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和小帅哥
和小帅哥
 

很想出去野战一场,和老婆一商量,老婆也感觉最近行周公之礼不刺激,品质不高,欣然同意。考虑一下,去哪里呢?一下想不到,一看时间还早,就想先去泡脚,等到快七点再去找地方。

  为了野战时方便,老婆换上一件棉织连衣裙,里面换上黑色蕾丝的开裆小t裤,天有些潮,穿着舒服。开车到了我们经常去的一家足疗房,我找我喜欢的一位技师做,老婆找了一个新来的扬州小伙子,看起来很乾净的帅小伙。

  我看到老婆怕漏光,拿了一条毛巾被放在腿上,我突然想看到这个小帅哥要是看到我老婆里面的春光是什么感觉。於是我给老婆发了短信,要她把毛巾被慢慢拿开,露出内内,老婆会意,瞅了我一眼,一会后慢慢把毛巾被挪开,拿了一本杂志把脸挡上。后来老婆告诉我,她这样做一是为了让那小伙敢抬头偷看,二是自己也害怕紧张,拿杂志也是为了遮挡自己害羞的心情。

  果然,一会后那个小伙给老婆修脚时要把腿抬起好修脚底,他的眼光一下就扫到老婆的裙下,慌张的忙把目光移开,感觉老婆在看书,就又把目光盯上,又慌忙的看我一眼,我装作在看电视。

  接着我看到那小伙故意把老婆的腿又抬高了,还微微把腿分开一些,我看到老婆用书挡住脸给我做鬼脸,我感觉鸡巴一下硬了起来,我怕给我做的那个女孩看到,赶紧拿起毛巾被盖住。

  老婆闭上双眼慢慢在享受这刺激的时刻,我不知道老婆在想什么,但是可以肯定她在想和我行周公之礼。我发个短信问她:「下面湿了吗?」她也不回,呵呵,骚老婆在感触那个小伙的目光吧!我看不到老婆的裙下春光,但我知道肯定湿透了。

  我藉口去洗手间,从老婆前面过去,那个小伙一脸正经的在修脚底,我进了卫生间,再偷偷看那小伙,他趁我不在又拿起老婆另一条腿,把腿分得更开了,想藉此机会看个清楚。那个给我做的小妹妹好像看到这个男孩的心思了,把一块毛巾丢了过去,那个小伙连忙收敛。

  我回到座位,把足疗做完,老婆好像已睡着了,脸色红潮。

  出了足疗店,华灯初上,老婆有些饿了,好久没有吃烧烤了,我们就去一家经常去的烧烤大排档。点好菜,我坐在矮矮的凳子上,一下就看到了对面老婆的裙下风光,上面还闪着晶莹的玉液,看得出老婆那会爽得很,不知道想什么呢?

  看到过往的人群有几个熟人,我急忙让老婆收敛一下,谁知道老婆竟然分得更开了,我故装生气,老婆丝毫不为所动。这时我的一个朋友过来给我打招呼,我怕他看到老婆漏光,急忙起来,毕竟这里不是足疗店,这是大庭广众,还需小心啊!就在朋友到了跟前,老婆才起来一起打招呼。

  吃过饭,我上了车就对老婆屁股一巴掌。

  老婆说:「不是你让我露的吗?」,气得我骂道:「看我一会怎么收拾你这个荡妇!」

  到了湖滨大道,看到路边的凉椅,凉风习习,我就过去坐下来,老婆一下调皮的骑到我身上:「你敢在这里收拾我吗?」

  我一看后面有不断的行人,一摸她的阴部,水汪汪的,看样子还没有从足疗店被偷窥的兴奋中出来。她已经把我的裤门打开,一面看着脸前的行人,一面用手在给我套握着鸡鸡,我哪里还忍得住啊,托起她的屁股,一下就尽根而没,她一下就酸倒在我身上。

  我摸着被拨到一边的湿透内裤,在她耳边说:「把它脱掉吧?」老婆说不可以,我又舍不得拔出来,这就是我那个既调皮又赖皮的老婆,我不敢也不方便抽插,只好老实的在里面泡着,我突然想到「泡妞」另一层意思。呵呵!

  突然不远处的路灯一下灭掉了,我一看行人看不清我们这里了,急忙把老婆抱下来,让她趴在椅子上,我从后面一下插了进去,美美的抽插了几下,谁知道灯一下又亮了,还好近处没有人过来,要不肯定能看到这幅春宫图。

  我猛地紧插几下,老婆说:「不许射,我还要多玩一会。」我急忙拔出,坐在椅子上,老婆过来居然给我口交。这时后面过来一对男女,哪里知道就在他们身边几米处,一个美丽少妇正在口交啊!想到这,我忍不住一阵冲动,一下全部射在她的小口中,她连「哦哦」几声,一滴也没有漏出来。

  搂着老婆在椅子上酸软的休息一会,这时感觉到蚊子来袭,快,打道回府!

  第四章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七夕节成了中国的情人节,我们也乐的又多了一个节日。

  一早我就想今天该有个什么节目呢?这些天忙工作太累,借此松弛一下,问老婆,她说:上刀山下火海都随你。

  得,一下全推给我了。

  先去上班,慢慢考虑一下。

  就在快下班时老婆来电话说,过来接我,小林请我们吃饭,我一想还是上次在他家吃饭后就没有去过,小芳也好久没有见了,这次要问一下上次那事告诉小林了吗?接了老婆,老婆就说快回家我要洗一洗换件衣服,我一看我也满身汗味,就赶紧回家一块洗个澡,没有功夫调皮了,要快去赴宴,老婆穿了一件黑色包臀短裙,趁着老婆白白的大腿性感极了,里面穿的什么呢?老婆不给看,我说你不会是中空吧!老婆哼的一声不理我了,开车到了小林的小区门口,我们今晚去吃川锅,新开的听说味道不错,到了川锅店,人好多啊,要排队,那就等吧,服务员把我们带到一个小桌拿来点心和茶水,在这里候桌。

