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精灵少女的狐媚
精灵少女的狐媚
 突然开始厌恶起诺德战士们性格中那所余不多的谨慎了。
 
  人家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的,你们怎么能这样啊!难道真的要用幻术法术来 操纵一个人吗?那样岂不是自欺欺人吗?
 
  这时,一为较为年轻的诺德战士走上前来,看他那血红的双眼,不知是喝多 了,还是年轻气盛呢?
 
  「那个……安妮莉兹小姐,你……你的出货价格是多少呢?」「你觉得呢?」 她对着这位勇敢而莽撞的青年露出了赞许与诱惑的笑容,她决定无论他说出什么 价格,都将自己一那个价格出售给他。
 
  「SS级肉质的女畜……我听说至少也要十万金币?不过我猜大家就算把吃饭 的家伙当掉也买不起吧?」青年回过头对众人说道。
 
  的确,诺德战士们吃饭的家伙就是他们的武器,虽然莫萨尔因为还有不少法 师的缘故,这里的战士们的武器大多有进行附魔,可惜精钢打造的武器再怎么附 魔也就是那些价钱而已。这些男人们无论如何都凑不齐10万金币的。
 
  所以这男人其实又是一个来找台阶的吗?安妮莉兹有些失望的想到。
 
  「看来是呢……不过,我想到一个办法!即可以让今天的庆功宴得到相称的 主菜,也可以让安妮莉兹小姐得到她所想要的东西!嘿嘿,我猜安妮莉兹小姐身 上肯定有超过十万金币吧?能不能借我一下呢?马上就还给你。」「这……少年, 你真是想到了个绝妙的主意。可以哦。」安妮莉兹娇躯一震说道,她毫不掩饰的 摩擦着自己的大腿,任由泛滥的玉液顺着肌肤流下。
 
  因为她马上就不需要在意这些了。
 
  她从自己的空间戒指中取出了一份票据,那是她的支票本,她扯下一张,然 后为这位青年填好了价格。
 
  「十万金币带起来太麻烦了,你可以拿这张支票去各大主城的银行支取,或 者直接拿着张支票做交易也可以。既然是短期租借,那我就不收你的利息了,不 过相应的你要在明天中午前还账,否则的话就会按照高利贷的标准加息哦!」诺 德青年拿起了支票,点了点头,然后将支票拍在了桌子上说道:「那么,安妮莉 兹小姐,您看这个价钱能否从您手中买下安妮莉兹这只肉畜呢?」安妮莉兹全身 都在因为兴奋而颤抖着,她点了点头,拿起了那张还占有自己的余温的支票,然 后将那份代表着她的命运的契约放在了桌上了。
 
  「足够了。虽然可以开出更高的价格,不过看在我们曾是战友的份上,我算 你便宜些好了,正好十万金币。请仔细阅读条款然后变更持有人吧!不过注意, 这份契约书有特殊的要求,肉畜安妮莉兹要求在售出后立即接受宰杀,请最好把 时间限制在一天之内。」结束了……
 
  她,安妮莉兹的人生结束了!现在她就是一头待宰的肉畜!因为她已经被她 自己用倒贴钱的价格贱价卖给了这位青年作为肉畜,她的生命已经剩不下一天了! 
  「那么……嗯。」青年在契约书上写好了自己的名字,这魔法的文书立刻将 前任的主人的名字抹去,现在在帝国的法律上安妮莉兹已经不再是龙裔少女,而 仅仅是一头生命所余不多的肉畜而已!「我是克迈特,现在,我就是你的主人了。」 「是的,主人。」安妮莉兹顺从的俯下了身,亲吻了克迈特的鞋面,然后双手将 她出售了自己的肉体得来的,自己借出的支票奉上。
 
  「我安妮莉兹现在是属于您克迈特的肉畜,我的肉体,我的财产,我的一切 都将成为你的所有物,你只需要履行契约的职责于一日内将我宰杀就可以合法的 得到这一切了。主人,请您赐予我最后的安慰好吗?」她抬起头,带着最深切的 渴望,淫乱的看着克迈特。
 
