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风铃姐姐
风铃姐姐
 
风天烈白天与帮中主要首脑商量进军南方的细节,因为天雷帮生意涉及畜牧、房产地产、赌场、钱庄、酒楼、百货、运输等等,决定和西北的大漠飞鹰合作,打通南北贸易通道,从西北采购和田玉、畜牧产品,从苏杭采购丝绸针织品,同时利用贸易控制当地的商业界,他们主要目的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将势力渗透到各个地区、各个行业。风雷则抽调人手准备杭州分舵的建设工作。风致对于江湖帮会争霸并不感兴趣,每天还在瀑布下练习轰天雷电拳和惊天风神腿,当然每天还到石洞中服用玲珑果、练习欢喜真经,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武功更是大进,而且已经的武功是走纯阳一路,而欢喜真经是纯阴一路。经过互相印证似乎有点刚柔并济的意思,但还没能融合到一起,心中却渐渐明白了刚不可久、柔不可守的道理。以前圣兽只能食用山间的老鼠之类的小动物,现在风致常常带它出来让他捕杀几头猛兽尝尝。而初尝他大鸡巴美妙滋味的风雪更是每夜主动求欢,反正干娘和小阿姨成了义父的禁锢,他也没机会碰,也就与小妹妹夜夜春宵。只是心里一直想着如何才能将风铃姐姐和丁嫚嫂嫂弄上床。

这天已经是的他发现石洞的第九天,九枚玲珑果已经全部吃完,欢喜真经也已经基本修炼完毕,每次看到那刻在石壁上的已采补为主的“九天合欢大法”总觉得功夫走了下乘,似乎是在损人利己,但若要毁去又感到对不起前辈,自己只是修炼如何克制采补,而不修炼如何采补。他和圣兽亲热了一会儿,决定出去再练一下雷电拳。

他来到洞口却发现水潭边有个人在洗衣服。仔细一看却是姐姐风铃。风铃头发湿湿的,显然刚刚在水中洗澡后在洗衣服,他不由埋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出来欣赏美人出浴的美景。风铃洗澡后似乎没有穿内衣,薄薄的裙子紧裹着曼妙的身段,酥胸被绷的紧紧的,连乳头都可以看到,丰盈圆翘的臀部也紧贴着衣服,看得风致欲火中烧,尤其风铃脸上微微现出汗珠,她抬手擦汗时鼓鼓的胸部几乎要将衣服撑破,没有扣好的衣领处一段雪白的脖颈下双乳半露充满了淫秽的诱惑。风致悄悄的潜入水中,游到风铃前边猛地窜出水面。风铃根本没想到这里会出现人,而且是突然从水中跳出,本来就胆小的她呀的大叫一声跌入水中,放衣服的木盆也打翻了。

风致没想到姐姐反映如此强烈,看她落水连忙抱住,只觉一个柔嫩的身体拥入怀中,一股淡淡的幽香扑鼻而来,不由有些心神荡漾。落入水中的风铃手忙脚乱的乱抓,似乎抓住了一个硬硬的条形物,又被男人抱住,一股成熟男性的气息熏的她全身发软。定睛一看却是义弟风致,不由脸蛋儿红了,低下头,心想:“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我刚才在水中的丢人样子?”

看到姐姐娇艳的俏脸,搂着她性感的身体,手按在没穿内裤的雪臀上,低头又看到那个被水浸湿的胸部,白色衣服紧紧贴在乳房上,鲜红的乳头骄傲的挺立着,他的欲火登时升腾起来,握在风铃手中的条形物也胀的更大。他低下头去吻风铃樱红的双唇,风铃本能的头向后一仰,但他搂过她的头吻下去,风铃没有在抗拒闭上了眼睛。当风致的舌头滑入口中时,情难自禁的风铃也主动吐出香舌与他交缠在一起。柔弱无骨的小手也明白了握住的是男人的那个部位,她慢慢用手指摸索揉弄着大鸡巴,鼻翼发出美妙的呻吟。风致的手顺着她的胸膛往下摸到了神秘的三角地带,那里竟然没有长毛!他有些欣喜若狂,没有任何前戏的情况下将手指插入她的阴道,风铃猛的身体向上一窜,啊的大叫一声,风致也吓了一跳,忙把窜到空中的风铃接住:“姐姐,你怎么了?”风铃脸红红的推开他,下体已经淫液横流了还好是在水中。她惊叫一声:“衣服”风致才注意到她放衣服的木盆被打翻,衣服飘的到处都是,他们连忙在水中捡着衣服,等上了岸风致才发现自己手中拿着风铃的几件小小的肚兜和内裤。不由心中一荡,向姐姐看去。风铃面脸通红,从他手中抢过内衣,看到他出神的看着自己湿淋淋的全身,低头一看,薄薄的裙子全湿了贴在身体上恐怕比赤裸着更加诱惑。她娇叱一声:“转过头去,不许看!”

