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古墓腥传
古墓腥传
 襄阳城召开的武林大会正在如火如荼的举办着,一人多高的擂台上,天下各路英雄豪杰们都各使平生绝学,一对一对的激烈战斗着。

  「不要……这样、这样真的能找到过儿吗?」面带潮红的小龙女仅仅披着一张近乎透明的薄纱,被胡镖头带着,在巨大的擂台底下一人多高的过道里小心翼翼穿行。

  「少废话,别不知好歹,老子花了三两银子才买通看守,让我们带着你到这擂台退场过道里来的。」胡镖头冷笑着说道:「你要找你那什么杨过,年纪轻轻,就算参加什么武林大会,必然几招之内就要落败,咱们就在这等,到那时你不就能见到他了吗?」小龙女虽然身上披着胡镖头不知道从哪弄来的素色薄纱,但是擂台底下的通道里闷热潮湿,被她的淋漓香汗濡湿,那薄纱很快就变得紧紧贴在小龙女身上,更将小龙女那全裸的性感玉体曼妙的曲线尽显无遗,透过薄纱,小龙女那丰满玉乳上的两点粉红樱桃,以及两腿间那内陷的馒头穴都被清晰的展露出来。被迫穿成这样行走在大庭广众之下,小龙女一想到等会落败的群雄经过这里退场,都能看到自己这般有着故意暴露倾向的淫荡模样,更甚者等会自己穿成这样,万一被杨过看到……想到这里小龙女羞得面红耳赤,情不自禁的双臂掩住自己的酥胸和两腿之间,害羞的蜷住身子说道:「可是为什么非要在这里穿成这个样子……」「怕什么,反正你的毒还没有解完,趁着没人来,你给我把屁股撅好了,老子要狠狠的收拾收拾你这骚货!」胡镖头哈哈大笑着,伸手一推,便不由分说将小龙女按在一摞堆放的箱子上,让小龙女面朝下双手撑着箱子,被一层几乎全透明的薄纱遮掩的雪白美臀对着身后的几个镖师高高翘起,这个姿势恰好让小龙女的脸对着擂台上失败者退场的通道入口,从那边看过来,就恰好一眼便能看见小龙女那眉目含春的绝美脸颊,以及双肩那近乎透明的薄纱,一想到自己这般淫荡的姿势很快就要暴露无疑,小龙女情不自禁的想要低头将脸藏进臂弯里去。

  「给我抬头,让过往的群雄好好看看你那淫荡的模样啊!」胡镖头站在小龙女的身后,伸手猛地掀起小盖住小龙女屁股的薄纱,粗大的肉棒从双腿岔开站立的小龙女雪白的修长双腿间一贯而入,狠狠的顶在了小龙女的骚穴深处,粗大的肉棒在小龙女的骚穴里飞快的抽插起来,每一下肉棒楞沟的拔出,都将小龙女被撑大的阴唇捅得外翻出来,这几天镖师们已经换了各种姿势来轮奸小龙女,但是如此这般在大庭广众之下站着后入,随时都会被不相干的人认出的姿势,还是让小龙女全身情不自禁的颤抖起来,肉棒每一次重重的顶在小龙女的阴道最深处敏感的软肉上时,小龙女全身就忍不住的哆嗦一下。也许是这样的姿势对于害羞的小龙女来说太过于刺激,很快的小龙女的骚穴里就开始泛出淫水来。胡镖头见小龙女反应如此激烈,忍不住哈哈大笑着伸手揪住小龙女的秀发,迫使将脸埋在臂弯里的她抬起头来,让她因为强烈的刺激而羞红的脸颊高高昂起,因为兴奋而迷离的眼睛看着退场的入口处。

  此时擂台上已经酣战已久,不时可以听到上面擂台上激烈的搏斗声以及围观者们的叫好声,不一会就传来几声重重倒地的声音,看来已经有一些参赛者落败了。

  「妈的,这帮汉狗,就知道使阴招!」第一个走进退场通道的是个身材壮硕的蒙古大汉,他手里拎着被切断只剩根梢的皮鞭,一边揉着被打肿的脸骂骂咧咧的退场下来。正巧此时小龙女正站着被身后的胡镖头粗大的肉棒操得两腿发软,全身软软的趴在箱子上激烈的颤个不住,小龙女还勉强剩着一点残余的意识,她听到通道上有人说话的声音,忍不住想要捂住嘴,不让自己发出那销魂的轻声呻吟。