  此时她事先释放的药剂已经充分的挥发在了空气中,开始缓缓侵蚀这些人的 理智了,她知道只要再加一把劲就可以让他们忘记自己的身份,仅仅记得自己是 一只女畜。
 
  她转过身去,将自己的臀瓣对着克迈特,然后用双手分开自己的臀缝,拨开 了插入自己菊花的金质串珠,露出湿淋淋的粉鲍,诱惑的摇动着自己的下半身。 
  「主人……主人,请安慰我……啊……用您的肉棒!」她知道自己要给在场 的所有人一个巨大的冲击才能彻底的粉碎自己在他们心中恐惧强大的印象,然后 得到作为女畜的终极享受,所以她选择了一个极端的办法这样如何呢?在他们面 前,表演一次……潮吹?
 
  「啊……啊……主人……请您……肉棒……」她粗重的喘息着,对着这些男 人们摆出了诱惑的神情,一只手转过来揉搓起了自己的乳房,另一只手仔细而谨 慎地刺激着自己的蜜穴「唔……啊……」她既调动着自己的欲望,又忍着不让它 爆发出来,直至缓缓地达到巅峰,直至高潮的渴望将她自己折磨的近乎疯狂,然 而她知道即使这样也不可能达到潮吹,她淫乱的肉体根本不可能从自慰中得到真 正的高潮,但还好,她是千锤百炼的战士,能够完美地控制自己的每一丝肌肉, 只要能让自己淫水泛滥,她就可以用阴道的肌肉将水射出来。
 
  她刺激着自己的乳首,用手指轻轻捏住提起,然后又放下,自己决定在这里 被宰杀的事实和这来自肉体的刺激让她情欲高涨。
 
  「主人……主人……快点……切开我,宰杀我!!」她呻吟着,在脑内幻想 着自己被宰杀时的情景,手指顺着胸口滑下,那触觉让她联想到了冰冷的刀锋将 自己的肉体剖开的样子,终于脑海中血淋淋的幻象将她推上了高潮。
 
  「啊啊啊啊!!!」她凄厉的哀鸣着,身体如同弹簧般弹起,高潮喷出的淫 水被她刻意挤成水箭从蜜穴射出,打湿了地板,而同时她的双峰也喷溅除了洁白 的乳汁,然后她瘫倒在地,如同被高潮夺走了神智一般。
 
  空气中弥漫的雌性的气息刺激着男人们的理智,早已散布开的魔药则更是火 上浇油,更何况那个高不可攀的绝色少女,此刻正在高潮的余韵中瘫倒在地诱惑 着。她已经不再是人类,而是一只低贱的女畜,她沉沦与欲望的神情更适合之前 的一切一起,让男人们忘记了这个少女的强大。
 
  「噢噢噢!!」
 
         终于有一个男人发出了野兽般的怒吼
 
  「克迈特你不上我先上了!!!」「等等,她可是……」一个男人似乎还残 留着理智想要劝阻,但这个时候瘫倒在地的安妮莉兹略带嘲讽的声音响起来了 「这种情况下还犹犹豫豫……你真的是诺德战士吗?」「吼!!!」于是,淫乱 的盛宴开始了。
 
  「啊?!」惊呼一声,安妮莉兹娇小的肉体被一位诺德大汉一把抄起,不管 怎样这个少女都仅仅是比孩童大不了多少的,所以此刻她就像小鸡一样被抓了起 来。
 
  那大汉已经解开了裤子,露出了粗壮而又极长的阳物。
 
  「啊啊……」安妮莉兹不知是惊恐还是兴奋的乱叫着,踢动着手脚。但那男 人不以理会,直接抓住她的身躯猛然按向自己的肉棒「哇啊啊啊!!」肉棒准确 的刺入了少女的蜜穴,毫无缓冲的冲击力让两人的肉体发出了响亮的撞击声,而 少女平坦的小腹也被这冲击撞得突起起来。
 
