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老师和学生的怪癖
老师和学生的怪癖
 
潘静,今年25岁,美女海归一枚,在一家英语培训机构当口语老师。论外貌可以称得上女神级别。精致的脸蛋加完美的身材,那与生俱来优雅文静的气质,令人爱怜。她毫无疑问是培训班众多男学生心目中幻想的对象。当然在女生心中,那就是崇拜和嫉妒对象了。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优越的家境和学历使她心高气傲,对众多爱慕者只是冷眼相待。除了每周固定的几天在培训班上课,她最大的爱好就是上网,在某个人气旺盛的社交平台,潘静有一个将近七千粉丝的部落格。没事的时候,潘静喜欢在手机上通过网络寻找兴趣相投的朋友。在一个让人昏昏欲睡的午后,潘静看自己新发表心情的回复时,发现一个用裸足作头像的游客发了一个链接,看上去就是广告。平常虽然也有人来自己的留言下蹭人气,但是潘芳总是扫一眼就跳过去了。但那天却鬼使神差般的手指一划,点了进去。
陈妙怡是一名重点大学本科的大二女生,20岁,相貌只能说中等偏上,但气质和身材还不错,而且天生皮肤嫩白,有一双雪白修长双腿的白嫩的玉足。家境中等,虽然正常的物质还是能保证的,但看见自己的同学朋友用着比自己高档的护肤品,穿着自己连牌子都叫不上的名牌服饰,多少心里痒痒。
在无意间看见一名论坛上少女,以最少六、七倍的价格贩卖一件穿得臭臭的丝袜,而且还有一群饥渴的买家趋之若鹜在后面跟贴吹捧。这让妙怡心里痒痒的。虽然有点丢人,但是只要不被发现就没什么事吧。抱着这种侥幸的心理,陈妙怡在那个神秘的论坛上花了一点手续费,就创建了一个认证的实名账号,取名“糖糖の原味”。
也许冥冥中真的有有一种神秘的力量,无时无刻在改变着人的命运。也是这么无心的一次点击,给潘静之后的人生留下了无法抹去的痕迹。
这女孩挺开放嘛,潘静拿手机心里想着。在网上卖自己穿过的袜子,嗯?连内裤都在卖啊……国外虽然也挺多做这个的,可是这毕竟是在大陆啊。潘静好奇地划动几次屏幕后,心突然痉挛了一下,一双黑色的丝袜死死地抓住了她的眼球。
陈妙怡的生意越来越好了。她在自己小小的虚拟店铺里天天忙得不亦乐乎,除了每天要寄送私密的邮件外,就连吃饭、睡觉都拿着手机和那些寂寞难耐的买家谈生意。自己还在多个社交网络创建了许许多多的小号推广自己的业务。在一番努力后,她成了那个论坛里有名的新卖家。
这天早晨没课,她又在寝室里偷偷摸摸的给自己身上的商品拍照。真实的寝室背景反而成了验明她身份无言而有力的证据。
“白棉袜,你的新主人会是谁呢?”配合着刚刚拍的照片,妙怡把这段文字发到了她的店铺里。待会再拍一份脚上可爱棉袜的照片,萌死那些宅男,哈哈哈,今天的外快就可以到手了。妙怡灵活的脚趾不安分地在白棉袜里拨动着,脸上带着自信的微笑。
虽然做这行生意多少会碰见一些猥琐男骚扰自己,说一些难听的话提一些过分的要求。但是,总的来说,买家都挺尊重自己的,甚至有些人在和自己交谈时都是低身下气,求着她赏赐给他们原味,即使他们花了不少钱财购买。这让平时很少得到他人关注的妙怡产生一种强烈的自豪感。不觉中,她日益变得自信了起来,气质也比以前好了很多。甚至在学业上也开始追赶落下的进度,努力争取自己以前不敢想象的奖学金,还在学校附近找了一家培训班,提高最薄弱的英语。连自己老妈都觉得闺女可能谈恋爱了,可是谁知道她真正的秘密呢?
