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人妻张艳芳
人妻张艳芳
 抹了一把嘴边的口水,张艳芳说:「不是小骚屄不行,是人家好久没有做了吗,你的鸡巴又那么大,一进去就那么用力的肏,人家当然受不了了。」抓过小雨的鸡巴套弄着,甜甜龟头的粘液,继续说道:「一声不吭就丢下人家就跑国外那么长时间,连个电话都没有,又长这么大个鸡巴,难受活该。」说完一口又吞了下去。-
-
  小雨一动不动的看着她笨拙的舔弄,道:「阿姨,你口交的技术可真差,刚才弄得我生疼,平时钱叔叔不肏你的嘴吗?」「别胡说,」轻拍了小雨屁股一下,张艳芳道:「也给钱龙舔过啦,可他从来没有将人家的……人家的嘴当屄肏啊。」说道后面脸上又飘起了一丝桃红色,看的小雨的屁股忍不住往前一挺,鸡巴戳在了张艳芳的脸上。-

-  「啪」这次粉拳用力的打在了小雨的大腿上,美目白了小雨一眼,「小雨你真坏,说起人家的老公你的鸡巴就发胀。」张艳芳误会了,但误会的娇媚、淫荡。-
-
  「你老公不就是我吗?嗯,我鸡巴不涨你能那么舒服,不过阿姨说起钱叔叔,我觉得的小屄真的很紧,好像他很少肏你似的。」张艳芳退出嘴里的阴茎,「别整天肏啊肏的,养成说话习惯可不好,以后即不许乱说话,也不许再问这种糟蹋人的问题。」看着不停轻轻套弄自己阴茎并不时伸出舌头舔舔龟头的,张艳芳一本正经的脸,小雨脑子有点暂时短路的感觉,赶紧说道:「是是是,小芳芳以后我听你的,保证不说,你快告诉我钱叔叔是不是很少弄你啊。」「你……」捧住女人的脸小雨吻了下去,「快说啊,小骚屄,你的屄让我感觉很紧很舒服啊。」小雨边舔女人的脸边追问道。-
-
  「我就知道你搞过别的女人,就知道糟蹋人。」「这不是糟践你啊,芳芳,只是好奇嘛,我要是有个这么漂亮、这么风骚淫荡的老婆,得整天套在鸡巴上,走哪带那儿。」「小混蛋,没有一点正经的。」又平拍了小雨的屁股一下,张艳芳说道:「原来老钱和我的关系还是很好的,对我也是非常的迷恋的,但是后来当了官慢慢的就变了,尤其是为了他贪污的事让我去求胡兵让胡兵搞过以后,竟然有些嫌弃起我来了,最近几年有钱了更是在外面养了小狐狸精,我们快一年没有行房了,这次说是去开会,十有八九是带着外面的女人去鬼混了。」小雨一手抓着女人的头发在指间缠绕,一手轻抚着女人娇艳的脸庞道:「钱叔叔真是个大傻瓜,外面什么样的女人能有张阿姨,我的小骚屄漂亮啊,我的芳芳是既有脸蛋又有身材更有气质,尤其是那叫床声,一声大鸡巴爸爸叫的人骨头都酥了。」「坏蛋,坏蛋,你个小流氓满嘴胡说。」手虽然不停地捶打着小雨可心里却是甜甜的,不知为什么,每次听到小雨对她说带有进行侮辱性话或者是抽打她的身体的时候,张艳芳内心深处升起的却是一种愉悦的快感。-
-
  「好了,小芳芳,你休息够了,该侍候爸爸了,爸爸的鸡巴都要憋裂开了。」「我给你舔的不舒服吗,今天就这样吧,小方真的快回来了。」「你越舔我越难受,你根本不懂什么叫口交,回头我在慢慢教你,我们还在窗户边上肏,小方回来我们能看到。」搀起张艳芳肥而不腻的身体,让她靠在窗前,小雨边摸女人的乳房边蹲了下去,柔软小腹下方长长的浓密阴毛,因为淫水和汗水的原因变成了一绺一绺的闪着光,拨开依然有些充血的肥厚阴唇,舌头向阴核舔了过去。-
-
  「啊……雨……我的宝贝……我一个人的小雨……我的大鸡巴小雨……我好舒服啊……」娇嫩发嗲的淫荡叫床声和淫水也是应舔而至,「我的好……小雨……大鸡巴小雨爸爸……不要……不要舔了……我要……你肏……我啊……快……肏我……啊……我……要……啊……我要……大鸡巴进来……」张艳芳的两只手紧紧的抓着小雨的头发,一幅既想把他提起来,又想将他整个按进自己的屄里去的样子。
-
-  「骚芳芳,痒了?」「嗯……我要小雨爸爸……的大鸡巴肏进来。」小雨蹲了个马步,分开女人的双腿,将女人整个端了起来,紧紧的压在窗前,调整好角度「刺溜」一声鸡巴再次的进入了张艳芳已经春潮泛滥了的屄里,「啪啪啪」的用力的抽插了起来。
-
-  「啊……亲爸爸……别太用力……肏啊……你的鸡巴真是太大了……我好痒……好舒服啊…肏……肏死我算啦……雨宝贝……」张艳芳手臂紧紧的搂着小雨的脖子,上下蹿动在大屁股。
--
  「乖女儿……小骚屄……你可真热啊……用力夹爸爸……爸爸今天肏死你……肏死你……啊!」小雨无论干那个女人时都喜欢听她们的胡淫乱语的叫床声,叫的越放荡越混乱,小雨听着就越舒服。-

