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解不开的难题
解不开的难题
  这时妈妈已经被插得浑身酥软,双手转而抱了了林易的脖子,仰着头,说不
出话来了。

  「噗嗤」、「噗嗤」……

  林易舔了舔了妈妈的脸,妈妈一阵哆嗦,他继续说着:「你夏天的时候最迷
人,还记得那次因为讲台上没有风扇,你于是站在我身边的风扇下讲课的情景吗?

  你那天少见的穿了件没过膝盖的裙子,我看了你一节课的腿,一直在幻想你
裙里的样子。真是没白想啊,没想到你的小穴还那么紧。」

  「噗呲」……手下的抽插并没有停着,妈妈娇喘着:「嗯……别说了,别说
了,嗯……求你了,放过我。」

  林易说:「我可是真没想到张老师你这么敏感呢,好好享受吧。」

  说罢,林易解开了妈妈牛仔裤上的扣子,连着保暖裤和内裤直接拉到了妈妈
的大腿上,妈妈白嫩的屁股和神秘的黑色森林瞬间暴露出来。

  凉意让妈妈有些清醒过来,连忙说,:「你要做什么。」

  林易伸着刚刚在妈妈小穴里抠挖的手指到妈妈面前,「张老师,你看多湿,
别不承认了。」

  被林易这样一说,妈妈屈辱地别开了头,说:「你也够了吧,快走吧。」

  「哪有?」林易从裤裆处把自己的大肉棒掏了出来,「你看!」

  那条大肉棒至少18公分从,而且很粗,妈妈看了不禁呼吸一窒,惊慌说:
「你要做什么,你疯了吗。」

  林易蹲下身去,继续脱妈妈的裤子,「放心,这里很安全,不会有人来的。」

  妈妈非常不配合,无奈身体已经没力气了,僵持了一会后,一条腿的裤子还
是被脱掉了。裤子就这样挂在妈妈右腿的膝盖下。

  「不是让你穿裙子下来吗,你看现在多麻烦。」

  妈妈的左腿被林易抬到了他的腰上,看动作应该是要开始操妈妈了。我全身
动不了,原来我的内心如此渴望着看到妈妈被人羞辱,让她不能再高高在上。我
不知道我这个决定令我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妈妈终于完全软了下来,眼泪也掉了下来,「林易,饶了我吧……」

  林易完全没理会妈妈的话,右手抱着妈妈的美腿,左手扶着大肉棒找到了已
经湿漉漉了的洞口,到了这一刻,意识到危机的妈妈,身体爆发了一股猛劲,开
始疯狂地推林易,打林易。林易差点没稳住,眼看要被推开了,林易猛地一个使
劲,对准了妈妈的小穴口插进了一个龟头。

  「啊……」妈妈叫了一声。

  「小点声。」林易说,「想被人看到你淫荡的样子吗?」

  「你个混蛋!王八蛋!」妈妈双手疯狂地推林易的胸,想把林易推出去。

  林易一个挺腰,大肉棒又进去了一截。「嗯……」妈妈推得力量马上就软了
下来。

  「张老师,你好紧啊。」林易的大肉棒往后退了一点点,下体的刺激变小,
妈妈正要继续骂的时候,林易又往里插得更深了一点。

  「啊……痛……」妈妈的话硬生生被堵了回去,变成了娇吟。

  林易还是先退一点,再进一点,就这样来回抽插着妈妈。

  「嗯……嗯……痛」看来林易的肉棒是真的太大了,妈妈的面部都因疼痛而
有些扭曲。

  忽然,「啊!」妈妈猛地叫了一声。

  「终于插到底了,张老师,你太紧了,真的是生了孩子的人吗?」林易的脸
上非常舒爽。

  「我要开始操你了,张老师。你的小穴像处女一样啊。」

  林易抬着妈妈腿的手,又往上抬了抬,然后腰部开始有节奏地做活塞运动。

  妈妈靠着墙,头仰着,发丝已经凌乱,一手捂着嘴,一手握着林易在她腰上
乱摸的手,嘴里不停溢出「嗯……」、「轻点……嗯……」地呻吟声。

  林易继续有节奏地操干着妈妈的小穴,时而会将大肉棒退到仅剩一个龟头在
小穴里,然后快速地尽根插入到花心。「啊!」妈妈会以娇吟来回应他用力的操
干。

  林易说:「张老师,舒服吗?」

  「嗯……嗯……」妈妈呻吟着但不肯回答。

  林易又用力地干了妈妈几下,干得妈妈花枝乱颤,「张老师,你老公一定很
少弄你吧,他的鸡巴有我的大吗?」

  妈妈就是不肯说话,但没有再喊痛,是适应了他的大肉棒吗?

