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卑诗系情(新版)】(47)【作者:超级战】
【卑诗系情(新版)】(47)【作者:超级战】
字数:532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十七章

  回到大通铺的杜立能当真倒头就睡,虽然舍不得把折迭成豆腐般的棉被摊开来盖,不过中台湾的夜晚其实这样躺着最好,省得到时候汗流浃背会醒过来看着屋顶发呆,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两边的人马都在忙着准备,而指挥部似乎也自有打算,看着那灯光明亮的景象,说不定上面正在计划要来个瓮中捉鳖、再趁机将所有帮派份子一网打尽,但是既然临五连的都刚从牢笼里释放出来,如果不利用军旅生活进行感化的话,又把他们捉起来有什么意义?

  假如目标不是要逮捕临五连的人,莫非真正的猎物是在小杜这边?虽然闭着眼睛在沉思,但他一动也不动的姿势倒像是已经进入梦乡,尽管到处都有人在交头接耳、整个营区亦瀰漫着一股不寻常的气氛,不过一直到现在上面都是採取放任政策,反倒让人有种欲擒故纵的感觉,只是既然也没说要出夜操、并且还任由全体新兵到处趴趴走,若要说指挥部没在策划什么阴谋,恐怕连三岁娃儿都不会相信。

  不用别人提醒,在约定时间将届的前几分钟,小杜主动从上铺跳了下来,他只问了等在门口的伙伴几句话,知道一切准备就绪以后,立刻朝洗手台走了过去,他身后五、六尺外跟了两个随扈,其他的虾兵蟹将则聚集在两侧等候,对方则是三个人一起走了过来,带头的傢伙快步冲到台边扭开水龙头不知在冲洗什么,后面那两个也连忙跑过去摆出架势,露出一副随时可以舍身护主的傻鸟模样。
  看到对方这种过度紧张的表现,杜立能不禁暗自发笑,他步履安祥地走过去靠在台边,两个主角都没讲话,一个依旧在搓洗手上的两颗荔枝、一个则极目四望,就宛如是在欣赏夜景一般,过了片刻之后那傢伙才忽然将一颗荔枝摆在洗手台的边缘上说:「来,分你一粒,咱们先礼后兵,要真是谈不拢的话再分个输赢还来得及。」

  这次杜立能索性双手交叉在胸前,他一面继续打量局势、一面毫不领情的应道:「你留着自己慢慢吃吧!看样子你并不想来真的,这次会面你们究竟想干什么不妨直说。」

  对方慢条斯理地把手上的荔枝也并列放好以后,这才缓缓站直背嵴阴笑着说:「我想不想玩真的可是很难说,嘿嘿……老实讲我很想三刀六眼在你身上多捅几个洞,可惜因为有任务在身,所以只好先跟你哈啦一下再看着办啰,不过你最好把我接下来的话听清楚一点,以免我假戏真做会要了你的小命。」

  这个体格有点瘦削的混蛋讲完话时故意撩了撩下摆,这样他腰部的刺青和刀把缠着白布的扁钻便都露了出来,这种不入流的恐吓手法岂是黑道大哥的行径?
  因此小杜不免有些鄙夷的笑道:「拿块破铜烂铁就想杀人喔?哈哈……看样子你们内埔的还没跟上潮流。」

  「听说你这小子很能打?」

  对方脸色一沉之后总算转身正面看着小杜继续说道:「上次我没机会见识,依你这种态度,我看今晚可能不给你一点教训是不行了,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是得先把正题告诉你再说,要是你听完不肯配合,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仍旧是语带恐吓,心头有点不爽的小杜正想赏对方几句重话,这时自己阵营里面忽然有人出声提醒着说:「这傢伙不是正主,内埔的有人在搞鬼,咱们直接开干好了,免得上他们的当。」

  这一嚷可真提醒了梦中人,原本杜立能就觉得对方有机关藏在仓库,可是左思右想却悟不出个道理,此刻虽然眼睛一亮、也还不确定内埔这些傢伙究竟在搞什么把戏,但他立即挺直身子紧盯着瘦汉警告道:「我不杀无名小卒,先把你的浑号报上来听听,接下来你讲不讲主题都没关系,光凭你们这种张冠李戴、乱玩影武者的欺瞒手法,我大概就饶不了你,小心点!从现在这一刻起我可能随时都会要了你的小命。」

  对方虽然知道自己已经穿梆,不过在略显紧张之馀并未乱了手脚,他先环视了一下双方的佈署,然后才狡诈地握紧刀把回答着说:「嘿嘿……,这种鸟事还用我老大阿欉出面喔?呵呵……他正在屋子里喝茶等我铁钉的消息,想见他你得有本事先过老子这一关再说,现在咱们言归正传,阿欉老大的意思是既然大家都身在部队,若是把事情搞太大恐怕很难善后,所以他打算双方各指派十个角色出来对决就好,有事就这些人扛、但输的角头从此必须俯首称臣,如果你同意这样解决这次纷争的话,那么是要单挑或打群架都可以,这点由你选择,反正就是看最后站着的是哪边人多来断输赢!」