-  「对……大鸡巴爸爸……使劲肏吧……肏死我吧……肏死你……这放荡的女儿吧……我要飞了……要上天……要死……啦……爸爸……大鸡巴爸爸……好老公……啊!」小腹间猛烈的碰撞,让张艳芳感觉有些疼痛,但她依然希望这种冲撞更快些、更猛些,不时的张艳芳还会回头用现在还有的那一丝丝的理智向窗外瞟上一眼,「小雨……小雨爸爸……大鸡巴……啊……小方开的是……是一辆藏青色……啊……的奔驰…小区里同……啊……颜色只有一辆……啊……好爸爸……啊…… 一定要记得看啊……不然……啊……不然我们……啊……小骚屄…啊……舒服啊!
-
-  女儿要……啊……要……要让你肏死了……」在被性欢乐彻底淹没前,张艳芳终于想起了让小雨边肏边执行放哨的任务,便呻吟着提示着儿子车辆的特点。-
-
  「知道了,阿姨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汗流浃背的小雨,喘息着在张艳芳耳边答道。-
-
  对自己阴道里的鸡巴耸动越来越敏感的张艳芳,已经听不清小雨在说什么了,她已经陷入了喷射的高潮即将来前的半昏迷状态中,整个意识中除了屄里的火热的鸡巴,她连自己嘴里在说的是什么都不清楚了,「好鸡巴……硬鸡巴……乖女儿舒服啊……爸爸肏的……啊……肏的我真爽啊……小雨……阿姨的屄化掉了…… 啊……我要你把我捅穿……老公爸爸的鸡巴真大啊……把我的屄都涨……啊……涨破了……啊……」张艳芳屁股的耸动越来越激烈,鸡巴几次差点被张艳芳弄得脱出小屄里,小雨知道张艳芳又要高潮了,为了享受张艳芳高潮时淫水击打龟头的舒服感,防止鸡巴脱出阴道,不得不放慢抽肏的速度,并更紧的将她的屁股压在窗前的墙上。
--
  但是……嘟嘟……嘟嘟嘟嘟……电话声不合时宜响了起来。-
-
  「大鸡巴爸爸……用力……啊……用力肏……芳芳……把芳芳肏死。吧……女儿的屄要被你肏化了……芳芳再也不要离开……好爸爸……小雨了……啊………小雨老公的鸡巴真大……啊……把小骚屄……啊……塞……啊……塞满了……粗鸡巴再进去……啊……进去一点……芳儿要……啊……要来啦……」张艳芳根本就没有听到电话铃声,除了屄里的鸡巴什么都没有了,小雨不得不停了下来,「芳芳……小宝贝……乖女儿,电话电话啊……张阿姨……张阿姨。」「大鸡巴肏死我了…… 啊……我……啊……我要来……啦……好爸爸你动……啊……芳儿屄里痒啊……人家都叫你……叫你大鸡巴爸爸了……你还不……」「啪、啪。」「轻点打人家的脸……嘛……啊……电话……电话……小雨……」见张艳芳依然沉醉在鸡巴带来的快感中,小雨不得不从张艳芳滚烫的小屄里抽出自己的大鸡巴,使出了杀手锏,终于唤醒了,满嘴胡言乱语的她,在电话铃声的刺激下张艳芳恢复了神智,一个激灵从小雨身上滑了下来,同时紧张的扭头向窗外看去带着颤音道:「小雨电话。」「骚屄没有回来啦,我一直在看着,这段时间没有一辆车进来,还不快去接电话。」「嗯」了一声,张艳芳转身想向,电话机走去,但刚一要迈步子,身子确一个趔趄险些跌倒,「小雨我没力气,快扶我过去。」「还是我抱你吧。」从后面一把拥起张艳芳,小雨快步向电话走去,在路上小雨被无辜打断两次的粗大鸡巴,硬邦邦的顶着张艳芳的大屁股,小雨也想边走边再插进去,但没有成功。-
-
  「别……别……闹小雨……可能是小方或你钱叔叔打来的。」虽然还没有体力但张艳芳的神智恢复的很快,来到放电话机的小几子边,小雨将张艳芳放下。-