  见小龙女那拼命压抑的表情,胡镖头闷哼一声,肉棒抽插的速度又加快了几分,只见小龙女的骚穴被插得疯狂外翻开来,随着抽插的速度加快,她的淫水也开始不要钱似的拼命流淌着,胡镖头粗大的肉棒在小龙女仅能勉强容下他肉棒前半段的骚穴里粗野的抽插着,小龙女双手捂住自己的嘴,两眼翻白得快要爽到晕过去。

  「唔——」小龙女被自己紧紧的捂住的嘴里终于还是因为骚穴被大力抽插而带来的强烈刺激而忍不住发出一声短促的压抑呻吟声来,这声音让本来骂骂咧咧都快要走过去的蒙古壮汉闻声回过头来,那蒙古壮汉一回头,正看见双手捂嘴满面潮红的小龙女那妩媚动人的表情,那蒙古壮汉愣了一下,随即淫笑起来:「妈的,这骚货,跑到这来发骚……老子正好拿你泄泄火!」蒙古壮汉大步走过来,突然看到藏在小龙女身后、正埋着头让肉棒在小龙女的骚穴里飞快抽插的胡镖头,也是愣了一下,又回头看了看被操得面色潮红羞得将脸埋进臂弯里的小龙女随着身后男人抽插而兴奋的扭动着腰的模样,随即笑嘻嘻的问道:「这位兄弟,这个——」胡镖头笑嘻嘻的伸手啪的猛抽了正将脸埋在臂弯里的小龙女高高撅起的屁股一下,只听一声脆响,小龙女情不自禁的昂起头娇喘了一声,敏感的身子忍不住的扭了起来,胡镖头随即笑嘻嘻的说道:「这是我养的美骚货性奴母狗,最喜欢同时被七八根大肉棒操,最近这骚婊子不听话,我带她来这,就是为了让各位豪杰用大鸡巴狠狠的教训教训这个骚货母狗!」「嘿嘿,既然这样,就让老子狠狠的操服她!妈的,这中原地区的骚货长得还真不错,比蒙古那边的女人漂亮多了!」蒙古壮汉说着,一边就急不可耐的脱了裤子,露出自己粗大的大肉棒来,那蒙古壮汉身高近两米,魁梧壮硕,连这肉棒尺寸都堪比胡镖头的大小,只见他雄赳赳的岔开腿半蹲在小龙女面前,两腿间耸立起来的大肉棒就硬挺挺的顶在小龙女的脸上,蒙古壮汉啪的一拍自己的腿,对着小龙女大笑着说道:「骚母狗,既然你这么想要,趁着这位兄弟操你骚穴的时候,还不快先给老子舔舔鸡巴!」「唔——」小龙女见自己堂堂古墓派掌门,竟被人当做妓女呼来喝去,迫使她去做这般淫荡的事,又见那蒙古人散发着羊膻味的粗大肉棒就颤巍巍的快要抵到自己脸上,忍不住羞得面红耳赤,扭过脸去想要躲开。

  那蒙古大汉输了擂台,正憋着一肚子没好气,见小龙女竟敢躲开自己,忍不住破口大骂道:「骚婊子,就知道伺候这群汉狗,你当老子没钱吗?大爷可是蒙古的千户勇士,给老子舔的舒服了,赏钱大大的!」恨恨的伸出粗壮的大手,按住小龙女的臻首用力的强迫她转过脸来,蒙古大汉一手按定小龙女的头,挺着足有七寸长短的大肉棒,像鞭子一样甩着肉棒啪啪啪啪的在小龙女白皙的脸颊上左右开弓,硕大的龟头在小龙女的脸和嘴唇上蹭来蹭去,马眼里渗出的淫液蹭得小龙女满脸都是。

  「唔——我不是……」小龙女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那蒙古大汉不由分说,强行按着小龙女的头,挺着肉棒对着小龙女刚刚张开的小嘴,用力猛地一捅,粗大的龟头便从小龙女的嘴唇间硬生生的挤了进去,充满男性气味的龟头紧紧的抵着小龙女的唇腔内壁在她的嘴里大力抽插,每一次都插到小龙女的喉咙的最极限位置,尽管小龙女已经在镖师们的多日调教下,对深喉已经不是那么抵触,但此时蒙古大汉尺寸惊人的肉棒依然有大半截露在外面,小龙女的咽喉被肉棒撑得高高隆起,每一次肉棒的抽插都让她的嘴角口水直流,她翻着白眼,鼻子里发出艰难的喘息。

  就在小龙女雪白的肉体被一前一后两根尺寸同样惊人的大肉棒夹击,被插得直翻白眼的时候,擂台上更多的胜负已分,这时几个全真派的道士和两个崆峒派的弟子,以及几个江湖上的豪杰显然也已经落败,鼻青脸肿的走进了退场通道里来。

