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的小表妹
我的小表妹
 高三开始了,我开始注意身边的异性,那个女同学漂亮就猜测她的小穴怎么插才比较适合,书摊的地下杂志几乎我期期都买。

  大舅没给表妹寄几个钱来,倒是妈妈给她不少钱,但我看小表妹她也是个很会花钱的,前几天还买了唇膏快一百块,被他爸知道肯定被骂死。

  有一天,回家比较早,草场太湿不能踢球先回家了,妈妈不在浴室,哎总是盼望她能有洗澡不关门的事啊。

  打开房间门,小表妹正躺在我的床上,一手叉到校服裙子里,一手拿着我那本亚洲性生活的期刊!!!

  手淫!!!还看我的淫书??!!这…………

  小表妹看见我吓了一大跳,“啊——”的尖叫一声,连忙放下杂志,拉上卷湿的内裤,起身跑了出去。我木然的看着地上那本书的敞开的那一页,雄男正半蹲着把性器有力的插在一个幼女上,淫!

  这个小表妹的逼怎么会那么痒啊,不行,得去问问她,而且不准她再弄我的东西了,最重要的是她刚才裸露在我面前的那粉红的肉丘,有着对我致命的诱惑力。

  敲打小表妹的房门十几下,小表妹才打开房门,见到是我,又想把门关上,被我狠狠的抱住,她拼命的挣扎叫着:

  “干什么啊,表哥,你放开我……”

  “你这小捣蛋,偷看我的书,早告诉你不要翻我的抽屉,你还翻,表哥要给你惩罚一下!”

  小表妹娇俏可怜的望着我,大眼媚丽的闪了闪,吐了吐小粉舌,笑笑说:

  “表哥,那抽屉是开的啊,我本是想来借你的MP3随身听的,看里面有几本男女打架的书就看看啊,表哥干吗这么小气的!”

  “那你脱裤子在揉什么啊,不会是在我床上小便吧”

  小莲一听这话,知道解释不来了,做了个鬼脸,往床上一坐,把小马尾拉放下来,轻拂几下,黑亮润滑的黑缎如闪亮的银河披散在她可爱的脸上,黑瞳扩射着透明的雾水,小巧的鼻子微皱,可爱的小虎牙在粘红的嘴里发光。

  “表哥,你喜欢我吗?”

  “小鬼,喜欢你又怎么样,你别给我胡思乱想的,在我面前那么淫荡小心我把你奸了!”

  小莲听完后放肆的笑了起来,银铃脆脆的小女孩子的笑声,听了真是一份享受。小莲望一下我,低了低头说道:

  “表哥只要你有这个胆,我可以帮你认识一下女孩子的躯体”

  我奇异她的大胆,坐了过去,问她是不是处女,小莲用手摸在我的鸡鸡上,轻声说她已经不是处女了:第一炮被隔壁的二狗大伯在放学时占有了。又是这条天杀的二狗,等着吧那一天一定要报仇!

  她继续讲道她家里以前没有什么电视,一到晚上她爹娘就早早的上床做肉搏游戏,对那次恐怖的性侵犯就慢慢的变成好奇甚至有点渴求,有几次还跟男同学在山上做爱,所以她对男女之事很好奇,只要她喜欢的男人都会偷描一下他的下体,这个小淫女!

  我听完如坠云雾,初一的女生因为父母的不检点和恶邻的性侵犯居然对性如此开放,小女孩子过早的尝到禁果的滋味。

  正在想着要她如何教导,小莲却把校服慢慢的脱下来,两只饱满粉嫩的小酥乳,尖尖的秃露在她洁白的恫体上,她粉红的乳晕如早春的鲜花绽放开来,花生大小的乳头硬得发尖等着滋润。

  我的眼睛变得如饿狼一般发出绿光,但阻止不了,她继续行动,她把裙子拉了上来,大腿娇羞的合了合但还是打了开来,嫩白的肉丘极为淫秽的把粘胶的肉渠撕裂开来,小肉豆红红的露出头来左看右看,这些如一重锤狠狠的击在脑门一样,使我口干得快要窒息。

  小莲的美丽大眼春色放浪,秀丽可爱的粉脸带者勾魂夺魄的妖媚,胖都都的细嫩白肉直叫人想咬几口,我咽了咽口水说道:

  “小莲,我要…………”

  小妮子现在却比刚才无比大方起来,她走到我跟前,把轻颤颤的圆乳抵在我的腹部,细白嫩滑的小手轻轻的按在我下方怒涨的部位上,抬起头,放荡的笑起来,笑颜如花美得就象天上掉下来的小天使;却带着魔鬼般致命的诱惑。娇翘的乳房跟着摇曳颤动,她大眼俏皮的眨巴几下,猫声猫语道:

  “表哥,喜欢我吗?嘻嘻,我不给你,你要怎么办呢?”