-  「是小方的电话。」张艳芳半跪办靠的倚在几子边上,扫了一眼显示屏,回头对小雨讲,但小雨根本就没在意谁的电话,他正在张艳芳身后,想摆正她的屁股,再次进入。
--
  「天哪……小雨……别……我求求你先别肏啊……一会你想怎么都行现在千万别啊……」张艳芳急的眼泪都要出来了,挣扎着一屁股座在地板上,一手抓着小雨的鸡巴头,一手伸向电话机仰头对小雨说道:「求求你了宝贝千万别乱来啊,好爸爸!」见小雨点头嗯了一声,才深吸了一口气回身提起听筒,但握着鸡巴的手确没有松开。-
-
  「小方,是妈妈。」张艳芳平静的对儿子说。-
-
  「妈你怎么才接电话啊?」「啊,刚才居委会的刘大妈来家里,让妈抽空讲一场电脑课,我去送了送她,刚回来。」「小雨呢,走了吗,他也不接电话。」「没走,等你呢,我刚进屋,也没见到人,手机在茶几上呢,去卫生间了吧,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小方,晚上你们喝什么酒啊,家里只剩下洋酒了,喝啤酒我一会去买。」小雨蹲在张艳芳身后,鸡巴顶着张艳芳的手心,伸过头来听着话筒,手也不老实的绕到熟妇的前面,抓住乳房揉捏着。-
-
  「妈,我今天可能回不去了,梁子他亲戚那事挺麻烦的,你让小雨听电话,他出来了吗?」「出来啦。」张艳芳用抓着小雨鸡巴的手肘顶了小雨肚子一下,回头边用眼睛狠狠的剜了小雨一眼,边将胳膊伸直让话筒远离两人,然后大声的说道:「小雨,电话是小方。」随后又缓慢的将手收回,慢慢的讲话筒交给小雨,小雨站起来,把鸡巴放在张艳芳头顶,用头发缠住摩擦着,说道:「小方啊,你什么时候回来啊?」「真对不起啊,小雨,我这边这事挺复杂,今天可能回不去了。」「挺复杂?」嘴里说着,手却按住了要站起来的张艳芳的肩膀,将鸡巴送到了她的嘴边。
-
-  「啊,是这样啊,小雨,打梁子亲戚的人是,马飚的一个手下带人干的,上次给你说过我们公司在开发区收的废品,价格很低,有些工厂的老板可能不太满意,就找了马飚他们,其实我知道马飚他们也一直想进开发区收废料,只是我们干的早,加上梁子爸爸在海关一直没有机会罢了。」「哪你们就提提价码,那么低的价格还我也不愿意呀。」小雨捏住张艳芳的下巴努努嘴,示意她不要老是用手捋动,将鸡巴含进嘴里。
-
-  「我们就是利用这点关系挣得这种钱,要不然谁他妈的收破烂啊。」「那个收破烂的也没有你们火啊,一年能分几百万。」「唉,小雨啊我们小老百姓和你没法比啊,你才算真正的八旗子弟呢,好了不和你说了,梁子已经托了罗维明去找马飚了约出来一起谈谈,罗维明记得吧,就是上次在火车站为了保护你妈,开枪打死胡兵那伙人的那个队长,现在是开发区分局的局长啦。」「爬的够快的啊,你几点能回来啊?」说话间感觉龟头一热小骚屄将鸡巴含了进去,小雨低头冲张艳芳笑笑,一手抓住她的头发,轻轻的抽动着屁股。-