  此时的小龙女被两根大肉棒操得闷哼不断,哪里还顾得上像刚才那般躲躲闪闪,这几个落败者一走进来,便看到一具白皙的美女玉体正被两个壮汉夹击的香艳情景,小龙女身上的香汗早已濡湿了她身上的薄纱,此时已经近乎完全透明的薄纱紧紧贴在小龙女身上,这种欲遮还露的淫荡装束,不由得让这几个走进来的武林侠客们看得目瞪口呆,小龙女俯身而随着身后胡镖头的大力抽插而晃荡起来的雪白美乳,更是让这些武林侠客们看得口干舌燥,忍不住围了过来。

  「妈的,竟然还有如此淫荡下贱的女人,竟然光天化日做出这般淫荡行径!」一个全真教的道士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大声的骂道,一边骂着,一边却也忍不住脱了裤子,凑过去加入了混战的阵营。他挺着肉棒,站在小龙女的身侧,这道士挺着肉棒,对着小龙女那兴奋的晃荡着的美乳便胡乱冲顶起来。另一边与他同来的几个道士,也忍不住脱了裤子,将尺寸各异的肉棒在小龙女的臂弯和腋下胡乱插着,小龙女的脸颊和秀发也成了两个崆峒派的侠客用肉棒玩弄的地方。

  「哎,各位老兄,麻烦换个姿势吧,这样的姿势你们操的爽,可是浪费了这个骚婊子身体上那么多肉穴,也让兄弟们有机会爽一爽吧!」几个江湖上的豪杰自然也没有那么多门派顾虑,一个壮汉看着胡镖头和蒙古大汉一人霸占着小龙女的前后位置卖力的抽插,肉棒啪啪的撞击着小龙女的骚穴和小嘴,两人爽得欢喜大叫的模样,忍不住出言催促道:「只是插骚穴和嘴的话,这美艳骚货的屁眼、奶子和双手可是都浪费了啊!」「既然各位兄弟看得起我带来的骚母狗,那咱们就换个姿势,让各位老兄也能一起爽爽!」胡镖头哈哈大笑的对围在旁边挤不上来的壮汉们说道:「哪位壮士想操这骚母狗的屁眼啊!」一个全真教的道士急不可耐的仰面躺了下来,胡镖头哈哈大笑着将深深的捅在小龙女的身子里的肉棒猛地拔出,小龙女嘴角沾满了口水,两腿软得几乎站立不住,胡镖头搂住她的腰,帮她转过身来,那个躺在地上的全真道士立刻伸手抓住小龙女的两瓣美臀,将她的臀缝掰开,让她柔嫩的屁眼清晰的暴露出来,胡镖头用力向下一压,小龙女便一下瘫坐在了全真教道士的肉棒上,顶在小龙女的屁眼上的大肉棒立刻捅开了那一圈薄膜,将小龙女的屁眼大大撑开,青筋暴起的肉棒顿时深深的捅进了小龙女的屁眼里,爽得那个全真道士欢喜的大叫道:「妈的,骚婊子的屁眼真会夹,差点把老子的肉棒整根吸进去!」屁股里突然被捅进一根粗大的肉棒,而且又是被和古墓派一向不和的全真教道士插入,虽然一时间对方尚未认出小龙女古墓派掌门的身份,但这种顺奸的极端羞耻背德感甚至比被不认识的人强奸更加强烈,这让小龙女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一声压抑的闷哼,但又全身瘫软得厉害,只能坐在地上,任凭全真道士的大肉棒在自己的屁股里大力的抽插起来。

  「哦——这骚婊子,原来这么喜欢被群奸啊!」此时小龙女向后仰着头,用自己的脸撑着蒙古大汉的大肉棒在自己的嘴里抽插,正挺着大肉棒狠狠的插在小龙女喉咙里的蒙古大汉猛地感觉到小龙女吮吸的速率开始加快,忍不住伸手捏着小龙女的鼻子坏笑道:「被人一插屁眼,就爽得吸吮得更卖力了呢!」「那她的骚穴就由我来继续了!」胡镖头哈哈大笑着又将肉棒捅进了小龙女已经淫水泛滥的骚穴里,小龙女呜咽一声,又一次沉浸在众多壮汉群奸的热潮之中。

  一旁的壮汉们也纷纷围着小龙女仰面朝上的身体开始了亵玩,其中两人抓住了小龙女的双手让她帮着套弄肉棒,一个壮汉索性坐在了小龙女的肚子上,双手抓住小龙女的美乳,挤出来一道深邃的乳沟,通红的肉棒夹在小龙女白皙冰凉的乳肉里大力抽插的鲜明对比,别提有多淫亵了。