  我脑里一片空白,第一次被淫女挑逗,我这色狼大失分寸!小莲没有停止对我的骚扰,而是把温润的小手穿过我的裤裆,握住我挺直起来的龟头,玉葱纤指捏磨一下龟头,淫秽的味道顿起,麻涨的龟头被那手握捏挑磨,爽得喷出一丝淫精。

  表妹逗逗的看着我,皱了皱鼻子,手改为套握起来,有了淫精的润滑,她的暖玉小手变成催命的武器。“啊……啊”好爽啊!快感使得我弯下了腰,无法控制的欲火让我再次失控了,我要这个幼稚的小女孩子嫩逼,也许有人会对我进行道德指控,但我已经无法细想了。

  我用手按在小莲的肩膀上,想把拉按倒,她很快的跳到床上,叉着腰笑嘻嘻的看着我,黑发被窗户的斜光照得一片金光闪闪,轻挑的乳房抹着几片碎阳,显得圆润而幼嫩,发暗的阴穴薄薄的两片嫩肉长着稀稀的阴毛,黑隐中粉红的肉粒分外显眼。她斜着头邹着眉头说道:

  “呵呵呵,表哥,刚才跟你闹着玩呢,你还当真拉,男人怎么都是这样急性的,阿姨可要回来了!出去吧。”

  “现在就是你亲妈来了,我要照上你!”

  妈的,现在把我玩得起火了,还要停下来,想让我的小鸡鸡自爆吗?我猛的扑过去,小表妹啊呀一声,笑嘻嘻的躲过我的扑食,拿起衣服就想往外走,我闪电一样抱住她的小蛮腰,她在我怀里笑得直颤,真是一团惹火的尤物!我急色的握住她的小酥乳,挤压吮咬,小莲恶狠狠的瞪着我,嗔道:

  “表哥真坏!放开我吧,我们晚上再来好吗,现在阿姨真的快回来了……”

  我没理她,我妈来我连她也干!倒是这小妮子的粉红嘟起的小香嘴,吸引了我的全部注意。

  我没等她说完就吻了下去,跟妈妈不一样,她一吻起来嘴就是热呼呼的,舌头艰难的撑开她合着的牙关,她甜腻腻有苹果味的口水顿时滋润了我的舌头,并滑入我的口里,咽下了肚子,化作呼吸又返回进她的嘴里。

  她瞪大着那双皮大眼,睫毛长长的挑了挑直直的看着我,气息很紧促,感觉她直抽几口气,因该是没被吻过吧,我的舌头灵活的挪动着,挑逗她麻木的小粉舌,她用力的挪过头,想摆脱我的纠缠,很快又被我夹住,更加发力猛吸。

  她含含糊糊的在我嘴里说着:不要,不要。我只好用手抓牢她嫩肥的小乳。

  大力的榨压,哇,好柔软,好有弹性,结实又刚好只手能握住,重量很合手,我加紧搓玩的同时,另一只手抚摩她光滑的肉体,那里有肉就捏一把,一直捏到她微隆的肉丘,手刚刚摸到她淫汁湿滑的小穴肉,小莲打了个颤抖,一只手按住我侵略的手,摇了摇头,我没管她,用两根手指用力的插了进去。

  「声明:一切以此为证(我:表妹你几岁?)(小莲:我十七岁。)(我:

  啊?先前不是?)(小莲:蠢!发文需要)」

  紧榨的小肉穴,挪湿温润,白嫩的跨肉被我的手指磨插得发红,还没尽插手指,就被柔软的肉壁堵住,小莲硬是摆脱我咬紧的嘴,急速的喘着气,颤着音说道:

  “表哥,那有你这么玩人家的,别的男生一趴上来就插进人家……那里,你怎么又亲有插的,而且这样亲嘴好脏的啊,太烦啦!”

  “好好,好,既然你这么需要我的鸡鸡,表哥给你就是了。”

  我拍了拍她的大腿,在她的雪白的屁股捏一下,说道:

  “表妹把身体转过去,表哥先给你润滑润滑一下,保证快感如潮”

  “哼说得好象是我要你一样,我只是看你没有女朋友,才想帮你认识一下女人的滋味,还有,想要我,你还要给我你那只MP3随身听哦?”

  “说来说去,是看上我那只MP3啊,这容易,快点趴过去,撅起来哦!”