  听起来还算公平,尽管没提到细则,但用挑选精锐对决的方式确实比所有人都投入大混仗要理想许多,不过杜立能的脑筋仍在不停翻转,因为他总觉得事有蹊跷,所以在灵光勐然一闪以后,他突然贴近铁钉半步说道:「可以,但在此之前神经欉得先出来跟我碰个面才行,我想选何种模式对干你这个代打可没资格知道,如何?要不要进去把正主叫出来、或是那傢伙早就落跑了你根本找不到人?」
  这次铁钉的贼眼在迅速转动,他可能正在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应对,因为杜立能的最后一句话让他有些吃惊,不过为了贯彻使命,他右手一紧就要拔出扁钻、同时嘴里也大嚷着说:「我告诉过你想见到神经老大就必须先通过我这一关,你他妈耳朵聋了是不是?」

  本来这傢伙以为可以先下手为强,而且他一大嚷大叫己方人马便会倾巢而出,届时场面之混乱可想而知,然而他错估了一件事,铁钉完全不瞭解小杜是何许人也,再加上人家早有防备,因此他的扁钻根本拔不出来,握刀的手腕就像被铁箍紧紧套住那样,压根儿动弹不得,等他惊觉到对手可能练过鹰爪功的时候,一记狠毒无比的肘击已扫中他的下巴,他到底是在惨叫或呼救可能没人能听清楚,因为就在断牙和鼻血一起飞溅而出之际,紧随而至的一脚从腹部将他踹飞了出去,砰然坠地的声音说明了攻击者的力道异常强劲,而这根铁钉更是当场动也不动地躺在那里。

  他的两名随扈愣了好一会儿才想到该有所作为,可是一看铁钉的扁钻已经跑到敌人手里,他们只能在那边踌躇不决,一副不知该转身就跑或放手一搏的龟缩模样,这时双方人马都已涌现出来,只要再过几秒必定就会短兵相接,到时候的大乱斗可能就是幕后黑手正在期待的,因此杜立能勐地跃上洗手台大喊着说:「所有的人全部站住!内埔的神经欉又逃兵去了,大家别当傻瓜在这里闹事帮他掩护,相信我,这次他一定很快就会被捉回来。」

  突如其来的几句话就犹如惊雷一般,有人半信半疑、有人则是面面相觑,但所有人都已不自觉地停下脚步,不明究里的内埔帮群众更是一脸茫然,不过可能有几个知情的仍想继续鼓譟,试图让场面更加混乱下去,不过就在他们矢口否认并且大声叫嚣之际,指挥部的警报系统突然启动了,高亢而尖锐的蜂鸣器响彻云霄,同时哨音和各式口令也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整齐划一的踏步声来自左边的宪兵队伍、其他快步奔跑的则是正规部队,小杜才刚看清状况从洗手台上跳落下来,三座大寝室便被荷枪实弹的重兵团团围住。

  双方人马立即被从中间隔开,临五连所有人都被赶进寝室里面,地上和树下随即出现了许多遭到紧急抛弃的石块棍棒或玻璃瓶及短铁器等等物品,至于杜立能这边只被命令原地立定,但准备的武器还比对方多了一项,那就是用军服缝合起来当作布袋的投石器,大型的可以直接抛掷,小型的可以拿在手上狂砸勐舞,里面的砖头和石头、甚至是由自动贩卖机得来的罐装饮料,顿时成了可以致人于死的工具,不过上级并未理会这些,在紧急叫停警报器和快速清点人数以后,宪兵队马上又接到新任务赶往南边的树林去支援。

  紧急而混乱的场面大约历经五分钟才逐渐缓和下来,不过少了十二个人头的临五连依旧鸡飞狗跳,因为事情果然被杜立能说中,神经欉故意制造这次谈判的作用只是为了想趁隙脱逃,而且看样子还是集体行动,要不是被瞧出了端倪,等两边正式开战的时候,他可能已躲在营区外面偷笑,但是跪计既然被早一步识破,他们能否如愿就很难说了。

  两连人马分别都被带往大操场处罚与训话,唯独杜立能被指挥官叫进了办公室,那一夜他是最晚回寝室睡觉的,没有人知道他经历过什么、他也不曾跟其他人提及内容,三天后他们才正式落发,理光头的模样让大家看起来长相都差不多,分别只是高矮胖瘦而已,宛如和尚练武的日子总算正式开始,但也就在同一天,十二个人兵分三路的逃兵集团通通被逮了回来送军事法庭严办,唯一逃过法律制裁的只有一位,他在营区外的树林里上吊自杀,听到这些消息虽然令人扼腕,可是流氓混到如此下场,这个神经欉未免也太过于胆小,尽管死的是其同伴,然而那群人很可能只是为了要利用声东击西的伎俩掩护他而已,可是在训练中心早有防范且採取围城策略之下,怎么可能出现漏网之鱼?