风致慌忙转过头去。看着他慌张的样子风铃忍不住噗哧一笑。听她这一笑风致知道姐姐没有生自己的气。于是转过头来。风铃故意板着脸说:“你怎么又转过来,不许看。”风致却不再理她,色眯眯的看着姐姐浸湿的全身:“姐姐你这么漂亮,我就是被你挖去眼珠也要看个够。”风铃故意恶狠狠的说:“你也为我不敢呢,过来,我要挖掉你那该死的眼珠子。”

风致走到她身前故意可怜巴巴的说:“姐姐你要就拿去吧。”一双色眼却盯着她丰满的胸部看得直通口水。风铃娇笑着:“还乱看。”说着伸手在他眼睛上轻轻一点,风致乘机抓住她的手把她拉到怀中。风铃手忙脚乱的挣扎着,要推开他,但是也许是天意她的手又碰到了那个部位!此时风致更是坏坏的把她的手夹在两腿中间,让火热的鸡巴抵在她的小手中。风铃不由呻吟了一下,风致紧紧抱着她的屁股将她的下体向自己压去,同时低头吻上她的樱唇,逗弄她的香舌,手在她的臀部上抚摸着,慢慢撩起风铃的裙子手按在她赤裸的屁股上,揉捏着娇嫩的屁股蛋儿。风铃浑身一颤,抓住他鸡巴的手也不由自主的动了起来。风致松开她的手让她自己玩弄鸡巴。

风铃大口的喘息吐气想恢复平静,高耸的胸脯不停的上下起伏,而风致看着风铃,坚挺柔嫩的双峰,晶莹剔透的皮肤,忍不住立刻将那鲜红欲滴,因受刺激的挺立硬起的蓓蕾纳入口中,开始吸吮舔弄,风铃受此刺激立刻发出荡人的呻吟声,虽然心中欲念狂升但她仍试图镇定,手松开鸡巴抓住风致的头部,大口喘气道:“弟弟,不要如此,我会受不了的,你……?”话未说完,风铃又“喔”的荡声一叫,原来风致的鸡巴早已撑破裤子,高耸挺立抖动不止。而风铃也因刚才受到挑逗,全身敏感的产生反应,下身肉洞早已湿润发潮,虽然粉嫩的肉瓣仍紧闭未张,但氾滥的淫液仍自花瓣间隙流出,由于裙子被风致撩起,迷人的肉洞裸露而不知,溢出的淫水有些更滴在风致那发红胀大的大昋菇头上。此时一不小心,风致鸡巴的顶端无可避免的轻触一下风铃的胯下肉瓣,发烫红肿湿润的肉瓣就这样被大鸡巴拨开,鸡巴顶端撑开肉洞向里没入。

虽然风铃早非处女,但肉洞之紧实狭窄,仍如未经人事般充满弹性,更加上守寡一年从未让男人的鸡巴插过,虽然小嫩穴早已淫水氾滥四溢,但风致的肉鸡巴实在过于粗大硕长,所以当大鸡巴才探头而入,一股饱满充实的感觉立刻让她察觉,所以当风致那火辣炙热的粗硬棒身己顺势的插入三分之一时,风铃立刻及时的阻止,她焦急口气无力急促的道:“弟弟,赶快停住,你不能插进来!”而风致此时也神志一清,双手马上托住风铃的双臀,阻止了鸡巴的前进,在说经历的几个女人中,姐姐风铃是他内心最喜欢的他要征服她,让她爱上自己,当然不能强迫。他的手在风铃雪白柔嫩的大腿上,顺着臀部滑向腰腹,最后双手摸着粉颈向下游动停留在一对坚挺饱满的玉峰上,风铃只觉身体一阵阵的酥麻,由身体传来的连续的快感。风致不断的抚摸着风铃每一处敏感地带,健硕的躯体支撑着风铃赤裸裸的美艳胴体。风致的双手怜惜的揉捏着风铃那雪白滑嫩的乳房,接着再以舌头在风铃双乳上画圈圈。风铃忍不住抱住他的头将,口中发出销魂的呻吟:“不可以,我们是姐弟,我们不可以……唔……啊……我……啊……”风致突然一口含住风铃殷红挺立的乳头开始吸吮,风铃遭此刺激几乎快崩溃了。同时那个插入小穴三分之一的大鸡巴将小嫩屄撑的满满的,不争气的淫水就不断的涌出,又被大龟头挡住流不出来,好难受啊,她悄悄扭动了一下屁股想要舒服些,谁知那轻轻的一下扭动所带来的快感登时让她无法克制的呻吟出来,屁股也开始扭动着将他的大鸡巴慢慢吞进去,当鸡巴完全没入阴道,大龟头直抵花心时她长长吁了口气,好像完成一件大好事一般满足的睁开眼睛,却看到风致一脸坏笑的看着她,她像是个秘密被人发现的小孩子一样羞涩将头埋入风致怀中,一双玉腿已经夹在风致的腰上,屁股开始有节奏的挺动。淫水随着鸡巴的进出发出咕唧咕唧的响声,她的淫水顺着风致的大腿流下来。风铃久旷的小骚屄被大鸡巴一操,舒服的檀口轻开,面部表情媚浪无比,她赤裸雪白的身躯,疯狂的耸动摇摆,两个丰满的乳房也上下左右晃荡。