  「其实我养的这条母狗没别的好,就是先前练过武,轻易不容易被玩坏!」胡镖头哈哈大笑着说道:「别看她看起来柔弱,其实骚穴里现在能一次插两根肉棒了呢!等到时候再开发开发,前后各插两根都不是问题!」「嘿,骚穴里插两根不难,关键是你这开发并不彻底啊!」一个崆峒派的弟子一边抓着小龙女的手给自己套弄肉棒,一边笑嘻嘻的说道:「真正调教的好的骚婊子,应该开发的更彻底才行,像什么乳孔啊、尿道啊,甚至是肚脐都能玩出花样来才行啊!」「我操,你们汉人真变态,那些地方该怎么玩!」正插着小龙女的嘴的蒙古大汉闻言忍不住惊讶的说道:「尿道、乳孔那么小,怎么插?」「嘿,尿道和乳孔最敏感了,真的被调教好以后,只要稍微被玩弄一两下就能让这骚母狗爽上天!」这个崆峒派弟子笑嘻嘻的伸手剥开小龙女正被胡镖头的大肉棒插得外翻开的阴唇,只见小龙女那阴道口粉红耻肉上方,那正随着阴道被大肉棒抽插而不断微颤的尿道清晰的暴露在众人面前。

  由于被崆峒派弟子的手指剥开,小龙女暴露在空气里的尿道口被冷风一激,顿时情不自禁的一阵收缩,敏感而羞耻的部位被这样暴露在众多男人眼前,即使是正艰难的含着肉棒的小龙女也不由自主的用鼻子发出一声娇哼,害羞的伸手想去遮挡自己被翻开的阴唇,无奈双手被牢牢捉住,此时的小龙女只能拼命的夹紧双腿,想要逃过连尿道都要被男人亵玩的极端耻辱,但是众多兴奋的男人围着她,又怎么可能让她得逞。

  「蒙古老兄,你那根在擂台上被那个姓杨的小子砍断的鞭子借我一用!」崆峒派弟子笑嘻嘻的接过只剩鞭梢的鞭子,崆峒派弟子一边用手指粗细的鞭梢沿着小龙女那粉红的耻丘轻轻研磨挑拨,让粗糙的鞭梢来回刮过小龙女的尿道口。

  尿道口这处敏感的耻肉就连小龙女自己都没碰过,此时却被羊皮硝制的粗糙鞭梢顶在极度敏感的尿道口顶端用力刮弄,鞭梢上凹凸不平的表面不断的刺激着小龙女粉嫩的耻丘,每一次刮过尿道内软肉的异样刺激感都让小龙女的阴道口一阵不由自主的轻颤,加上被以这般羞耻的姿势暴露在所有男人的目光里,那崆峒派弟子只是轻轻撩拨了几下,本就已经被轮奸得全身酥麻的小龙女更是娇躯紧绷,光滑的小腹痉挛着,全身抑制不住的狂颤起来,只见小龙女翻着白眼,嘴里发出一连串的媚叫声,兴奋的颤抖着从尿道里喷射出一股骚黄的尿液,喷了正狂插小龙女骚穴的胡镖头一腿都是。

  众人见被轮奸的小龙女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一根鞭子玩弄尿道到当场喷尿,都纷纷大笑起来,小龙女紧紧的闭着眼,脸上因为极度的羞耻而一片潮红,鼻子里发出害羞的娇哼声,正被好几根肉棒狂插的小龙女的身体也随之兴奋的痉挛起来。

  「妈的,骚婊子,淋了我一腿尿,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胡镖头嘴上骂着,脸上却露出兴奋的淫笑,他对那个还在用鞭梢撩着小龙女尿道的崆峒派弟子说道:

  「这骚婊子母狗就是欠操,这处肉洞的第一次,就交给你来破了吧!」「那感情好!」那个崆峒派弟子闻言急忙丢掉鞭子,挤到胡镖头和那个正骑在小龙女的肚子上用小龙女的乳沟打奶炮的壮汉中间,扶着自己已经兴奋到快要爆炸的大肉棒抵在小龙女被鞭梢玩弄得刚刚喷过尿的尿道口,挺着腰开始让硕大的龟头向尿道里一点点挤入。

  小龙女武功再高,尿道也是极度敏感脆弱的,那狭窄的尿道口仅仅是因为喷尿而稍作滋润,此时却被崆峒派弟子粗大的龟头硬生生的向里捅入,硕大的龟头将小龙女那敏感的尿道口挤得向外翻开,粉嫩的耻肉紧紧的夹裹住龟头的楞沟,尿道被极度扩张而带来的强烈疼痛混着身体被开发的刺激和淫堕感,让小龙女的身子忍不住一阵又一阵的颤抖着,尿道的耻肉被不断的扩张撕裂着,混着裂开的血口,那崆峒派弟子的大肉棒一点点的向小龙女的尿道里塞入,把小龙女的尿道当做又一处肉穴而开始缓缓的抽插起来。