  这让林易有点不爽,他又干了几下,干得妈妈「嗯……啊……」叫了两声。

  或许是林易手有点累了,林易抽出了插在妈妈小穴里的大肉棒,并把妈妈的
美腿放了下来。

  妈妈失神地看着林易,林易说:「我有点累了,换个姿势。」

  还没等妈妈明白,林易扶着妈妈让她转身,原来他想从后面操妈妈。

  妈妈等面对了墙壁,林易在把自己的臀往外拉时,才反应过来,「不要,不
要……」妈妈说着就强行转了身过来,推了林易一下,然后就要穿自己的裤子,
林易一把揽住了妈妈的腰,强迫妈妈转回面向墙壁,然后「啪」地一声,大掌拍
在了妈妈的屁股上。

  「啊!」妈妈哪有受过这样的屈辱,居然被一个学生打了屁股,眼泪止不住
的流,「混蛋……」

  「让张老师你不听话。」林易扬起巴掌又狠狠地打了下去,「啪」地一声,
妈妈一吃痛,林易猛地握住妈妈的腰,往后一拉,妈妈终于翘高了臀部,妈妈马
上想收回来。

  林易更快,大肉棒有了泛滥的淫水润滑,毫不费力地就插进了妈妈的小穴。

  「嗯……」妈妈被顶得双手扶住了墙。

  林易扶着妈妈的腰,开始前后操干。「啊……啊……」妈妈叫了起来。

  「还是要我插进去,张老师你才老实。」

  看着妈妈扶着墙,翘起诱人至极的曲线,默默地挨操,林易爽到了极点,一
手从背后伸进了妈妈的保暖内衣,推开了妈妈的胸罩,直接摸上了妈妈引以为傲
的乳房。

  「张老师,你不知道,以前你手撑在讲台上课的时候,我幻想了多少次像现
在这样从后面,一边干你,一边摸着你的胸。」

  「啊,我好爽,张老师,你舒服吗?」林易加快了操干的节奏,似乎也插得
更深了。

  楼梯里响起了「啪啪啪啪啪……」的声音。

  这样快的抽插也让妈妈再难自已,「嗯……啊……不要插那么……嗯……深
……啊……」妈妈娇喘着,「停……啊……啊……」

  「看你爽的,上次操你的时候,你都没现在那么浪,说,你舒不舒服……」

  林易故意停了下来。

  妈妈的两个敏感点被攻击着,被操得脸上一片潮红。妈妈娇喘着,胸口剧烈
起伏,让林易摸着她乳房的手爽爆了。但妈妈就是不回答他的话,反而说:「你
自己说的,这是最后一次。」

  林易听了又开始猛烈地操妈妈,「啊!啊!」妈妈叫了两声赶紧捂住了自己
的嘴,还是有「嗯……嗯……」地呻吟跑了出来。

  「都最后一次了,你倒是告诉我你舒不舒服呢。」

  「啪啪啪啪啪……」林易继续卖力地操干着。

  「嗯……不……舒服,一点……都不……啊……嗯……」妈妈艰难地挤出了
这几个字。

  「真的吗?」林易一手捏住了妈妈的阴蒂,一边更快地操着妈妈,「让你不
诚实,说谎话。」

  也许是刺激太过猛烈。「啪啪」声中,妈妈叫得明显更大声了,随着妈妈的
一声长长的呻吟「啊……」妈妈的下体喷射出大量的阴精,林易的大肉棒停在妈
妈的小穴里不动,征服感爆棚,「还说不舒服,都被我操高潮了。」

  喷射完后,妈妈整个人都软了下去,根本站不住了。林易顺势把妈妈放倒在
地上仰躺着,把妈妈的腿往两边分开。然后跪到了妈妈的两腿中间,让妈妈合不
拢腿,扶着大肉棒要继续插进去。

  妈妈从高潮中回过神来,声音苏得不得了,「最后一次了,你要说话算数。」

  林易直接插到了底,上身压到了妈妈身上,一边操着妈妈,一边就去亲妈妈
的嘴。

  妈妈「啊」「啊」的叫着,轻易地被林易伸进了舌头进来。林易轻轻地操着
妈妈,将精力全部集中到吻妈妈这来。

  林易的舌头在妈妈嘴内翻江倒海,还把妈妈的舌头勾了出来。

  妈妈双眼迷离,林易又问:「最后一次了,张老师你就实话实说吧,你到底
爽不爽。」

  说着,下体又快速操干起来。

  「不舒服……」妈妈艰难地说。

  「那你告诉我,我跟你的老公,谁的鸡巴大?」

  妈妈呻吟着,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你不说那我就反悔了,下次还要日你,日到你肯说为止。」林易示威式的
狠狠给妈妈来了一下狠的。

  「嗯……」妈妈呻吟了一声,最后像蚊子一样说了句:「你的。」

  林易受到了巨大的鼓舞,「我就说嘛。」然后开始了最后的冲刺。

  「嗯……」妈妈双手环住了林易的脖子「啊……最后一次……最后一次…
…」

  林易双手撑在妈妈的两侧,下体开始疯狂的抽插。

  「嗯……嗯……啊……」妈妈娇喘着。

  「啊……」林易一声舒爽的呻吟,应该是射了。

  射完后,林易趴在了妈妈的身上。剧烈的运动也让他精疲力尽。

  两个人就这样一个躺着,一个趴着,连肉棒还插在妈妈的体内没出来。

  「忘了,我射到你里面去了。」林易说。

  妈妈说:「快给我滚下去。」妈妈猛地把林易推开了。「波」地一声,肉棒
也从妈妈小穴里退了出来。

  妈妈的脸上潮红还没褪去,但相比之前被干得迷离的表情,现在又回到了以
往的声色俱厉,眼神像要杀死林易一样。妈妈坐了起来,插了插眼角的泪痕,
「我会报警的,你等着坐牢吧。」

  说完就开始穿裤子,我马上悄悄的也往上走。

  「张老师,别那么绝情嘛。」下面还传来林易说话的声音。

林易还在不停地请求妈妈原谅,但妈妈却一直沉默,直到响起了上楼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