风致抱着风铃到地上脱光了两个人的衣服,自己躺下去,风铃开始上下的摆动套弄,风铃禁不住的浪叫:“好弟弟,插进来吧!好爽,好爽,再来……再来,不要停,我要疯了!啊!啊!……”风铃跨坐在风致结实的小腹上,纤细白嫩的双手撑在风致胸前,雪白光滑浑圆娇嫩高翘坚挺结实的臀部开始扭动旋转,她不时的上下套弄吞吐着。

风致忍不住在下面猛挺屁股,大鸡巴飞快有力的朝着风铃的嫩屄,淫水的润滑使得操穴异常舒畅,鸡巴操小穴的咕唧咕唧之声更令二人亢奋。风铃的浪叫在也停不下来“哎呀……啊……哼哼……天呐……小骚屄快……快活死了……嗯……啊……啊……喔……喔……喔……弟弟……大鸡巴哥哥……好舒服哟……你弄得……人家……好舒服耶……唔……唔……唔……唔……嗯……嗯……嗯……嗯……”风铃俏丽娇腻的玉颊红霞弥漫,晨星般亮丽的媚眼紧闭,羞态醉人。

“好弟弟……亲哥哥……姐姐要上天了,啊……啊……啊……好棒……好快……我……要……丢了……我……好……舒服哟……喔……喔……喔……””

“大鸡巴哥哥……姐姐快要被你干死了……啊……哼哼……”

“好哥哥……啊……哼哼……妹子快丢了……”淫水浪液将鸡巴浇得湿淋淋的,火热的鸡巴被她摩擦得抖动不己。随着她的感觉,有时会重重的坐下将鸡巴完全的吞入,再用力的旋转腰部、扭着丰臀,有时会急促上下起伏,快速的让鸡巴进出肉洞,使得发胀的肉瓣不断的撑入翻出,淫液也弄得两人一身,双峰也随着激烈的运动而四处晃动。雪白饱满的双乳让躺在下方的风致不禁意乱情迷,忍不住双手揉搓捏弄,殷红挺立的蓓蕾立刻纳入口中吸吮。风致的鸡巴也配合风铃的套弄而向上挺刺,受此刺激风铃更加的疯狂激动。

夕阳煦煦的红霞,染红天边云织的衣裳,风致姐弟激烈的交合,男下女上的姿势,风铃激动的上下摆动她的小蛮腰,高耸丰满的乳房也跟着激烈的晃动,洒下一滴滴的香汗,让风致的肉棒不断地抽插她的肉洞。“嗯……嗯哼……嗯嗯……好舒服……嗯……你用力顶吧……啊……用力干我吧……呀……啊啊……哼哼……天呐……快……快活死了……嗯……哼……唔唔……嗯……哼……大鸡巴插入得我好深……哼哼……好紧呀……嗯哼哼……“嗯……嗯哼……嗯嗯……我受不了了……啊……操死我吧……嗯……哼……我不行了……呀……啊啊……要泄了……啊啊……”风致感到她的小嫩屄夹着鸡巴在猛烈的收缩吮吸,紧接着一阵强烈的阴精从子宫深处射出来,紧接着风铃柔软的身体趴在他怀中,屁股还在不停的耸动,他爱怜的吻着风铃香汗淋漓的脸蛋,屁股温柔的慢慢向上顶着让她享受高潮的余韵。
好久风铃才缓过劲来,玉手抚摸着风致健壮的胸膛,温柔的道:“她们说得没错,你好厉害,真是男人中的男人。”说着低头吻着他的胸膛。
风致一听觉得很奇怪,慢慢揉着她的屁股:“谁告诉你的?”