  小龙女那娇嫩的尿道,先前仅能勉强容纳小指粗细的鞭梢抵在尿道口揉动,此时却被崆峒派弟子那根粗大的肉棒向里硬捅,鸡蛋大小的龟头几乎将小龙女尿道口那一圈软肉硬生生的撑大到了极限,耻丘上那圈蜷曲的褶皱软肉被撑大到近乎透明,紧紧的裹住龟头的外沿,而随着肉棒粗暴的捅入,娇嫩的粉红肉壁也被撕裂出无数鲜红的血口,这般撕裂血肉的痛感不断的刺激着小龙女的神经,让她本能的挣扎着,但是其他男人见小龙女尿道被捅露出的痛苦表情,更加刺激了他们的性欲,他们死死的按住小龙女,同时肉棒也没闲的在小龙女的身子里抽插着,力道之大,竟顶的小龙女不住的拱起身子,想叫出声却被肉棒狠狠的捅在嘴里,只能不断闷哼着承受着这样变态而刺激的尿道奸淫。

  小龙女尿道被男人粗暴的插入,剧烈的疼痛不断的刺激着她的意识,但是苦于骚穴、屁眼和嘴里都被肉棒塞得满满当当,这种撕裂的痛苦混着充实快感的复杂感受如同水火交织,交替着冲击着小龙女的头脑,不断刺激摧残着小龙女最后的清醒意识,一时间小龙女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欢快还是痛苦,她的眼前耸动着到处都是男人的肉棒,小龙女呻吟着,头脑里最后的一点清醒意识也逐渐崩溃,一点点沉浸在这种痛与爽交织的狂奸之中。

  那个崆峒派弟子双手死死的按住小龙女本能的扭动的纤腰,用力向里使劲一捅,小龙女那狭窄的尿道口立刻被捅得大大张开,崆峒派弟子的龟头立刻整个没入了小龙女的尿道之中,粗大的肉棒随着龟头也一点点的向尿道里捅入,敏感的尿道被捅入,已经被操到神志不清的小龙女全身立刻一阵哆嗦,鼻子里发出一连串高亢的闷哼声。

  「哦!骚婊子……尿道也这么有感觉!」崆峒派弟子费了极大力气,终于将肉棒插进了小龙女第一次被开发的尿道里,他这才发现小龙女的美妙肉体简直就是上天赐予人间最好的肉便器,即使是从未开发过的尿道都能被扩张到极限,像骚穴的软肉一般紧紧的包裹住插入的肉棒,虽然尿道口因为粗暴的插入而被撕开血口,但是却不会反过来带给肉棒过于强烈的勒制感,崆峒派弟子感受着自己的肉棒被小龙女的尿道口温柔的包裹带来的强烈快感,不同于骚穴,小龙女的尿道显然更加湿润,被小龙女晶莹的液体一润,崆峒派弟子的肉棒能毫无阻涩的开始抽插起来。

  此时上面的擂台显然陷入了混战的局面之中,不一会就又有七八个壮汉落败下场,这些人自然一见到被无数肉棒群奸到失去意识的小龙女那裹着已经湿透而彻底粘在身上的纱衣下那白皙美艳的肉体,立刻也性欲勃发的投入了群奸小龙女的混战之中,此时的小龙女身上同时被十多根肉棒玩弄,尤其是从小龙女打开的两腿方向看过去,小龙女的骚穴、屁眼和尿道各自被一根大肉棒狠狠的捅着,这三处肉穴几乎都被撑大到了极限,外翻开的粉红耻肉随着肉棒的抽插而不断的兴奋痉挛,不断喷出的淫水淋漓落下,带给众人极强的视觉体验。而用她的美乳打奶炮的壮汉已经不知道换了第几波,小龙女的美乳和脖子上积起了一大滩精液,除了少部分溢流回了小龙女的深邃乳沟中之外,大部分都混着从小龙女脸上流下来的精液一起滴落到地上。