            然后她的娇躯再度被提起
 
  「呜啊!」
 
               再度被压下
 
  如此反复,安妮莉兹就像是变成了壮汉手中的自慰杯一样,任凭摆布,四肢 如同破抹布一样在空中挥舞着,柔嫩的蜜穴随着粗黑的肉棒一次次的撞击,溅出 大量的水花「喂!别光顾着你一个人!」克迈特,她名义上的主人一边说着一边 走了过来,粗暴的掰开了她的臀瓣。
 
  「哈哈,果然是插在菊花里面的!我就才是这样的,果然龙裔少女是个淫乱 的女人!」「是的!安妮莉兹是淫乱的肉畜!安妮莉兹是为了被宰杀而出生的肉 畜!所以主人……主人快来惩罚我吧!用主人的肉棒!!」「哈哈,就来试试你 的菊花吧!」克迈特的肉棒猛然刺入了少女的菊花之内。
 
  虽然安妮莉兹的菊花早就被开发过无数次了,可是这克迈特就这样不经润滑 的直接插进,或者说刺进去了,依然给她带来了极大的刺激,再加上大肠和阴道 只有一线之隔,两个被填的满满器官挤在一起,更是给了她巨大的快感!
 
  「唔!啊啊!」她意乱情迷的呼喊着,幼小的身躯被夹在两个男人结实的胸 膛之间,反复承受着无情的撞击,肉体的快感和精神上的被蹂躏感让她感觉到了 无限的快美,她拉长了呻吟嘶吼着,全身的肌肉绷紧起来!
 
  「哦哦,安妮莉兹小姐高潮了,这阴道好紧,怎么……呜呜!」插进她阴道 的大汉跟顶不住安妮莉兹久经考验的名器蜜穴,瞬间就交代出了无数子孙,强进 的射精直接打中了安妮莉兹花心。
 
  但他也只能到此为止了,男人可悲的宿命让他进入了圣人模式,然后不得不 退下来,让位给其他欲火焚身的男人们。
 
  毫不停歇的,另一根粗壮的诺德肉棒插入了安妮莉兹的蜜穴,更多的男人围 了过来,侵犯者娇小的少女的每一寸肌肤。
 
  肉棒占据了她的每一个可以抽插的洞穴,她一开始还习惯的用自己的技巧榨 干男人的精液,但很快就彻底放弃坠入了肉欲的深渊任人摆弄。
 
  「唔唔唔!!」一根粗大的肉棒捅进了安妮莉兹的口中,将她的腮帮撑得鼓 鼓的,她立即顺从地将这肉棒吸入深喉,她用舌头仔细的舔舐着这根充满了精液 与尿液混合的怪味的肉棒,活动着自己的喉咙,仔细的刺激它。她就像是在吃冰 棒一样反复吞咽着肉棒,舌尖时不时的挑逗着马眼,很快一股灼热的液体有力的 射入了她的口腔,然而她还来不及感受着液体的味道很快另一根腥臭的肉棒取代 了前者的位置。
 
  她感觉到胸部传来的快感,几只粗糙的大手毫不怜惜地揉搓着她的玉峰,她 双峰柔软的诱惑让那些男人们不能自已,而不断地从乳头喷出的乳汁更是催促着 男人们尽力的蹂躏她的双峰。已经有人在那里用杯子盛装她的奶水,然后兑着蜜 酒喝下了。
 
  她完全放弃了抵抗,任由这些男人们玩弄取乐,却又尽心尽力的用自己的每 一寸肌肤取悦着他们,因为这样彻底的放纵同样也带给她极大的享受。
 
  她感觉自己不再是什么龙裔,什么强大的女英雄,而仅仅是个女人,单纯的 体会着女人才能享受的欢愉,只有女人才能得到的重叠的多次的高潮,但是这叠 加的快感也正缓缓地侵蚀着她,让她从一个女人蜕变成一头雌兽,一块为了性交 而存在的颤抖着的女肉。
 
  这不正好吗?安妮莉兹想到,我不就是一只……待宰的母畜吗?
 