  这件事在训练中心里馀波荡漾,被关进禁闭室的人至少又多了一倍,搞得上面只好将部份枪械室和空油槽改成临时拘留所,虽然这些人并未军法侍候,但整体新兵逞凶斗狠的黑道作风很快便被消弭于无形,两周过去以后没事的人才可以写家书告知近况,第三周的假日大家才总算盼到了第一次的恳亲会,来自北部的亲友络绎于途,而小杜又再次创造了一项记录,纷至沓来的探望者竟然超过六百人,除了游览车和轿车以外,机车队少说也有七十辆,原本指挥部并不肯放行,不过没多久便把大礼堂开放给他使用,这一幕马上让第九班班长取消和小杜的菜市场之约,因为光凭这个阵仗就远非常人所能消受,何况是要正式的大动干戈?
  营区内的事情小杜并未对外提起,但消息早就传得地盘上人尽皆知,或许有不少人以为他会被判军法或最终以逃兵作收,然而这一切都没发生,就像是有神功护体和诸佛保祐似的,在训练中心里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能安然过关,就连临五连的一位教育班长不断向他挑衅,最终被三拳两腿当场打昏在地的单挑事件也不了了之,按理说这是以下犯上、而且对方是职业军人的状况下,想平安无事简直是天方夜谭,可是事实就是如此,因此开始有人谣传在他背后一定有座很难撼动的大靠山。

  其实杜立能自己都有些纳闷,因为每次要出手前他在心理上都会做好最坏的打算,可是不管情况有多糟糕,到头来总是云澹风轻、彷彿只是误会一场,但是他很确定没有谁曾经为他动用过任何关系,为了要让自己经历更多的磨练他才会提前入伍,可是他并非白痴,就算是再智障,隐约当中他也能感觉到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拨弄事情,说穿了根本就是在为他分劳解忧,假如不是如此的话,那么便是有个大陷阱在等着他跳,就像这次训练中心佈下的天罗地网,究竟是只为了要彻底剷除神经欉那些前科纍纍的惯犯、或是想趁机将所有被监控对像都一网打尽?

  接下来更不寻常的事情发生了,就在第三周羊头从禁闭室走出来那天,他特地招待几位同病相怜的战友到福利社去饱餐一顿,席间还喝了两瓶乌梅酒,因为只要拘禁期超过十天的都必须複训,也就是要在训练中心多待两个月才会分发出去,因此这群人的懊恼难免,所以晚上有两个傻瓜竟然相约翻墙到营区外的小镇去买醉,这次一被带回来就直接被递解到管训队去蹲苦窑,那是比一般监狱更惨无人道的地方,但遇到这种没有大脑的伙伴,任谁都只能徒呼负负而爱莫能助。
  羊头被分插到最新的梯次去从头干起那天,杜立能的特训也悄悄展开,起初只是揹五十公斤的石头跑八公里和夜训而已,但几天之后便展开密集的射击训练,并且是长短枪枝和猎弓、十字弓都有,有些敏感的教育班长已嗅出非比寻常的气味,不过一般同袍泰半都以为他是被上面点油作记号,所以才会被没日没夜的大操特操,毕竟人的体力有限,因此很多人都在等着看这小子哪天才会被操倒。
  然而半句话都没吭的男主角除了皮肤变得黝黑以外,腰围竟然大反其道的粗了一圈,这看在其他人眼里自然啧啧称奇,因为勉强可以餬口的军粮可没听人说过能够越吃越胖的,但事实摆在眼前,所以当连长都忍不住发问时,小杜只是理所当然的解释道:「可能是出操时间长,体力消耗比较多吃的当然就会多一点,再加上晚上总是倒头就睡,因此才会不瘦反胖吧?」

  连他自己都觉得莞尔的身材变化其实还颇令人满意,因为不仅八块肌更加明显、特种战技也学了好几样,唯一的遗憾就是一七三的身高始终没再增长,感觉上仍然比竺勃要矮上一截,只要一想到这个让他心痛的女人,他通常就是马上用二百下伏地挺身或交复蹲跳解决,愈来愈强劲的体能使他整个人看起来精、气、神十足,炯炯有神的双眸似乎用眼光就能杀人,只是他各方面成长的越快、紧随而至的便是更严酷的训练。

  第二个月他便被调离队伍单独训练,有些教官甚至都是蒙着脸出现,虽然并未超出训练中心的范围,但是却任谁都没见到过他究竟是在哪里受训,他们只知道厨房奉命要单独留一桌菜让他在半夜随时回来享用,这样过了几天可能有人觉得不妥,因此他的午、晚餐以及宵夜竟然是在指挥官的办公室由老兵负责料理,消息传开以后,有一天他刚洗完热水澡要回大通铺睡觉,六名班长连袂等在门外频频问道:「112,你是不是被选上要加入那个传说中的最高单位情报队?你的教官是谁、连长知不知道?还有你到底是在哪里受训、怎么大家都看不到你?听说那天有宪兵派专车接你到火车站去是不是?」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