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淫荡十三姨
淫荡十三姨
 
清末民初,广州宝芝林医馆。

大厅中熙熙攘攘的布满了来看医就诊的人,几个宝芝林的伙计也是来回奔波忙的不亦乐乎。

最近的广州也不知道怎么就兴起了一股瘟疫,虽然不是特别的严重,但受影响的人也不在少数。

由于人手不够,猪肉荣也放下了手中的生意,跑到宝芝林来帮忙,算起来也有三天了。

「十三姨去哪里了?还有几个病人要等着抓药呢。」

开药单的老先生李老本,一边埋头写单子一边问道。

「应该是去后面的药房准备药去了吧?也有小半个时辰了呢。」

一个小伙计说道。

李老本听后,也再没有说什么,转头向外面喊了一句「下一个……」又低回了头。

小伙计也没有再答腔,又里里外外的忙了起来,只是心里抱怨道「阿七去了哪里?现在这么忙,他就知道偷懒。」

宝芝林后院侧厢房的药房之中。

一个斜着头歪脖子的光头,正坐在一个小半个人高的大药箱之上,深灰色的粗布裤子已经脱了一半,耷拉在分开的腿上,半个屁股坐在微凉的木箱上,微闭这眼睛,表情享受的很。

还时不时的从鼻子里哼出舒服的声音。

在他的胯下,一个年约二十七八的少妇,正在埋头其中,起起伏伏的上下活动。

「你这个坏坯子,在这个时间也总忘不了这么点破事儿,过来这么久,就不怕别人起疑心?有人过来怎么办?」少妇吐出了嘴里巨大物件,用舌头舔了舔不小心弄到嘴唇上的黏液,抬头看了一眼男人,眼角中含着无尽的娇媚,又有点幽怨的说道。

「十三姨,你就放心吧,这几天病人这么多,外面的人手都不够用了,哪里还有人有闲工夫来这药房?再说了,师傅不是平时除了你,也不允许别人随便来这里吗?」男人满不在乎的说道,「快点,再帮我好好的吹一吹,十三姨,你的嘴上工夫还真是厉害。」

原来,这一男一女,不是鬼脚七和十三姨又是谁?!「你也知道外面忙不过来,还跑到这里来胡搞,我过来拿药也有小半个时辰了,结果药没拿成,倒是伺候了你这个坏东西这么久。」

十三姨左手握住鬼脚七的鸡巴,用力的撸了几下,右手却是在他的屁股上狠狠的掐了一把。

说完,就又用樱桃般的小嘴含住了形状奇特的那根东西,卖力的吸吮了起来。

「噢……对对对……再深一点……师娘你太厉害了……」鬼脚七忍不住的呻吟了起来,「谁叫师娘你这么迷人,我看到你,就忍不住有干你的冲动。」

十三姨白了鬼脚七一眼,「就你嘴甜了,你说说,这几天你趁你师傅不在,干了我多少次了?每次都把人家搞的腿软,走路都没了力气。

就是想干,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啊,外面都忙的不可开交了,你还有这等的心思。」

「哎,我也知道,但是有什么办法呢?再过两天,你不是要和师傅一起去那个什么美国的旧什么山的?这一去就是那么多天,我当然要趁这几天,好好的享受一下了。」

鬼脚七说道。

说完,就把手伸到了十三姨的衣服里面,肆意把玩着十三姨的一对饱满坚挺的大奶子,还时不时的用手捏一下红如草莓的奶头。

十三姨舒服的哼了一声,说道「就那么几天的时间都忍受不了么?你也性欲也太旺盛了吧?像你这样的话,早晚一天,也给你干死了。

再说,我也是体谅你的想法,这几天,只要你想干,我也不都从了你的意?你的要求我不也是尽量的满足你了吗?」「说起来这几天真的辛苦师娘了,等你回来,我一定加倍的补偿你。」