-  「他有今天全是靠你妈妈当年做局长时的提拔啊,不过人挺不错的,很讲义气,不论今天马飚出不出来,能不能将事情谈拢,晚上我和梁子是一定要请罗局吃顿饭的,所以今天是铁定回不去了,在外面喝酒回家我妈老是唠叨,真对不住了小雨,我挂了改天我约你吧,哦,小雨给我妈说一声,今天晚上我不回去吃饭了再见。」在张艳芳的注视下俯身放下话筒,小雨兴奋的捧着她的脸说道:「芳儿,我的小骚屄,乖女儿宝贝,爸爸我今天有时间肏你了。」「小方刚才根你说什么?」张艳芳吐出涨的嘴又酸又疼的大鸡巴,伸手拿掉嘴边沾着的阴毛,边轻轻套动小雨的鸡巴边问道。-
-
  「小方让我告诉你,下午不来了,晚上也不在家吃饭了。」「这孩子又到外面鬼混,越来越像他爸了。」小雨急忙为朋友辩解道:「不是的,他是为了做生意的事,要请人吃饭,再说这样不好吗,你不是一直担心他回来吗,现在好了,我有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来玩我乖芳儿的大屁股了。」「来骚宝贝芳芳,快舔舔爸爸的蛋蛋,我的鸡巴他妈已经硬了快一个小时了,你的小屄倒是爽过了,可爸爸呢?」小雨勾住张艳芳的后脑就要将她的头按向自己的下腹。-

-  女人用手撑住小雨的胯骨抗拒道:「轻点小坏蛋,以后不许讲脏话,听到没有?」又是一脸的一本正经。
-
-  「好好,我的小骚屄,我不讲脏话,讲骚话、淫话行了吧,来叫爸爸,叫大鸡巴爸爸,求大鸡巴老公肏你。」「爸爸……坏爸爸……大鸡巴爸爸……求求你大鸡巴老公,快插进我小骚屄里,肏我……」没有了「小方要回来」这个精神制约,张艳芳是一身的轻松,快速的进入了角色,按照小雨的要求嗲声嗲气的浪叫着,张嘴向小雨的睾丸啃去。-

-  「乖芳儿,全含进去,用舌头舔,对再用牙轻轻的咬……呕……真舒服,慢慢来,唔小骚芳儿,小贱屄!你长这么漂亮的小嘴,却不会舔鸡巴,真是太可惜了,我得好好的教教你,这次你侍候不好爸爸的鸡巴,爸爸可不会把你肏飞起来哦!」小雨一边捋动着自己长长的鸡巴,一边教导着身下的女人,「睁开眼睛看着我,看着爸爸,哦芳儿芳儿我的大肥屄芳儿,换一个舔,嗯你很聪明嘛,学的很快啊,不要擦口水,爸爸喜欢看我女儿的口水顺着鸡巴往下流的样子,啊好啊骚屄……贱货……舔的老公舒服极了。」随着小雨一声声混乱的呼唤,张艳芳的身体在迅速的变热,不仅完全按照小雨的指示动作,甚至还很渴望小雨能够在说出一些让她更加难堪、更加羞耻的话或行动来。
-
-  「小骚屄,要跪着,以后记着再给爸爸舔鸡巴的时候要跪着,知道了吗?」「唔……唔……唔」张艳芳迅速的由蹲变跪,向上忽闪着美丽的大眼睛,从含着睾丸的嘴里发出声响,表示她已明白并照做了。
--
  「骚货,手……手,你的手要伸到后面抓住自己的脚,快点快点。」小雨松开自己的鸡巴,「啪啪」的抽打着张艳芳的耳光,身下娇喘的女人有些费力的,将莲臂伸向身后,想抓住自己的双脚,但因为小雨抽打的原因,张艳芳不但没有抓到自己的脚,嘴也离开了小雨的生殖器。-

-  「怎么搞的,贱货,给爸爸舔啊,嗯……」小雨现在已经非常肯定的确定,身下的这个熟妇有点,受虐的倾向,所以故意的大声责骂着她。-
-
  「对不起,小雨爸爸,小骚屄知道错了,求你饶了我吧,我一会一定会好好的给大鸡巴老公舔鸡巴。」张艳芳向后仰起身子双手抓住自己的两只嫩脚哀求着,张开嘴想再次给小雨含住睾丸。-

-  毕竟是上了年纪的女人了,今天又不是象妈妈或姨妈她们那样抓鞋跟,抓住双脚的张艳芳身体吃力的向前弓着,微隆的小腹显得更加的凸起。
-
-  「不,我现在要蹂躏你,要给你一点教训,让你记住如何给爸爸舔鸡巴。」小雨今天也有些失常了,他粗暴的拒绝着张艳芳,抡起粗壮的鸡巴向张艳芳的粉颊上抽去。-

