟,她蹲伏如母狮,向着他下拜,而他则似王中之王,倨傲地睥睨俯颤在地上的赤发红蔷薇。

  他伸手轻轻捏住她的下巴,使她抬起头来看着自己,然后竟然解开自己的裤带,脱下长裤,露出他那壮实无比的巨龙,犹如双龙出海,气势磅礡,昂然挺立,弹出来那一下还打在她的俏脸上。

  接下来不必多说,当然是美女侍奉主人的肉枪的戏码了,在梦中,他能感觉到她口腔中的温度,还有那湿滑的丁香小舌的柔软。

  一切是那么真实,这如梦似幻的画面,深深烙印在啊景的脑海。

  他不时轻拨她的赤发,捏在手中把玩,她那销魂的眼神,妖媚的表情,无不挑动他雄性的占有欲。

  但是,他最想发生的事情没有发生,这毕竟只是个梦,所以他只能享受她的口舌之技。

  翌日,起床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久遗了的梦遗再次出现!

  就是因这个香艳的梦,也为了实现这个香艳的梦,啊景怀着忐忑不安和万分期待的少男心情(作者按:自发完这个梦后,啊景感觉自己年青了不少,故此为了表达他心中那份渴想,所以此处用了少男的心情来形容他充满朝气,精力旺盛的体魄的改变。),准备今晚到黑天使酒吧找红蔷薇。

  这么一等,可真漫长啊!

  好不容易等到入夜,他特地洗了个香浴,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准时九时正出门。

  他已经在网上搜寻过黑天使酒吧的位置,那是在旺角的某街道中间的一家高级的酒吧。

  他穿着T恤和牛仔裤,一副普通男孩的打扮,虽然特地用定型发胶蜡起了头,但这打扮用在他肥胖的身躯上,只会让人觉他很可笑吧。

  这也没办法,谁教他拥有天生易肥的体质呢?

  即使吸引不到其他女生的眼球,但只要能吸引红蔷薇的视线就行了吧,昨晚发的那梦,给足信心了啊景,让他的自卑感减少了不少。

  一个小时后,黑天使酒吧外,来来往往不少青年少女,他们都打扮入时,一副富家子弟的模样。

  啊景尴尬地看看自己的打扮,真丢脸啊,还是算了吧!

  明明都走到门口了,却又要装作不知,结果他辗辗转转地在旺角街道上打转……

  一小时后。

  「咦?怎么又是这儿?」啊景惊疑地望着黑天使酒吧华丽的门面,站在外面招待客人的服务员小姐定睛看他,心想:「这人究竟想怎样?怎么一直在门口徘徊?」她有点轻视的看他。

  「嗄……死就死吧!」啊景在心中呐喊,然后一鼓作气地冲向门口。

  「喂!先生,等等,你几位?先给入场费吧。」

  啊景讶异地站稳,然后嗫嚅地问:「多少钱?」

  「一千元。」

  「甚!甚么?一千元?」啊景失礼地惊叫起来,这未免太吓人了吧,甚么酒吧要这么贵的入场费啊?

  那女服务员开始用不屑的目光看他,态度自然好不到那儿,她对呆呆的啊景道:「我们这家酒吧是高级酒吧,只招待会员,入会费要三千元,以后每次入场要给一千元,你是会员吗?」

  啊景垂下头,弱弱地道:「不是……我……」服务员不等他说完,马上下逐客令道:「不是会员就别在这儿撒野!滚!」

  啊景那个敢怒不敢言啊!简直就是狗眼看人低!

  「好一头恶犬!」啊景在心中喊道。

  本打算灰溜溜跑掉,在场已经有好些客人用鄙夷的目光注视着他了,可是,他脑海突然浮出一个念头,他醒起红蔷薇给他的卡片后面有三个金色的英文字母……

  「V。I。P!」啊景拿出那张卡片给女服务员看,吓得她花容失色,卡片上有红蔷薇的私人印章,童叟无欺,这位女服务员一眼便认出了,可是又不敢肯定,于是她对着话筒,召了上司来问。

  结果这位可怜的女服务员被上司训斥了一番,啊景看着心中特别快慰,果然恶人自有恶人治,比她更恶的人大有人在呢。

  「这位先生,抱歉,这位服务员是新来的,有怠慢之处请你多多包涵。」女服务员的上司是位中年男人,他不停地向啊景赔礼,害啊景感觉怪怪的,他心急地问:「那我现在可以进去了吗?」

  「可以!请跟我来吧。」

  啊景偷侧瞄了一下那女服务员,只见后者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错愕地低头下去,连看他一眼也不敢,这让啊景知道身份与地位的差别在那。

  那中年男人带啊景到一间宽阔的包厢,热情地对啊景介绍黑天使酒吧的服务,原来除了喝酒以外,这里还有陪酒女郎那类的服务,当然不包括色情服务啦,不过明显那中年男人也不强调卖不卖淫这点子的事上,啊景并不笨,当然听出他的心意。

  意思不就是随客人的需要,而本店对于色情服务绝对不沾半点关系,客人大可约陪酒小姐到外面的公寓进行性交易啦,如此这般。

  啊景想起网上的记载关于红氏生意的历史后就释然了,果然是靠黄色事业起家的,把店铺粉饰得这么高档,骨子里还不是干着老本行吗?

  但啊景对于那些只要有钱就能随意玩弄对方肉体的女人不感兴趣,他来的目的是找红蔷薇,只有这女人才让他动心!

  「我是来找红小姐的,不知我可否见一见她呢?」

  中年男人用色迷迷的眼光看啊景,一副洞悉一切的模样,多半以为他是那些富家公子,对红蔷薇有非份之想的男人,中年男人很清楚红小姐对于这等登徒浪子的反应是怎样,所以早已看不起啊景,但最让他猜不透的是,以啊景的样貌与身材,无论是修养和学识上都不像那些富家公子,究竟啊景是如何搭上红家千金的呢?

  「我可以代为通知一下,可是红小姐贵人事忙,可能没法抽空相见。」中年男人用一贯处理手法来婉拒这类男人。

  啊景也察觉到还是被对方轻视了,只是他不甘心,他紧张地道:「你对红蔷薇说,是啊景来找她了,她一定会见我的。」

  中年男人先是「啧」了一声,一副鄙夷的样子,心想:「竟敢直呼红小姐的讳名,果真把自己当作一号人物了啊?」但口中还是谦恭有礼地道:「我会这样传话的了,请尊下稍等。」

  啊景等了又等……喝了一杯又一杯……果汁……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