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女忍挑战书~~输掉的话就要被夺去小弟弟?~~*】(中篇)(04) 作者:wssbgundam
【女忍挑战书~~输掉的话就要被夺去小弟弟?~~*】(中篇)(04) 作者:wssbgundam
字数:37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

  我张开嘴,用舌尖猛地舔上去。

  「呀……!」樱尖叫一声,瞬间放松了肩膀的力量。

  就是现在!我用全身之力把头拔了出来,顺势扭腰想滚向一边。

  但樱的速度还要更快,她的右腿迅速高高抬起,带着一股香风向我的头卷了过来。

  什么?竟然还有后招!我心头一惊,但是却避无可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条白腿缠了上来。

  樱的腿弯成V字形,大腿和小腿对折夹住我两侧的脸颊,用膝弯封住我的呼吸。同时樱借着我转身时的力道,诡异的改变了两人的体势,我的身体像麻花一样被扭成奇怪的姿势,而樱就坐在我的胸口,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我,用臀部的压力控制着我的体势。

  还是没办法挣脱……一瞬间我几乎绝望了,做出那么羞耻的事,到头来还是被樱玩弄在股掌里。

  「没想到呢,我以为信羽君说什么也不会拉下脸用那种下三滥的办法破招。怎么样,腋下的味道让你满足了吗?」樱的话语里带着不屑和嘲笑,我感到耳根一热,却根本找不到反驳的话语。

  「明明刚才束手就擒就好了,闻着女孩子腋下的味道失神也是人生难得的美事呢。但是现在可不会再给你机会了。马上你就会明白,被膝窝窒息……可是很痛苦的。」

  樱的右腿骤然夹紧,把我的口鼻压进膝窝更深的地方。我企图扭动头部来挣扎,奈何樱绷紧的的腿就像铁钳一般纹丝不动,把我牢牢固定住。紧随一阵柔软的温热而来的,是前所未有的强大窒息感。樱的膝窝不像腋下那般潮湿甜腻,汗水和体香的味道也淡得多,但这个平时柔嫩而脆弱的部位此刻却不差分毫地紧贴住我的口鼻,简直像一个真空的口罩罩在嘴上。如果说刚才的双臂锁颈和腋下窒息还可以用呼吸困难来形容,此刻被困在樱膝窝的牢笼里,则是真真正正字面意思的无法呼吸。

  十秒……十五秒……二十秒……每一秒都比前一秒更加漫长,窒息的痛苦仿佛会无止境的延续下去。额头冷汗直冒,心脏爆裂般剧烈地跳动,视线也开始忽明忽暗起来。

  「好了,先放你一马,这次应该好好学乖了吧,要是姐姐的膝窝你也敢舔的话,我就直接让你舔着睡到明天早上。」樱暂时解开了禁锢,我完全顾不上别的,只是贪婪地大口呼吸着,让空气尽量充满肺部。

  短暂的地狱般的体验竟然让我莫名感到了恐惧,讽刺的是,我恐惧的对象却是一名少女的膝窝。我从没见过哪个流派用这个部位作为武器,而在樱这里,柔弱的膝窝却成了只为窒息对手而存在的武器,不,那个级别,只怕说是凶器也不为过。

  「是不是开始期待第二回合了?这次要多坚持几秒哦。」

  「不……不要……」我下意识的抗拒道,片刻后才反应过来这是多么的丢人。
  樱微微一笑,我还以为她要对我施以下一波的窒息之刑,身体不禁一缩。然而樱只是用手轻轻抚弄着我的头发。

  「你要……做什么?」

  「没什么,看你这么害怕的样子,想让你放松一下。」

  「我才没有!」

  「所以就说嘛,信羽君口是心非的样子真的超可爱。」樱温柔地说,「不过只能用左手的话,这次是有点难为你呢,给你一点提示吧。」

  提示……已经沦落到要靠樱的施舍了吗?但是现在我没有拒绝的余地,不逃出来的话也就无从反击。

  「其实信羽君离出口只有一步之遥了,这个【锁】,存在确实的活路。」樱淡淡地说道,「但是相对的,也连接着一个绝对无解的死路。」

  「在我右腿没有发力的情况下,把头扭向哪里就是关键。」我仔细的听着樱所说的每一个字,虽然不甘心,但这可能左右我接下来几分钟的命运,「扭向小腿一侧,向我的脚回避,这样或许比较安全,不过我也可能会藏一招在脚上;扭向大腿一侧,向我的双腿间回避,虽然听起来危险一些,但也说不定就是正解。」
  二选一……樱的提示,实际上意味着我已经没有退路,不是生,就是死。
  「那么,就给你一点时间考虑吧,不快点决定的话,窒息的痛苦也会相应延长哦。」

  说完,樱的膝窝马上压了过来,夺走了所有的空气,绝望的窒息感又一次笼罩了我。这一次持续的时间倒不是很长,好像是催促我做出决定一样。

  「哈……哈……」获得短暂的解放,我大口补充着氧气。

  怎么办?怎么办?到底那个才是正解?一头撞向樱的双腿间感觉就像是飞蛾扑火,但在另一侧樱的脚上也可能藏着可怕的杀招。

  选错的话,就是彻底万劫不复了。

  「还下不了决心吗?看来还得姐姐推你一把。」

  樱好像在拿我的苦恼打趣一般,轻轻扶住我的头,开始了又一轮的窒息。这一次,膝窝的压力前所未有的加大,仅是腿部的夹合就几乎把我夹晕过去,有几个瞬间,我还以为会在樱的膝窝里就这样死掉。还好,最后樱还是给了我呼吸的机会。

  「想好了吗?姐姐的耐心也是有限的。」

  到底该怎么办?这里走错一步的话……

  「这次就是最后的机会了,还是犹豫不决的话,」樱饶有兴致的舔了舔手指:「不止是失神,还要让你被夹着就这样失禁。」

  别逗了,失禁什么的……我才不能接受!

