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女老师的文艺范儿
女老师的文艺范儿
 
那会我开始进入一些文学网站。我闲置已久的笔犹如一条刚刚流淌出地表的地下泉水,汩汩滔滔又找到了灵感,我写诗歌,也写一些散文,诗歌散文里都渗入一些浓浓的忧伤。我这不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忧伤了,是真的哀婉。这时候,一个叫“蒹葭”的女子加我,和我聊人生、聊文学。感觉好像是相识多年的朋友,心底一个细微的波澜都会让她察觉和感知,让她产生强大的共鸣。这世间的女子,有一些崇拜英雄,还有一些,却怜惜那些弱小,尤其是那些海棠花下,一步一诗一咳血的书生。我已经把所有的情感寄托在这个“蒹葭”的女子身上,我甚至为她写了一首诗。诗歌里把自己比作了岁月岸边的一只芦苇,等待千年也只是为等待那个在水一方的伊人。其实芦苇就是“蒹葭”。我的每一篇诗歌和散文,她都那么崇拜和欣赏,而她自己,也开始发表一些珠圆玉润的小诗,在这些小诗里,我可以感知到她因为遇到灵魂的知己,而由衷地兴奋着,犹如再次陷入一场火热的恋爱。

但终于有一天,她告诉我,其实她多年前就听说我的文名,说第一次看到我的时候,觉得我简直帅得惊人。我咯噔一下,天,原来是个熟人!然后就告诉我她是秀,是我大学同学的老婆,竟然还是我的同事!他们俩都是我们学校的老师。记得以前每次和她聊天,都觉得她很紧张,脸上会不由自主地飞上红云,想到她老公是我大学同学,好哥们,我也没往深处想。今天居然这样!于是我便正告她,我很讨厌别人欺骗我,我觉得自己很受伤。她便疯狂地道歉,她说因为听了我的故事,她非常疼惜我,好想抱着我,在她怀里养伤。然后说起自己的家庭——那是我所知道的,就在那个暑假,因为我的哥们、她的老公给一个高 三的艺体生补习美术,对那个女生做了不该做的事情。那个女生的家长告到学校,搞得全镇沸沸扬扬。她自己也觉得脸上无光,心里憋屈得很。但我还是说,我们只是精神上的知己罢了。

事情却在不久之后发生了变化。当时我们镇有个企业家弃商从教,搞起了培训班,把生意做到了县城,却找不到县城的兼职老师,学生收起了,风风火火在我们镇中来找老师,我那会的语文还算是比较出名,而秀因为很小资,平时穿着打扮入时,深得大家的喜欢。所以我们就恰好被选中,每周周末的两天,都到城里去补课。她住在朋友家,而我老婆和琼曾经开的美容店暂时还没转租出去,我钥匙还在,也可以在那里去凑合一晚。第一次补课的傍晚,我们相约到城郊的路上走走,那会残阳已经落山了,但路上还能依稀看得分明,身旁不时有晚上出来散步的居民。我们并排走着,随意说说心里的话。路的两旁是油菜花地,春已经很深了,一股浓郁的花香沁人心脾。不知什么时候,我们已经两手相牵。那么自然,似乎很久以来,我们就不曾分开一般。也不知什么时候,我们已经两唇相接,一个荡气回肠的长吻之后,我们都不好意思。那时候天已经全黑了,我们在黑暗里手拉着手,向灯火辉煌的城里走,在路过一个小旅店的时候,我们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她说这么晚了,不好去打扰朋友了。我说,那店子里很久没人去住了,不知道那美容床还能睡不。然后我们就说,在这里凑合一晚上吧?她说,你得稳住啊!我点点头说,一定。

开了房间,我洗完就歪在床上,打开电视。那会我喜欢足球,当时正在播放一个欧洲足球的剪辑,很过瘾。我就很专注的看。秀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我看到她穿着内衣。她有1米65的样子,人也显得瘦。她的胸实在是太小了。比起我老婆的咪咪,简直是判若云泥。但是她的腿,是如此的修长,匀白,我觉得那些顶级模特的腿,也不过如此吧?但我被足球吸引了,视线又被拉到电视上。因为说好不能越界,我的心纯净得如春水一般。她也安静地躺在我身边。我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半夜醒来的时候,我蓦然惊觉身边有个人,才清醒自己是和秀睡在一起。秀显然是醒着的,或许一直也没有睡吧,因为我立即感到她的驿动了。我伸手过去,她便乖顺地把头枕进我的臂弯。我们紧紧地拥吻在一起。我的手略过她的胸,直接伸到她的下面,内裤外面隐隐有了湿意,当我把她内裤拔掉,用手伸进她的阴道的时候,她已经浑身颤栗,她慌不迭地寻找我的鸡巴。我的脑海里,哪里还有先前的约定,哪里还有那个哥们的身影。一个多月的单身,让我只想狠狠地发泄男性荷尔蒙囤积的欲望。我翻爬起身,把我的坚挺狠狠插入秀温热的秘洞。秀轻轻地哼着,婉转如吟一首小诗。而我却不讲章法,横竖撇捺,任意施为。也许是几分钟吧,我就临近爆发的边缘,我问秀,能射进去么?秀羞涩地说射吧,我安环了。在一声惬意的长吟里,我一泄如注。开灯,清理精液。我看到秀红红的脸,还有如玉一般柔滑的腿,我禁不住俯下身去,从她的小腿,细致地吻着,一直到大腿,然后舌头就轻轻舔舐她的阴唇,她的阴唇颜色比老婆的略浅淡些。秀舒服地哼着,一边示意我转过身来,我们成69的样子,我感到我的鸡巴进入了她的嘴里,她的舌头是如此的灵巧,紧紧地包裹着我的鸡巴,但又不致使我太过刺激,我们就这样默默地为对方口交着。第二次做爱结束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秀说,光哥,你好猛啊!看不出你这么斯文,做爱像不要命啊。我就说,秀,你知道么?我很久没这样做爱过了。几乎每次和老婆做爱,都如一个乞丐,在乞求施舍。哪里如你一样,水乳交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