鬼脚七淫笑着说。

「哼,人家给你这样干都快受不了了,还怎么能承受你加倍?非要干死人家才算数的么?」十三姨假装生气道。

但声音却不知道什么原因,明显的颤抖了起来。

「十三姨的承受能力我又不是不知道。

想当初,你一个人对付赵天霸大平号的4 个舞狮师傅,还不是一样把他们杀的丢盔弃甲?」想到那时的激烈场面,鬼脚七的鸡巴不由的又硬了许多。

十三姨感受到了鬼脚七阳具的变化,心下一颤,回应道「当时若不是为了飞鸿,我也不会贸然的做出这样的决定,再说,当时不是也便宜了你这小子?」旧事重提,十三姨的小穴彷彿真的回到了那个时间,竟然不自觉的流了许多的淫水出来。

「我也只不过是拣了个漏子而已,并没有干的太爽,想起现在和以前,真的是不可同日而语了。」

鬼脚七感叹道。

「还叫拣了个漏子?虽然那时候,人家被四个人不知道奸淫了多少次,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但还是知道一些事情的,你今天老实告诉我,那天你总共操了人家几次?」「也只有两次而已啊,你嘴里射了一次,小骚穴了射了一次,最遗憾的就是,没有干到十三姨你的小菊穴。」

「哼,你想的倒美,你师傅都从来没有碰过我,你把人家干了两次不说,还想要操人家的屁股。」

十三姨道。

「大平号的那帮小子都能操,我怎么就不能?」鬼脚七并不服气。

「如果不是他们人太多,我怎么也不容他们碰我那里。

我是怕第二天走不了路,还怎么陪你师傅去参加狮王争霸」十三姨说道,「再说,后来,人家不也让你干过了吗?怎么还是这样唸唸不忘的?」鬼脚七却是再也没有答话,嘿嘿的傻笑了下,就又享受起来。

「阿七,不如今天,我就给你吹出来吧,等一下,又怕你把人家操的走不了路,况且,这个时间也不够给你好好操的了,等今天晚上,人家再好好的陪你玩一趟。」

十三姨用商量的口气说。

「也好,时间太久,别人也会起疑心,但是师傅今晚不回来么?」鬼脚七说道。

「飞鸿和阿宽陪李大人去了佛山的民团总练那边,今晚应该是回不来了,我们这次去这么久,他总是有很多事情要交代的,不然,他也不会在这么忙的时候出去了。」

说完,十三姨,把鬼脚七的两个蛋蛋含进了嘴里,用舌头不断的挑逗着。

「那也好,我就是担心,那个猪肉荣,今晚也不会放过你,那我怎么办?」鬼脚七担心道。

「哎,那个死肥猪也是净给我添乱,藉着宝芝林人手不够的理由,非是要过来帮忙,一住就是三天,忙是没帮多少,天天晚上可是把我弄的够戗。

也是一刻都消停不得。」

十三姨无奈道,「他那根肉棍,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从猪身上拿下来的,真让人受不了。」

鬼脚七听了这个话,心里当然是很不爽,心里想道,「好像只有那个肥猪才让你受不了,我你就受的了吗?看我今天晚上怎么收拾你!「嘴上却没有说出来。

「如果他今晚真的找你,你怎么办啊?」鬼脚七问道。

「要不……要不今晚,你们一起过来?」十三姨试探的说道。

「真是个贱妇,看看今晚怎么惩治你!」鬼脚七心里想道,嘴上却说,「好啊,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也只能如此了。」