  「要来了呦。」樱的腿压开始加强。

  我突然想起刚才樱的话……对她的身体产生情欲的话,是一定会走到死路的。片刻之前在樱的双腿间,柔软的美肉夹紧脸颊的触感,只有一布之隔的少女的芬芳……那就是死路吗?

  我猛地向樱的小腿扭动头部,异常轻松的滑出樱的膝窝。赌对了!我心中暗喜。

  就在要完全逃出去的瞬间,我的余光瞟到樱的嘴角——温柔却带着残酷的微笑。

  我完全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只是感到脑后被什么东西一钩,塞进了一个柔软又温暖的地方,紧接着就是一阵令人恶心的天旋地转。

  「真可惜呢,到此为止了。」混乱中隐约听到樱的声音:「【半樱锁* 白枝】,这是彻彻底底的死路。」

  我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是处于怎样的牢笼之中,樱压在我的身上,胸部紧紧抵着我的肚子,双腿像蟒蛇般绕住我的脖子,把我的头控制在她的股间。樱白色的内裤……或者说是忍服的内衬,包裹着她圆润丰满的臀部,此刻一览无余的展现在我眼前,几乎贴上我的嘴。

  「信羽君不会是喜欢被姐姐窒息的感觉吧?【半樱锁】里还有那么多的关节技,但你每一次都选择窒息路线呢。」

  「你是故意的吧……我怎么知道……你接下来出什么招……」

  「呵呵,别狡辩了。关节被卸掉到底也是挺疼的,但被女孩子用身体各个部位窒息……这可是很多男人做梦都想吃一回的梦幻组合技呢。」

  「别把我和那些来历不明的变态混为一谈!」

  我猛地发力,想把脖子从束缚中拔出来。但越是挣扎,樱的双腿便越是紧紧嵌过来,柔软的肉体贴合着我,应着我挣扎的动作调整双腿的位置和力道,时而夹紧,时而放松,不一会儿就耗尽了我的体力,像包饺子一样彻底把我包进了双腿间屈辱的牢房。

  「你看,姐姐还没用力呢。你倒是自己先钻进来了。」

  「还……没完呢……」我吃力的扭动腰,想要改变体势。

  「没用的,我说过吧。这是彻彻底底的死路。」樱的胸部猛地压住我的腰,同时双腿骤然夹紧,封住我的呼吸。

  「呜……!」樱绷直的双腿像巨大的剪刀一样,大腿的肌肉因为用力而变得坚硬,几乎把我的脖子硬生生的夹断。

  「说到底还是信羽君不对呢。我可是已经提醒过你了,要是对我有色色的想法的话,绝对是逃不掉的。」

  「你还敢说!就是被你那句话忽悠了!」

  「呵呵~ 」樱娇媚的一笑,露出胸有成竹的表情,「这么说的话,决定往我脚边滚的时候,应该是联想到什么了吧?」

  「没……没有……」我感到脸颊升起一股热流——那一瞬间下意识想到的是被樱的双腿包裹的触感,这打死我也不能说出来。

  但是我也明白了,在因为一时大意被樱用腿擒住的瞬间,我就已经被这副【半樱锁】牢牢套住了,之后的一切都没能逃出樱的掌握,她只是一边调戏着我一边把我引进最后的陷阱罢了。

  「真的吗?不如老老实实说出来吧?被姐姐用腿夹住的瞬间很舒服对不对?乖乖坦白的话,姐姐会让你输得不那么羞耻。」

  「没有!才没有!我才不会在战斗中去想那些下流的事情!」我用尽全力否定到。

  「被男孩子这样否定的话,就算是我也会受伤呢,明明对自己的身体还是很有自信的……」樱做作的露出失望的表情,「但是……」

  「这个又怎么说明呢?」樱的纤纤细手隔着裤子轻轻滑过我的裆部。突如其来的快感让我的身体猛地一震。

  「呵呵~ 明明小弟弟已经变得这么精神了,还要狡辩吗?」

  「还不是因为你对我做这些奇怪的事情!我对你的身体一点感觉都没有!赶快放开我!!」我大喊道。

  「可以哦。」樱轻声说。

  「什……么?」我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

  「要我放开你也可以」樱看着我顽皮地笑了,此刻我一定是一脸不可思议的张大了嘴,「只要接下来两分钟里,信羽君能忍住姐姐的诱惑的话,就说明你确实对我的身体没有感觉,作为说实话的奖励,姐姐放你离开。」

  「但如果信羽君没有忍住的话,姐姐就会给说谎的坏孩子一点惩罚。」说着,樱轻轻夹紧双腿,用丝滑的肌肤摩擦着我的脸颊。

  「这种条件,我才不接……」没来得及反驳,樱的右手就滑进了我的裤子,一把握住我已经勃起的肉棒。

  「放手……!」我全力反抗,却被樱的腿夹得说不出话来。

  「好像比想象中小一些呢,好可爱。」樱柔软的手掌像是把玩着玩具一般,一松一紧地揉捏着。奇妙的快感让我的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

  「嗯?这个被包裹的部分,难道是传说中的包茎吗?而且这个手感,信羽君不会从来没有自己撸过吧?」樱露出坏坏的笑容,轻轻用手掌包裹我缩在包皮里的龟头,「没关系,姐姐会帮你把小乌龟救出来的。」

  樱的手开始慢慢向下用力,龟头被勒紧带来的陌生的痛处让我不禁发出呻吟。
  「住手……不可以碰那里……」我无力地抗议着。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