  先前的那个蒙古大汉已经喘着粗气将一大股精液一滴不剩的全部喷进小龙女的胃里,此时的他挺着还沾满小龙女口水的疲软肉棒,正抓起小龙女的秀发来擦拭,看着小龙女被自己的精液射了满满一肚子,嘴角还沾着自己精液的淫荡模样,忍不住哈哈大笑道:「中原的骚货就是有味道,操起来格外的爽!」「蒙古老兄要来试试这骚婊子的骚穴吗?不管被多少人插过,都还是那么紧致,这才是极品骚穴啊,你们蒙古的女人肯定没这么极品的!」同样满足的将精液喷进小龙女的子宫深处,射得小龙女全身一阵痉挛的胡镖头哈哈大笑着拔出肉棒,在小龙女的小腹上胡乱擦了几把,对蒙古大汉笑嘻嘻的说道,此时众人再也没有门派、民族、国家的区分,大家交换着轮奸着小龙女的身体不同位置,这幅群奸小龙女的美妙情景简直其乐融融。

  蒙古大汉走过来,双手揪住小龙女的双腿,壮实的腰肢打桩一样猛地冲击着小龙女还在向外溢出精液的骚穴,立刻又爽得大呼小叫起来,此时接连被两根大肉棒狂插子宫颈的小龙女骚穴不住的痉挛着,这份颤动也带给正在插小龙女尿道和屁眼的男人们极强的刺激感,小龙女不断蠕动的骚穴软肉就好像小嘴一样,主动的吮吸着男人们的肉棒,刺激着他们也纷纷昂起头汹涌的喷射出精液,尤其是那个崆峒派弟子,更是颤抖着将精液深深的喷射进了小龙女的尿道里,看着小龙女被自己的精液烫着尿道而兴奋的扭着身子,崆峒派弟子哈哈大笑着用手指猛捅着小龙女的尿道,直到小龙女的耻丘兴奋的颤抖着,一股混着精液的尿液再次喷发出来才停下,后来的几个人立刻争夺起小龙女这空闲下来的尿道肉穴,几乎要打起来,最后还是在胡镖头的要求下,几个人按照肉棒长短顺序,轮流来插小龙女的尿道。

  此时抢了小龙女小嘴的是一名全真教的弟子,见到小龙女那美艳的肉体在男人们肉棒的抽插下不断痉挛的性感模样,此时的他哪里还顾得上什么清规戒律,也不顾小龙女的嘴里沾满了别的男人留下的精液,他挺着肉棒,对准小龙女张开的嘴就要捅入,然而就在他将要插入的一瞬间,小龙女微微睁开眼,看了一眼他,立刻发出一声压抑的惊呼,这声惊呼也让他愣了一下,这才看清小龙女的模样,他的脑海里立刻闪过传说中那个古墓派美女掌门的清冷模样,这样突然的对比落差,也让他一时间愣在当场,他转头看着正用小龙女的腋窝夹住肉棒抽插的师兄弟正要开口讲话:「这、这个女人……好像是……」小龙女此时被操得神志不清,但是还是被自己所熟悉的全真派道士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样子吓了一跳,她立刻意识到这群全真道士似乎已经认出来了她,一想到自己的真实身份就要公开在所有人面前,自己这个古墓派掌门竟然躺在擂台下面的地上,让一群战败的各门派武林人士肆意轮奸,甚至就连屁眼和尿道都被人狂插得淫液横流,这样的消息要是传出去,自己的最后一点遮羞布就要彻底的消失不见了,一想到这里,别样的淫堕刺激让小龙女立刻羞红了脸,全身抑制不住的一阵兴奋的痉挛。

  眼看着这个全真道士就要说出来,情急之下小龙女急忙张开嘴,猛地抬起头含住了他的肉棒,用嘴卖力的吮吸起来,还不时用舌尖快速的舔过肉棒的楞沟和敏感的马眼,在这般强烈的刺激下,那个正要开口说出小龙女身份的全真弟子立刻爽得眯起眼睛,按住小龙女的头,全身爽得不住的颤抖,几乎说不出话来,哪里还能再说出小龙女的名字来?小龙女一边主动的舔着肉棒,心里一边胡乱的想道,我也是被逼无奈,要是让他说出来我古墓派掌门的身份,日后古墓派还怎么在武林立足?

  就在小龙女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外面的擂台上传来一片叫好声,其时大半落败者已经都聚集于擂台下方的过道上群奸着小龙女,擂台上此时也只剩下寥寥数人还在奋力拼斗,小龙女最后的意识就停留在又有几个壮汉落败下场的时候,这群壮汉骂骂咧咧的说道:「哼,那姓杨的小子使诈,不然我们也不会落败。」小龙女也不知道他们所说姓杨的小子究竟是不是杨过,此时小龙女的心里一阵混乱,一边又希望着那姓杨的人快点落败,想看看他究竟是否是自己要找的杨过,另一方面,却又隐隐的希望着那姓杨的人一直胜利下去,以免他下来看到自己正在被一群落败者奸得淫水喷涌,雪白的肉体因为被不知名的众人群奸着而兴奋痉挛的骚浪淫态。