下班回家后,潘静拿出口袋里的手机,解锁屏幕,看见的依旧是中午时的那个画面。那双丝袜,潘静依旧无法释怀。潘静打开电脑,登上手机里那个神秘的网址,找到联系方式,创建了一个新的X信账号,很快联系上了那位叫糖糖公主的女生。
“有什么可以帮到你?”
刚打开交易聊天,对方就主动发来了语音信息,声音很甜,很舒服。原本还有些犹豫的潘静,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我看上了一双黑色的丝袜,不知道还在不在。”当然,潘静使用文字回复的。
“哥哥,你的品味很好哦,还在呢,今天刚穿,需要预定么?”对方应答依旧很快。
“这个还需要预订?”潘静没有否认自己“哥哥”的身份,只是对对方的话产生了疑问。
“当然要啦,哥哥是新手吧,要不是今天论坛网路不好,我的袜子早被人抢走了。有预定,我才能安排下次的派送啊,你需要我穿几天?”
“三……三天吧。”潘静不知道怎么回事脑子里蹦出这个数字。
“好的,一天加20,加上原来丝袜的价格和邮费,总共是140,你看可以么?”
“好的。”140买一双丝袜确实有些贵,但它很特殊,不是么。
“恩,那你付款后给我地址和联系方式,就可以等着收货啦。”
“那会不会被人发现?”
“不会的,这可是private mail哦,哈哈,晚安!”
再付款和确认地址信息后,对方就没有后续的信息了。潘静又感到一丝罪恶感席上心头,自己都干了什么啊,还是早点睡觉吧。
此时夜深人静,陈妙怡开心地躺在床上。哈,居然还是和自己同城的,真有意思,等对方收货后调戏下他吧。为了保密,她自己的地址是隐蔽的。购买原味的人只有在收到快递的时候才知道是从哪发出的。想着想着,她也入睡了。
.
(二)
.
谨慎的潘静填写的收货地址是离家最近的快递点,姓名也是伪造的,就连手机号也是常年不用的老号码,这样即使不在家也不会被家里人发现了。所以,在她还在上课的时候,快递的电话就搅得她心神不宁。已经到了,去拿么?回家的路上潘静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最终她还是把车停在一家快递中转站门口,签收了那个轻飘飘的盒子。她知道里面是什么。
回到车上她才大方地端详起这个灰色塑料袋包装的方盒。包装上写的是餐巾纸,没有详细的发货地址,但是居然是自己所在的这个城市。
到家后,她像小女孩收到情书般,小心翼翼地拿着快递跑到自己房间。反锁,拆开。看见盒子里一个透明的密封袋,里面包着一团蓝色的丝绸。
心跳的很快。
妈妈还在厨房里捣弄晚饭,碗盘的声音隔着门传了进来。
开么?还是扔了?
正在思考,一阵手机铃声,让潘静慌乱起来,看也没看,就接通了。
“喂?”一声诱惑的女声
“喂?你是谁?”潘静有点急躁。
“啊?你是女的?”手机那边变成了惊讶的感叹。
潘静看了看手机,原来是袜子主人的号码,她吓出一身冷汗,飞快地挂掉断电话。
“什么啊!”陈妙怡满以为记错了电话,可是查了一下通讯记录,反复核对了好几遍,没错啊,难道?好奇心驱使她再次拨通那个号码。
潘静慌乱地用手捂着手机的铃声。踟蹰了一会儿,挂断了电话。
没一会儿,对面发来一条信息,上面写着:没事,都说了是绝对保密的。以前也有女孩在我这买过袜子啊,还有买内裤的呢,你怕什么?我只是怕寄错了而已,确认一下。
潘静一愣,原来不止自己一人会买同性的丝袜?
她回道:嗯,没错。
这下陈妙怡开心了,哈哈哈,自己瞎编了一个说法就把话套出来了,真是个女的,听声音还挺年轻,难道自己臭臭的丝袜魅力太大,连女生也把持不住?