风铃却不肯说,羞涩的把头埋在他怀里。风致揉捏着他的嫩臀,丰乳笑道:“好姐姐,你快告示我,是谁这么推崇我?‘风铃任由他爱抚着:“我才不告诉你,你这个小坏蛋,知道了还不又去勾引人家老婆了。“她发现说露了嘴忙掩住口。

风致倒是更加奇怪,思量了一下告诉她的只可能是风雪那个小骚妮子,可是现在说人家老婆?干娘肯定不可能,说是大嫂吧,自己可没和她弄过呀。他一手揉着风铃圆翘的臀部,一手则按在她无毛的小骚屄上用手掌搓着,很快风铃再度浪起来,手抓着风致的鸡巴腻声道:“好弟弟,你作弄人家,我还想要。”风致却坏坏的笑着,不让她得逞,手指却插进她的小屄中,慢慢搅动着。风铃发出动情的呻吟,手套弄着他的鸡巴,舔着他的胸膛,屁股不安的扭动着。风致一边玩弄她迷死人的性感玉体,一边问道:“好姐姐,想不想要啊?”风铃兴奋的点着头,风致抱起她,把散落的衣服铺在地上,将她放到地上,跪在她的两腿中间,风铃扭动着臀部:“快来嘛!”

风致却低下头去,舔着她那已经春潮泛滥的小嫩屄,他的手指将风铃的阴唇拨开,用手指按住阴蒂轻轻揉着,舌头则慢慢伸入阴道内,舔舐着,淫水就不停往外流,风致吮吸着,将她的爱液全部吞下去,但是还没吞完,新的爱液就流出来了,风致捧着她的屁股舌头向鸡巴一样快速的抽插着小穴,风铃呻吟着,将下体抬起来将小穴按在风致的脸上。风铃全身一阵颤抖、张口叫道:“哎唷……弟弟……我里面好痒……有东西流……流出来了……哇……难受死了…………我要你……给我……”

风致抬起头来道:“姐姐你的小白虎真是可爱,人家说女人阴毛多的和没毛的都是性欲强烈,果然不错啊,好姐姐,你快告诉我,我就让你痛快。”风致此时情欲高涨,哪里还有羞涩浪叫着:“小坏蛋,就是那个毛多的嫂子啊,还有你的小妹子,回来的当晚被你搞的都不会走路了,快点来嘛,人家好痒啊!”

原来风铃和丁嫚关系比较好,很谈得来,她守寡后嫂子常常给她介绍男朋友,她却都拒绝了,嫂嫂就和她搞一些玉女磨镜来平息欲火,刚回来得晚上,嫂子摸风致鸡巴被她看到了,后来嫂嫂和她玩时又开她玩笑说她其实骨子里骚得紧,她就说你当嫂子的摸小叔子的鸡巴还不够骚啊。丁嫚就对她说风致得鸡巴好大,是男人中的男人,劝她和风致相好。风铃笑话她看上了小叔子,丁嫚却马上承认了,说要不是风雷看得紧她一定找风致玩一次。

风致听到嫂嫂那么浪,又想到那天看到嫂嫂和哥哥做爱果然毛很多。他摸着风铃的奶子笑着说:“嫂子多会看人呢,看样子她是偷吃惯的。”

风铃手仍然套弄着她的鸡巴笑道:“这下你满意了?看样子怕不是早就看上嫂子了。”然后又告诉风致那天风雪早上回去,阴唇都肿了,风铃看她那幅样子以为她被强奸了,吓坏了,睡了一觉起来的风雪却告诉她昨晚和风致做爱了,还问她想不想试试。这个羞涩的小寡妇脸立刻就红了,听了妹妹描述与风致做爱的情形,双腿夹的紧紧,淫水就不断的流出来。后来被风骚的妹妹又搞了,还笑话她说你每天晚上躲在被子里扭来扭去,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干什么呀(姐妹两住在一个房间)。还说看你能熬多久。

风致听的兴奋随口说:“看不出姐姐还挺喜欢和女人搞,告诉我还被那个女人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