  是啊,我还要接受宰杀呢……所以不能在这里榨干这些男人。
 
  安妮莉兹充满淫欲的大脑恢复了一些思考能力,这亦是因为这样的荒淫的乱 交已经渐渐无法满足她的肉体了。她清楚,这正是她的肉体渴望得到宰杀的原因, 她已经渐渐习惯了这种淫乱,所以只有至高的欢愉——死亡的淫虐才能让她满足。 
  所以她不能将这些男人榨干,这并非不可能,女性原本就有着可以不断地高 潮的天赋,她充满魅力的肉体即使一动不动也会吸引着男人们的情欲,更何况她 的体能原本就远非这些战士所能匹敌的。
 
  所以,尽管她自己也很遗憾,她还是不得不制止了男人们的第二轮轮奸。 
  「咳咳咳……唔。」她从精液的水洼中站起,咽下了口中的白浊之物,挥了 挥手拒绝和推开了想要继续轮奸她的男人们。
 
  啊,不好。
 
  安妮莉兹发现她竟然轻易的就喝退了这些男人,她知道这是因为释放过了一 次欲望的男人们已经稍稍恢复了一些理智。这可不行啊,如果不加把劲,最后恐 怕就会错过处死自己的机会了。
 
  不可以……不可以,都已经公布了肉畜的身份了,甚至遮掩公开的轮奸,自 己今天必须被处死,不然的话就不仅仅是无法享受至高的愉悦了。
 
  「主人……」她卑微的低下了身子,如同一只雌犬一样在地上爬行,填满了 蜜穴和菊花的白浊液体随着她摇晃的腰肢在地上画下了蜿蜒的曲线。
 
  「谢谢主人的安慰……母畜安妮莉兹已经满足了,请问主人,现在可以…… 可以开始宰杀安妮莉兹了吗?」克迈特吞咽着唾沫,艰难的注视着眼前这俯下身 躯的雌肉,他有些混沌的意识注意到这只母畜其实是……
 
  其实是什么?
 
  「安妮莉兹……可以接受宰杀了吗?」她抬起了头,一对紫粉色的双眸带着 渴望和催促的神情注视着他。
 
  他突然间觉悟了,她其实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此刻,此时,跪在他面前的 仅仅是一头渴望得到宰杀的雌兽,一块等待食用的还活着的女肉而已。
 
  「老板?!」克迈特高声的呼喊起来。酒馆的老板刚才也在乱交的阵营之中, 很快,那位大叔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克迈特?」「老板,麻烦你准备一下,一 会恐怕要用到你的手艺了!哈哈,你说不定会因为今天而被载入史册!」「哈哈。 那好,我去把砧板拿来!」喝得醉醺醺,又被魔药影响的老板显然也属于没有多 想的那种人,但是依然有人露出了不安的神色。
 
  冲动是战士必备的素质,勇气是战士的基本技能,但最终只有足够冷静的人 最可能活到最后。屋内的诺德战士们无一不是九死一生活下来的人,虽然安妮莉 兹的药剂学无可媲美,但是依然有人隐隐约约觉得不对。
 