  我坐在老婆和小芳的中间,小林坐在桌子的对面,我闻到小芳的体香,也是刚冲完凉出来,她穿着一件条纹的束腰蘑菇短裙,下面也是雪白的大腿,我回头轻声问一句老婆,小芳是不是也是中空啊,老婆说:你不怕小林的手术刀割你你就摸一下就知道了。

  我说算了吧,忍着吧,小芳回头问我:你们咬什么耳朵啊?我说:我夸你你是这里最漂亮的。

  小芳打我一下,小林这时离位接个电话,我就在小芳耳边问道:小林怎么不拿刀割我啊,你没有给他说啊?谢谢啊!小芳脸一红说:我给他说了,他要拿你老婆报复呢!我一听就知道她没有对小林说那晚我抱她的事情。

  老婆这时一拍我屁股,不要在这里打情骂俏啊,我急忙说:遵命。

  我们四人又一起聊了一些最近的时事话题,终于等到桌子了,一张小桌正好四人坐。

  老规矩男人坐一起好喝酒,女人坐一起好说话,我和小芳对面,一坐下我就开始盘算怎么知道小芳里面穿的什么?菜到齐,川锅味道还不错,我要开车不敢多喝,他们三人一起喝,最后两个女人一起跟小林耗上了,轮流的要他喝,我中间借机餐巾包掉了,借着拾餐巾包之际偷看了小芳和老婆穿什么内内,可是下面光线不好看不清,酒过三循菜过五味,我一看时间差不多了,我也没有心思喝酒,今晚的节目还没有出来呢。

  我就催着结束,也没有吃饭,可能菜多吃了,一起桌酒感觉小林多了,两个女人也是风光无限,我一拖三,把他们塞进车去他们家,路上他们都挤在后面,小林是左拥右抱,我哪里给他那么多机会啊,我很快赶到他家。

  到家一看三人果然喝得有些多了,都抢着上卫生间,小林出来张罗打扑克,老婆和小芳去卫生间,我烧水泡茶,四人坐下开始打扑克,我的机会来了,小芳已经把裙子打开了,原来穿的是丝质蕾丝边杂花内裤,由于丝质比较软,把那条沟勒了出来,上面的小网网中透出不多的几根毛毛。

  老婆这会还歪在沙发上,玉腿并着看不到里面。

  我拿了一颗葡萄递给老婆,快起来打牌了,拉了老婆一下我才看到老婆穿的是一个透明小兰花内裤,小毛毛帖服的裹在里面,我相信小林也看到了。

  小林这时候说我们赌什么?我说那就赌明天请吃饭,谁输谁请吃饭,小林说明晚我要上班,没有时间,我们谁要是输了谁就表演拥抱接吻,我当即表示同意,我说我和小芳对家啊,我们要是输了我们表演,我老婆当即反对,看你美的,你是我的我们对家,小林也说我也舍不得,他哪里知道小芳最隐私的地方都被我看到并摸过了。

  两个女儿换了座位,夫妻为一家对抗,开始打牌,可能我心根本不在扑克上,我一心在想看两个女人裙下风光,我还不住观察小林的眼光,我感觉就是这种偷与被偷的感觉最为刺激,看着别人老婆的风光,又在观察别人偷看老婆私下的眼神,有种无名的冲动和兴奋。

  毫无悬念我和老婆输了第一局,小芳很兴奋的吵着要看我们表演,我说那还不简单,我走到老婆沙发边,弯腰抱住老婆把舌头伸进了老婆樱桃小口,老婆只是挣扎了一下,我的左手摸向了老婆的屁股,一把把老婆抱到了沙发的靠背上,紧紧的拥吻老婆。

  差不多一分锺,我松开老婆说怎么样过关了吧,谁知小林说不合格,说我老婆配合不好,重来,我笑着说严格要求是对的,但是要平等,你们要是输了也要这样,说完我们又吻在一起,老婆这回把双腿盘在我腰上,我的jj好像感受到了老婆裙下的热度,这回过关了。

  谁知道第二回合我们又输了,这回小林又起哄,这次要更加深情表演,我搂过老婆把嘴唇慢慢贴在她的耳边给她说:把裙子往上拉一点。

  我抱着老婆把她从沙发上抱至沙发被上,老婆的右腿顺着我的姿势抬起,我吻着她,边偷看着小林,这回他几乎是目不转睛看着老婆的裙下风光,小芳在旁边捂嘴笑着看我们热吻,我说这次怎么样?他们共同说:过关。

  第三局我很专心在打,我要看着他们表演给我们看,我给老婆鼓劲,太阳不打谁门前过啊,这一局我们赢了,我看着小芳说:表演要到位,不到位要挨罚。

  小林问:罚什么?我说:罚脱一件衣服,再不过关再脱一件。

  小芳马上骂我:你好坏啊!怎么这样啊。

  小林在我的传染下已经抱住小芳,芳在小林的热吻下感觉不好意思,一下挣脱出来,正好给我打不过关的理由,我老婆也急忙说不过关不过关,我说小林你看着办吧,小林在小芳耳边说了句什么,我猜夏天穿的这么少只有脱内裤,我可以看着她真空上阵了,可是小芳躲在小林的怀里,没有多会把胸罩拉了出来,我一下傻了,把这个忘记了,但是我也看到那两颗枣隔着一层布的突露,这一局没有白赢。

  就在我们欢天喜地要把游戏进行下去的时候,住在爸妈家的儿子打来电话要我们把校服送过去,明天要穿,唉!为了未来,游戏暂停,约好以后有机会把游戏进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