  正在这时,那蒙古大汉终于昂着头喘着粗气将第二股精液喷进了小龙女的子宫深处,被滚烫的热流一激,小龙女舒爽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她最后一点清醒的意识都开始模糊起来,当蒙古大汉的粗大肉棒从小龙女的骚穴里拔出来,小龙女只感觉下体一阵无尽的空虚,只渴望着更多的肉棒捅进来,狠狠的塞满自己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她双眼迷离着,嘴里发出渴望的呻吟声来。

  此时将肉棒夹在小龙女的雪白双乳间抽插的壮汉大叫一声,汹涌的精液从小龙女的乳沟里那根黧黑的肉棒顶端喷射而出,白浊的滚热液体喷在小龙女的下巴上,又激荡回来,沿着小龙女深邃的乳沟一直向里溢流进去。这时几个新来的壮汉看着全身上下积满不同男人精液的小龙女那雪白玉体湿漉漉的模样,忍不住嫌弃的骂道:「妈的,这骚婊子都被操成这样了,真他妈的脏!」一个新来的壮汉眼看着围着小龙女狂奸的众人正将精液尽情的喷洒在小龙女的脸上、胸前、大腿根上,唯独那一截纤纤玉腰间稍微洁净一些,这壮汉看着小龙女那光洁平坦的小腹正随着男人的大力抽插而兴奋的缓缓起伏,内凹进去的洁净可爱的雪白肚脐微微颤动的引人犯罪的模样,忍不住伸出手指插进小龙女的肚脐眼里轻轻的抠弄起来。

  敏感的肚脐被男人的手指突然抠弄,小龙女感觉小腹处一阵混着酥麻感的阵痛,而这阵痛却又混着一丝难以言述的刺激感,小龙女的小腹因此而兴奋的觳觫起来,那男人见小龙女对肚脐受到刺激而表现出来的激烈反应,忍不住哈哈大笑道:「没想到女侠这里倒是干净的很,一看就经常清洁,不过呢,马上就要被我肮脏的大肉棒将精液喷进去了!」这壮汉嘴上说着,立刻张开腿跨过小龙女的身子,一屁股重重的坐在小龙女沾满精液的美乳上,男人的屁股压着小龙女雪白的美乳大力揉动,两团美肉被大力挤压,男人兴奋的一手按着自己的肉棒,让龟头抵在小龙女那清洁的肚脐上,沿着肚脐口周围细腻光滑的肌肤来回转圈磨蹭着,并不时跪坐起来,一边将肉棒对准小龙女的肚脐深处用力捅去。

  肚脐乃是连接内脏的敏感部位,此时竟连狭小的肚脐都被男人当做抽插的肉穴,滚烫的龟头正抵在肚脐口处又钻又顶,小龙女只感觉肚脐里就好像有只虫子在在钻探一般一阵难抑的酸麻感,嘴里虽然含着那全真道士又粗又硬的大肉棒,鼻子里却还是忍不住娇哼起来。

  「妈的,没想到这骚婊子肚子平平,这肚脐里面却是又深又紧的很啊!」这个玩弄小龙女肚脐的壮汉如同寻到天下难得的珍宝一般,一边用屁股压着小龙女的奶子大力的揉动着,一边又扭着腰让肉棒抵在小龙女的肚脐口向里钻探着,虽然小龙女的肚脐再深也不至于像尿道一样可以扩张开当做骚穴一般抽插,但是看着小龙女那娇小可爱的肚脐被粗大的龟头硬生生撑开到极限,夹裹住青筋暴起的龟头,马眼紧紧的抵住小龙女的肚脐深处的软肉磨蹭,耳边还一边听着小龙女因为美乳被男人肥大的屁股坐压、敏感的肚脐被男人的肉棒插入而不断发出的闷哼喘息声,这男人满意的全身颤个不住,鼻子里轻哼个不住。

  小龙女此时双眼迷离,鼻子里不断发出的沉闷的哼声仿佛在宣泄出她此时的快活。此时小龙女的骚穴、尿道、屁眼、小嘴、肚脐都被不同的男人当做发泄的肉穴,都各自让一根肉棒插在里面大力的抽插搅动起来,除此之外,小龙女的双手、双足甚至连脸和秀发都被当做了众多不认识的男人们泄欲的玩具,不断有滚烫的精液喷在小龙女的头上、脸上和身上,肚子里被灌入的精液更是浇灌得小龙女的身子快美无限,那超越羞耻的极度快感正一波又一波的冲击着小龙女最后的心理防线,让她的欲望不断战胜她的意识,她快活的呻吟起来,轻轻顺从着男人的抽插而扭动着纤腰,让正同时插在她下身四处肉穴的大肉棒随着她的动作而更加尽情的向更深处捅去,仿佛自己整个人从里到外都被这群不认识的男人奸淫了个遍似的。