  「克迈特……这样不好吧?她可是……可是龙裔啊!好像还是东堡学院的大 法师,和战友团那些人也关系不浅吧?」「就是啊,这样宰杀了安妮莉兹小姐… …会不太好吧?」「大家在说什么啊,安妮莉兹怎么听不懂呢?」这时安妮莉兹 发话了。「安妮莉兹,现在什么都不是哦!不再是人类了哦,仅仅是一头肉畜而 已,女畜不就是应当被宰杀的存在吗?」她摆出了天真而淫乱的笑容质问着。 
  「哈哈哈,没错!各位可是看到了,我和安妮莉兹小姐的交易可是合法的! 来,安妮莉兹小姐,把你的黄金战斧拿出来,我来试试。」「主人?!主人是要 用安妮莉兹的武器来宰杀安妮莉兹吗?」安妮莉兹的身躯兴奋的颤抖着,她顺从 地从自己的空间戒指中取出了那把斩杀了吸血鬼大师莫瓦萨的黄金战斧,双手呈 上递给了克迈特。
 
  这沉重的战斧让克迈特险些没接住,这一瞬间他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丝清明 安妮莉兹是实力远远超过在场所有人的存在,如果她在最后一刻反悔该怎么办? 到时候首当其冲倒霉的会不会是自己?或者更严重的,会不会再长的所有人都会 被灭口?
 
  但是很快安妮莉兹的举动打消了他的担忧。
 
  安妮莉兹从自己的空间戒指中取出了一个锻莫合金打造的箱子,她将那箱子 放在桌子上打开,顿时一股浓郁的香气扑面而来,瞬间盖过了满屋子的淫靡气息。 
  那些都是各种各样的用来调味的香料,担当过商队护卫任务的一些战士认得 出,那些都是名贵的香料,每一克都价值不菲。
 
  结果身为厨师老板首先被吸引了过来。
 
  「这?!这些是!!」作为厨师,老板比这些战士们更清楚这些调味品真正 的价值,有了它们只要不是太差的厨师都可以烹调出极品的美味。
 
  「安妮莉兹还是人类的时候就想要被屠宰了,可是安妮莉兹觉得,自己的美 肉如果被随便的烹饪未免有些浪费了,所以特意准备了这些……所以,主人,请 允许用这些香料烹制安妮莉兹吧!」安妮莉兹说道。
 
  这让所有人都意识到了恐怕安妮莉兹早就在准备她自己的处刑了。
 
  虽然很少见,也很难理解,但是确实有单纯因为喜欢,所以才去做肉畜的女 人,安妮莉兹也是这样的女人吗?
 
  克迈特带着这样的思维,点了点头。
 
  「嗯嗯,谢谢主人,那么厨师大人,这些香料就交给你了。」安妮莉兹笑着 说罢,直起身来缓步而行。
 
  这可能……不,这就是自己最后一段路程了。
 
  她看到了那个石台,最初的时候在海尔根她曾经躲过的的那个石台(上古卷 轴5 游戏开场剧情,你是个倒霉的死刑犯,原因是运气不好治撞到了不该撞到的 事情于是要被当做叛军处死,当然结果是躲过一劫。)
 
  那是天际最常见的,简易的斩首台,当受刑者把脖颈枕在上面的时候,她的 头颅可以在被斩下后顺着凹槽滚落到下方的容器内。向这种酒馆里出现的石台, 大多使用来处死肉畜的,看那石台上干枯的血迹,安妮莉兹知道这个石台也一定 吸收了无数少女的生命,而很快自己也将在这里被处死,和那些其他的女畜毫无 差别她转过身来看着提着自己的战斧跟了过来的主人,克迈特,将自己手指上的 空间指环退下,放进了他的手中。
 
  「主人,按照法律安妮莉兹的所有财产都已经属于你了。」说完,她不等克 迈特有什么反应,就跪倒在地上,将自己颀长的脖颈枕在了石台上。
 
  这是她无比清晰的认识到自己即将被处死的事实,那么,自己被处死之后会 发生什么呢?是不是又会有很多地方乱作一团呢?然后,克迈特这家伙,这个想 出了一个新奇的方式将她变成肉畜的诺德战士,是否能真的有机会继承自己的财 产呢?还是死于怀璧其罪呢?
 