交谈完毕,十三姨又埋头苦干起来,一张小嘴不断的开开合合,小舌头更是充分的挑逗着鬼脚七的大龟头。

嘴中的唾液,来不及咽下去的,都顺着鸡巴流到了阴囊上,再从阴囊滴到了药箱上。

不一会儿的时间,鬼脚七的屁股下面就湿了一大片。

「阿七,你今天怎么这么久啊?还没有要出来的感觉吗?」长时间的活塞运动,让十三姨的嘴酸麻无比。

「有一点感觉了,如果你着急的话,就帮我舔舔屁眼吧,这样会快一些。」

鬼脚七使劲的分了分两腿,上身向后仰了仰。

「你这人,就是喜欢这一口,屁股洗过了吗?」十三姨白了他一眼,腾出嘴来,两手把鬼脚七的屁股向前托了托。

「今早干完了你一次以后,有洗过澡了。」

鬼脚七说道。

十三姨扒开了鬼脚七的屁股,让屁眼露了出来,俯下头去,用舌尖在屁眼上扫了扫。

鬼脚七马上舒服的呻吟了起来,「喔,再深一点。」

屁眼中还是有淡淡的味道飘了出来,不过十三姨也并没有再多说什么,把舌尖一点一点的探到了屁眼里面。

一只手却又握住了巨大的鸡巴,来回套弄起来。

「是这样吗?再里一点吗?」十三姨一边试探着进入,一边问道。

「对对对,就是这样,再深一点,好舒服啊。」

鬼脚七仰着头,闭上了眼睛。

「你怎么这么喜欢人家给你舔屁眼,真的有那么舒服吗?阿荣也是,就是喜欢人家给他舔脚。」

十三姨说道。

「还不是一样的道理?别人操你屁眼的时候,你也不是舒服的大叫?我这一身的功夫都练在腿脚上,已经练的皮糙肉厚,没什么感觉了。」

鬼脚七说道。

「那当然不一样,操屁眼的那种充实的感觉,真的是畅快无比呢。

这怎么能同日而语?」十三姨的舌头不停的在屁眼和屁股周围打着圈,时不时的就用舌尖探进去抽插几下。

果然过了没有多久,就听到鬼脚七的呻吟更加大声了起来。

「快快,十三姨,含住我的鸡巴,我要射出来了。」

十三姨闻声赶紧的用嘴含住了鬼脚七的大龟头,更加快速的上下活动起来。

一只手握住鸡巴的中间,一只手的食指轻轻的爱抚着鬼脚七的肛门。

同时,嘴中口水扑哧扑哧的声音也越发的大了起来,鼻子还发出「恩恩」的声音。

就这样持续了没有多久,在十三姨觉得快要窒息的时候,鬼脚七却用手抱住了她的头,使劲的按到胯下,十三姨也明显的感觉到嘴里的鸡巴大了也硬了不少。

瞬间,那浓浓的精液就尽数的射到了她的口中。

滚烫的精液刺激的十三姨咳了起来,眼泪都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等到鬼脚七的鸡巴彻底的结束了痉挛,十三姨才把嘴拿开。

用手拢了拢因为剧烈活动而溢出到嘴角和脖子上的,口水和精液的混合液体,咕咚一声,全部都咽了下去。

「刚刚差一点就憋死人家了,说了多少次了,不要插的太深,」十三姨吞完了精液,咂了咂舌头,娇怒的说道。

「对不起了,刚刚真的是身不由己了,感觉太强烈了。」

鬼脚七憨憨的笑道,说完,就摸了摸自己的光头。

「好了,快收起你那个丑陋的大家伙,我要去拿药了。」

十三姨轻打了一下鬼脚七的鸡巴,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被他搞乱的衣服,收起了刚刚还裸露在外边的大奶子,转身走到了药架的旁边,开始认真的抓起药来。

鬼脚七意犹未尽的穿好了衣服,来到了十三姨的身边,一手抓住了她的挺翘的屁股,来回的揉捏着,说道「要不要我帮忙啊?」「不用了,你快点到前厅去吧,你在这里,只怕是越帮越忙了。」

十三姨娇媚的扭了扭屁股说道。

「那好,晚上别忘了给我个信儿啊。」

鬼脚七一边说着,一边往门外走去。

「哼,就忘不了这点事,放心吧,我会的。」

十三姨说着。

听到关门的声音,十三姨的心里莫名的开始发颤。

「自己怎么能这么淫荡,竟然主动的说要晚上伺候他们两个。

哎,今晚注定了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啊。」

想着想着,自己的小穴不禁的又流出水来,确实对这个即将到来的夜晚,充满了无限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