  直到小龙女被奸得发出一声发自心底的快活浪叫声,哆嗦着被又一股精液烫得全身美得直颤的时候,上方擂台的总冠军总算是分出了结果,在所有观众都为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姓杨的年轻人热烈鼓掌的时候,在擂台下,所有被这个姓杨的年轻人打败的壮汉们,也在一次又一次接替着轮奸着小龙女雪白美艳的肉体,男人壮实的肉体不断冲击着小龙女的娇躯,发出沉重却又飞快的啪啪的肉体碰撞声响,就好像也在为此胜者激烈鼓掌似的。

  小龙女红着脸,双眼被黑布紧紧的蒙住,双腿的膝盖紧紧的顶在一起,从单薄的薄纱衣下露出修长的美腿颤抖个不住,她拼命的夹紧的双腿之间,粉嫩的骚穴和雪白的屁股里各自夹着一根手腕粗细的肉棒型木棍,仔细看那根插在骚穴里的木棒,原来底端竟还带着一根中指粗细的分叉,正同时还捅在她的尿道深处,随着小龙女艰难行走的步伐而不断刺激着小龙女敏感的尿道肉壁,这般前后同时全方位的刺激,让仅能勉强的夹紧双腿才能缓步挪动的小龙女全身一阵阵酥麻,她每艰难的向前走一步,从被捅得外翻露出粉红耻肉的骚穴里喷出的淫水就淋漓的洒落一路。

  一副沉重的木枷锁正将小龙女的玉颈和双手紧紧的锁在一起,她雪白的玉体仿佛不堪重负似的被压弯着腰,这样屈辱的姿势令被逼着不断行走的小龙女腰酸背痛,很快就香汗淋漓。而与一般的刑具木枷所不同的是,这木枷的底部同时还带着两个乳夹,乳夹正紧紧的夹住小龙女两颗美乳上那一点粉嫩的乳珠,而一旦小龙女因为沉重的枷锁压制而想要停下来站直身子的话,乳夹撕扯乳珠的剧痛就会让小龙女痛叫出声,从而不得不继续弯着腰,艰难的夹着一前一后两根木棒在无情的鞭笞下在狭小的屋子里转着圈。

  一个叼着烟斗的大汉手里正拿着皮鞭,淫笑着看着小龙女走一路洒一路淫水的狼狈模样,不时的突然伸手狠狠的捏一把小龙女的玉乳,一边欣赏着小龙女被乳夹扯得花容失色的狼狈模样;或是在本就只能紧紧夹住木棒不让它从屁眼里掉出来的小龙女雪白丰满的大屁股上狠狠的踢上一脚,看着小龙女为了不让木棒滑脱而拼命夹紧屁股的骚浪淫态哈哈大笑。

  原来自从那日小龙女在武林大会的擂台下,被群雄以各自擅长的花样里里外外奸了个遍,众多以前从未想过的部位诸如尿道、肚脐都得到了开发,这让武威镖局的众人意识到是时候让小龙女接受更加全方位的调教,正巧胡镖头和襄阳城里金凤楼的老板相识,便将小龙女托付给妓院里最顶级的调教师来进行训练,约定一个月后来取货。

  不过这金凤楼老板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自然也不肯白白出力而不要任何好处,虽然他并不知道小龙女的真实身份,但是当他第一眼见到小龙女那清丽脱俗的美艳容姿时,还是被小龙女那清纯的外表下表现出来的淫荡姿态所吸引了,于是这些日子里,虽然并非是职业的身份,小龙女还是不得不作为实际上的妓女,除了接受各种专业的调教开发外,还不得不去接各种各样的客人。

  这金凤楼的老板也是精明的生意人,十分擅长包装营销,他见小龙女身形灵巧,似乎有些武功功底,因此打出去的广告便标榜小龙女乃是武林中着名的美艳女侠,误中淫毒,才不得不停止行侠仗义,改行来妓院做妓女,而且还可以同时和七八个壮汉同时性交。虽然金凤楼老板根本就是乱说一气,不过却极为巧合的全部贴合了小龙女这一段时间的经历,也不知道听了这广告宣传而红着脸不断颤抖的小龙女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不过近些日子听了这广告而前来一看这改行做妓女的女侠究竟是什么模样,最后都各自满意的将大股精液喷进小龙女的子宫、肠道、尿道和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