               都不重要了
 
  她充满淫欲的躯体,渴望宰杀的雌肉对她发出了最后的催促,所以她开口说 道:「主人,安妮莉兹因为生命力比较强,被斩首之后还可以为您口交,现在不 试试吗?主人……请处死我安妮莉兹吧!宰杀我……然后吃掉我!」她的言语刺 激着她自己,毫无预警之下就达到了一个小高潮。
 
  「我会最后干你一次,安妮莉兹小姐……我会处死您,但是如果您反悔了… …」「不会……主人,安妮莉兹……安妮莉兹就是为了被宰杀才存在的,天生的 母畜啊,所以,所以请……处死我吧!」她在言语中掺杂的幻术打碎了克迈特刚 刚有些回复的理智,然后他说道「我会最后干你一次,然后砍掉你的头颅。希望 你不要反悔。」「啊!!」安妮莉兹感觉到了一根粗大有力的肉棒刺入了自己的 蜜穴,直接撞击着自己的子宫。
 
  又是性交,又是被人抽插自己的蜜穴!
 
  克迈特的动作粗野而狂暴,就像所有的诺德人一样有着极强的爆发力和相对 不错的耐力,这些安妮莉兹都无比清楚,她已经无数次和无数的男人们做爱过, 但是这一次,她感觉自己的肉体就像初经人事的处女一样敏感的要命大概……一 定是因为……这是最后一次了!!
 
  「要死掉了……要死掉了……」她小声的,着了魔似的念叨着,身体随着冲 击的力道摆动着,一双丰满的乳球在冲击的作用下反复拍打着冰冷的石台发出啪 啪的响声。
 
  「呼……呼……」克迈特喘着粗气,一手握着战斧,一周抓着安妮莉兹颤抖 的腰肢,他感觉得到,现在的安妮莉兹似乎和刚才轮奸的时候不同,那时她期限 是大占优势的压榨着,第一批次上去的男人都没有几个能在她的蜜穴里坚持多久 的,然后则是全然的放弃但现在的安妮莉兹却是在全力的配合着自己,最初的时 候施展在自己身上的榨精式性交不见了踪影,她的蜜穴小心翼翼的配合着自己的 节奏,感受着他肉棒的脉搏他明白了,她是想和他一同达到高潮。
 
  「主人……主人,安妮莉兹……不行了,撑不住了……快啊!快给我!给安 妮莉兹注入最后的精液吧!快点处死我啊啊!!!」她如同濒死的雌兽一样哀嚎 着他明白了,他希望自己能在她高潮的瞬间将她斩首,这可是那些专门屠宰女畜 的侩子手的技巧,他不认为自己能完美再现,不过,应该试一试。
 
  因为,他听说在高潮瞬间被斩首的女人同样也会给正和她做爱的男人极大的 快感。
 
  此刻安妮莉兹已经感觉得到克迈特的肉棒那快要抑制不住的脉动,也察觉到 自己体内满满溢出的欲望,她更感觉得到克迈特的手已经松开了自己的腰肢,提 起了巨斧,不需要回头她就感觉得到那把陪伴了她漫长旅途的武器正悬在自己的 脖颈上方,等待将她的头颅斩下她终于控制不住了,两个人的欲望同时爆发,痉 挛的阴道压迫着喷射的肉棒,大量白灼炙热的液体喷入了少女的体内,「啊啊啊 啊!!」她拉长了声的淫叫起来,全身的肌肉都因为这快感而痉挛着,她感受着 那快美的电流从子宫袭向大脑,但她也同时感觉到她的战斧正在猛然挥下时间突 然变得缓慢起来,她的意志所沉浸的短暂的高潮仿佛被无限的拉长如同永恒一般, 她沉浸在这如同将要把自己撕碎的快感之中,感觉到了缓缓逼近的斧刃
 
           她知道自己还有生存的机会
 
  她安妮莉兹的力量足以让她在最后一刻避开处刑的战斧,但是她犹豫了。 
  要逃跑吗?要活下去吗?
 
  还是要在这里毫无反抗的被处死?被吃掉呢?
 