  小莲白了我一眼,转眼又狐媚的一笑,可爱的小脸蛋冰洁玉润的,娇艳得真的轻轻一捏就会滴下汁来,她用手指指着翘嘟嘟的小湿嘴,粉粉的小舌头伸了出来,示意我尝一下。(妈的这贱货刚才不是说亲嘴很脏吗,食髓知味了吧。)润湿的小香舌滑滑的口水闪着光,我凑了过去,用鼻尖深深的闻着这小美人口水的味道,健康的小女生的舌头有着水果的清香。

  我也伸出舌头,从她的舌尖舔动,口水粘着口水,然后开始用力勾打她的香舌,又整根吞进嘴里,吮吸圈绞,直到她有点失神,我用力的把她挪反身,表妹淫荡的把粉白的小屁股整个面向我颤抖不已的肉棒。

  黑色的校服裙子裹住了一边屁股肉,黑色与白色形成鲜艳对比,我把她的校裙拉到她肉白的后背,抓开两片屁股,极度淫秽的淫穴一丝不挡的暴露在我的眼前。

  粉红的嫩肉非常的薄,连红色的小纹线都看得清楚,我用巨粗的肉棒甩打一下她的小花瓣,她的小穴立刻抖缩了一下,晶莹透明的淫汁流了一丝。

  龟头抵住湿粘粘的穴口,上下磨擦,粗硬的肉棒弓弯着,表妹的淫肉立刻被挤得不成形,小美人仰仰头吸了一口冷气,回头看着我的宝贝,皱着黛眉小声说道:

  “表哥,你那鸡巴太大了,我那里可能会被插烂的,不要了吧……啊……不要,轻点……啊……啊啊暗!”

  老子的已经夺了城,还要阻止我插旗,没门!我还没等她说完,肉棒已经要直捣黄龙,啊,真的太窄小了!

  薄小的黑红的穴口被我巨大的龟头堵住,寸肉难插,我搂着她的小蛮腰,感觉到她直颤抖,一只小手紧紧的拎紧床单,另一只捂住张开的小嘴,看来小莲还没遇到我这大号的性器,可惜那珍贵的处女膜被二狗那畜生给吞了!既然以是败器也不用怜惜了。

  我一只手在她与我性器紧密联处的缝隙,戳戳挤挤捏捏扣扣,小穴无奈的流出泪珠,使我的肉棒绝处逢生,杀出一条淫汁路,暗运丹田我生猛用力的一捅!

  “啊哇呀!表哥你……好疼啊,我不要啦你快点抽出来……啊……”

  青筋怒勃的肉棒象利器狠狠的刮破滑腻的阴壁,艰涩的尽根被小窄的嫩肉吞没。没有深浅预防的插入,只见恐怖的大肉棒把薄薄的肉丘撑得鼓鼓的,蛇吞大象撑死逼小的。

  其实………我也疼得要命,肉皮一定被刮破了,疼痒舒畅的感觉直拉神经,灼热的火烧的小花芯对这不速之客拼命的吸吮。

  “表哥,你在抖了,不行了吗,快点抽出来不要射啊”

  “闭嘴,表哥是那种无能小辈吗,岂有此理,那是小鸡鸡在感谢好运的到来顶礼膜拜呢!”

  小表妹扑哧一笑,红润娇艳的回头白了我一眼,但很快就张开雪白的贝齿直呲牙,小女生那种娇俏可爱的表情让我心头一热,她白花花的小屁股立即开花,我开始情欲高涨的用套动来泄欲。

  一滴汗珠从表妹雪白肉弹弹的小屁股飞溅,整摊床铺一片水洼,我抱着她的小蛮腰,握紧跳动不止的小尖乳,急速的抽查她的小水穴,巨大的肉棒飞快的拔出,肉穴立刻挤出水汁,唧的一声插入,连露在外面张望的小阴唇也被拖拉着压了进去。

  小美人震荡着嫩白的肌肤,弹颤着满身雪肉,屁股一震震的被我撞得一波一波的直起涟纹,她辗转娇啼,把床单抓得牢皱,娇小的肉穴被大它几公分的肉棒穿来插没,真的是莫大的考验!肉棒一塞进就尽根没底,柔嫩的花芯那能经得起这钝击。我怀疑她的花芯会出血。

  我象一个巨人骑着一匹小马一样,稍微用力几乎把她给撞开,娇艳可爱的的美丽的脸蛋,肉蛋蛋的肉体,加上柔弱娇小的身躯,我不但在紧窄的抽插中感受无尽的紧爽,而且还有那种很大的满足感和征服感。

  直到肉棒七上八下的吐出一丝丝快意的精液时,大门砰的关上的声音传到我俩的耳朵,妈妈回来了!!!

  我不憋了,把惊慌失措的小表妹紧紧的、死死的压在跨下,把她的大屁股抓得快裂开,没命的狂插已经溃不成形的嫩逼,肉棒无法乘受如此快爽丝丝到位的猛插,精液失重的崩堤涌出,我连忙用手指拉大表妹的穴口,因为那里太窄,小穴会受不来如此之多的精液,颤抖飞天的快意,肉棒把整个人的神经都抽离了一样,把我的全部都交给了亲爱的小表妹的小甜穴。

  而表妹却不领情一把推开我,脸蛋一阵红一阵白,撅高着屁股,让一陀陀精液滴下地板,回头骂了我几句,脑我在她那花房里埋下种子,我只好委屈的扒开她的小穴,让精液能全部流出,但我看十分之八的一定都进到她子宫里了,等一下得去给她买点药,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妈妈在楼下喊我的名字,我拍了拍表妹的小屁股,急急的跑下楼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