她找到了主动权,打开了联系时用的X信,带着俏皮的语气说:“拆开才能闻到味道哦,这么好看的东西你忍心让它放在袋子里么?”
潘静封闭的心被人打开了。她拉开密封袋的塑胶封口,放在鼻子下,轻轻吸了一口。淡淡的脚汗味儿和香水味混杂着密封袋的塑胶味,慢慢地进入了她的鼻腔。气味不算刺鼻,但也怪难闻的,但是潘静依旧托着袋子,把自己高挺的鼻子放在袋中,呼吸着散发出来的气味,仿佛还能感受到人体的温度。
“味道很不错吧,它吸收了我三天的脚汗呢。”手机里传来的女声暂时让潘静停下了呼吸,回复道:“难闻死了”。当然还是用文字的方式,虽然神智有些模糊,但是起码的自我保护意识还是有的。
“哈哈哈,那你还闻?其实你很喜欢,我告诉你个秘密哦,袜尖的味道更好,不要害羞,含在嘴里品尝。快。”妙怡仿佛找到一个新奇的玩具,开始操控起来。
潘静像被施了魔法,没有抵抗,一点点展开了丝袜,把那微微发硬的袜尖儿含在了嘴里,舌头裹着它蠕动起来。还是淡淡的脚臭味,只不过比刚刚更浓了,味蕾感受到一丝丝咸味。
“味道如何,本公主分泌的脚汗可是千金难买哦,你能买到,纯属缘分呢。”妙怡强忍着笑意,对手机说道。
潘静一边打字一边用舌头轻轻搓动着丝袜,那动作就像在用舌头帮人家洗袜子一样。“味道咸咸的。”虽然这么回复,但是嘴里的动作却没有停下。
“嘻嘻,抱歉啊,这两天走的路有点多,鞋子透气不好,当然有点味儿啦,麻烦你帮人家把袜子弄干净点了。”妙如看着一条条认真的回复骄傲地说道。
“是的,糖糖公主。”潘静也完全放开了,就当这是一次另类的游戏。
“呵呵,叫我公主,那你就是女仆了,贱贱的女仆,喜欢偷舔公主的袜子,你说该当何罪。”妙怡继续挑逗着这个新鲜的玩具。
潘静也进入了角色,用一只手飞快的回复:“罚我做您一辈子的女奴。”
“你本来就是我的女仆,这不算惩罚。我想想哈,要不罚你今晚不许吃饭,不许喝水,不许刷牙,含着我的袜子睡觉,让我的脚香陪你入睡。哈哈哈。你觉得的怎么样?”
听着对方羞辱的语言,潘静躺在床上,袜子已然完全包进嘴里,右手在下身有节奏的抠弄着,回复道:“好的,奴婢全听公主您的吩咐。”刚按下发送键,全身一挺,高潮了。
“哼,那我就收下你了,供奉好我的袜子。以后再聊吧,我有事。”说完,妙怡关掉手机,心里无比畅快,神采飞扬地去食堂吃饭去了。
潘静还在享受高潮的余韵,就连母亲叫她吃饭她也用含糊的声音回绝了。她嘴里还包裹着一个自己连相貌都不知道的女孩的袜子。她再次拿起手机,一遍遍的回放刚刚的信息,手再一次滑向小腹……
潘静睁开惺忪的双眼,一晚数次的高潮让她精力充沛。很久没有睡得这么沉了,真舒服。咦?口里是……舌头顶到纱质的布料,潘静才回忆起昨天傍晚的疯狂,言听计从地含着陌生女孩的丝袜过了一晚上,连她的身份,职业,年龄都没弄清楚。万一被家人发现了呢?有些后怕,又有些兴奋。潘静用手指钳出口中早已湿透的丝袜,真的像刚刚洗过一样。而自己却口干舌燥,嘴里一股难闻的脚汗味儿和丝袜本身的味道。
潘静皱着眉头,在厕所里用了好几次刷了好几次牙,才减轻那股气味。
抬头看见镜子里的自己,却是满面桃花。真的不知该笑该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