  死亡逼近的刹那一瞬间也被拉至了无限的长度,这就是所谓的死前的走马灯, 但不同的是她安妮莉兹即使在这走马灯中仍然有回头的选择。
 
               「咔擦」
 
              有什么被切断了
 
                「呯」
 
              有东西滚落在地
 
  有人在惊呼,有人在欢呼,有人在鼓掌,而安妮莉兹的世界天旋地转。
 
  克迈特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手中的金色巨斧,它嵌入了石台之中。
 
  他没想到真的会发生这种事情,虽然种种迹象都表明安妮莉兹确实是真的想 要被处死,可是她也确实,直到最后一刻都有逃出来幸存的方法,就以自己的实 力,怎么可能将强大的龙裔斩首呢?
 
  但是……
 
  安妮莉兹无头的娇躯猛然弹起,失去了指挥的肉体胡乱地颤抖着手臂和大腿, 诱人的扭动着然后倒了下去,接着金黄的圣水从她的下体喷出,切割整齐的断口 喷出了血色的泉水。
 
  安妮莉兹,这位强大的龙裔少女,甚至可能是天际最强大的个体,就这样被 他用她自己的武器宰杀了?
 
  他走过去,捡起了少女正在地上滚动的头颅。
 
  安妮莉兹就像她自己所说的一样,虽然被斩首,可是头颅却依然活着,只不 过她现在已经没有得救的可能了,她可以说,已经死了。
 
  安妮莉兹水晶般双眸依然闪烁着兴奋与欢愉的神色,她的一对狐狸耳朵也颤 抖着,她的嘴唇一张一翕,好像想要说什么,却无法发出声音。
 
  他不会读唇,但却听懂了她的话语「谢谢……你……处死我……要我清理… …一下吗?」他想起了之前说的话,于是他决定试一试这个活着的头颅是不是真 能提供最后的服务。
 
  安妮莉兹仔细的含着他的肉棒,为他做着清理的工作,舔干净残留在肉帮上 的精液,她做的很慢,很艰难,因为她现在只剩下头颅而已那一刻她最后还是选 择了接受肉畜必然的宿命,于是她走上了必然的死亡,但她并不后悔最后的一刹 那死亡的斩首将快感的电流封印在了她的大脑中,她直至此刻都沉浸在无尽的欢 愉中,即使死亡的黑暗正逐渐吞噬着她也一样。
 
  她对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感到满意,甚至对他能够处死自己这件事感到感激, 这才是她所追求至高的欢愉,致死的欢愉所以她最后的一次服务要给与他,要最 后一次,让他在自己口中射精。她拿出了她所能想到的所有的舌技来刺激这刚刚 发射过的肉棒。
 
  克迈特发现自己肉棒竟然在安妮莉兹的头颅的刺激下再度坚硬起来,他松开 了抱着她头颅的双手,结果这颗美人头竟然就这样挂在了自己的肉棒上,这刺激 得那已死的少女更加卖力地为他的肉棒服务起来可那毕竟是已被斩下头颅,安妮 莉兹的动作越来与缓慢,她的双眸也渐渐失去着神采,克迈特知道他必须做点什 么。
 
  他再次拿起了她的头颅,像是自慰一样拿着头颅反复抽插起来。这感觉就像 安妮莉兹再度做起了深喉一样。
 
  这样……就对了。安妮莉兹赞叹起了他的机智,这样就能最后一次……
 
  他的欲望在她的口中爆发,这一次的喷射依然有力而浓厚,那滴着血的断口 骤然喷出了一股白色的液体,他的精液的味道填满了她的口腔她觉得自己再也无 法忘记这精液的味道了,说不定真的会成为这精液的奴隶。
 
  如果……自己没死的话。
 
  他再度射精的肉棒软了下来,她头颅中的意志也坠入了黑暗之中,双眸彻底 的涣散失去了色彩,如同从宝石变成了廉价的玻璃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