-  「啪啪!」「啊……啊……啊……大鸡巴爸爸……宝贝小雨……饶了我吧……我以后不敢了…啊……疼啊……」「小屄,不许躲,脸伸过来。」「亲爸爸…… 啊……求求你……啊……轻点打……肿啦…脸……唔唔……」不敢躲闪的张艳芳小脸被小雨的鸡巴抽打的通红,流下了不知是委屈还是疼痛的眼泪,但她的屄里却再次涌出了一股股淫荡的热流,身体也开始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
  见到可能真的将张艳芳打疼了,小雨放开鸡巴,伸手抓过她的头发,将鸡巴再次伸到了张艳芳嘴唇间,「小屄芳芳,给爸爸含进去,不许用手扶。」张艳芳努力的将大个鸡蛋般粗大的龟头含进嘴里,按照小雨的教导,用舌头舔着马口。
-
-  「嗯,这次嘛还想点样子,在含深一点。」看着女人还噙着眼泪的迷离双眼,小雨夸奖道,「小芳儿,爸爸往深里肏肏行吗?」「嗯……嗯。」含着大鸡巴的樱桃小口里发出了声音,同时轻轻的点点头。
--
  小雨轻轻的抽动了起来,但没有经过特别训练和适应的小嘴根本不可能,给小雨的大鸡巴来个深喉或者是让他肏的更深入一些,努力了几次小雨放弃了,同时想出了另外一个折腾女人的花样。-

-  「跪直了,双手抱着我的屁股。」在小雨的帮助下,这一次女人的嘴没有离开含着的阴茎,并不停的用舌头舔弄着龟头,张艳芳的口水顺着小雨的鸡巴不停的往外流淌着,留在了小雨的小腹上,弄得阴毛湿湿的,但更多的是留在了女人自己的脖子和胸前,显得很淫靡。-
-
  小雨抽出阴茎,问女人:「钱叔叔不肏你时,你手淫过吗?」张艳芳的表情一顿,但随即又变得通红的点了点头,呼吸也呼哧呼哧的变得急促了起来。
-
-  「弄一个给我看看。」揉搓着自己棍棒下两个蛋蛋的,小雨命令道。-

-  「小雨……」「别废话,快点,爸爸要看我亲闺女手淫。」这时的张艳芳体内深深隐藏的那扭曲的不伦欲念在小雨的挑逗和导引下,充分的暴露了出来,她直挺挺的跪在小雨面前,用两只拿教鞭的手伸向了自己的下腹部,纤细的手指向上抚了抚自己并不算浓密的阴毛,已有成倒V字型拨开自己肥大的外阴,将另一只手的手指伸进已经泛滥已久的成熟小屄中,沾了些淫水,然后向上用指肚轻柔的抚、揉着一直处在半勃起状态的阴核,「啊……」一阵阵电流般的酥麻痒感自那水淋淋的小屄深处袭向全身,冲击着张艳芳的大脑、冲击着她的心灵。
-
-  「……我的宝贝小雨……我的大鸡巴爸爸……啊……我……要……啊……哇……哦……我要你的鸡巴肏进来……弄我……啊……雨我的……啊……小乖乖小冤家……啊……」张艳芳的手指逐渐加快了揉捏自己的,体内的分泌物桃花汛一样的自屄的最深处,汹涌的喷发了出来,顺着丰腴白皙的大腿向下流淌着,与刚才小雨在蹂躏、玩弄时来自心灵的震颤与精神满足不同,这次是来自这个饥渴成熟女人的肉体,只是因为是在自己的小情人面前淫靡的情境让这种快感来的更强、更快。-
-
  「雨……啊……我的小冤家……小祖宗……啊来……啊……用你的大鸡巴肏我……啊…我……啊。我小骚屄需要你的大……啊……的……鸡巴……啊……求你了。好爸爸快来……啊……深深的插进来……啊……肏……啊……肏我……肏…你的闺女……啊……爸爸……啊……」快感的冲击和长时间的跪姿,让张艳芳的身体有些摇晃,下身极度空虚需要填充的饥渴感极度膨胀着。-

-  带着极大的征服感与满足感看女人卖力的表演的小雨揉动自己阴茎的手也在逐渐的加快,他的鸡巴已经硬了快一个小时了,因为两次中断性交而没有宣泄出来,下腹因为长时间的充血隐隐的有些胀痛。-

-  「爸爸……啊……我的大鸡巴好爸爸……快来……啊……快来用你粗大的鸡巴肏女儿的小屄……啊……我痒死了……啊…」张艳芳再也忍耐不住,火热粗硬的鸡巴就在眼前,可屄里却痒的百爪挠心的折磨,踉跄着爬起来扑向了小雨,死死的抓着鸡巴不放,想将小雨拖向沙发。-

-  「不要在这里,我的小骚屄,既然小方不会来了,那我要在你家的床上肏你,肏我的芳儿。」「好嘛好嘛,你现在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嘛,快点嘛!」现在只要能让张艳芳吞进小雨的大鸡巴,你让她怎样都可以的,说着扯着小雨的鸡巴就要我里间走。-

-  「我要在小方的床上肏你,在我最好的朋友的床上肏她的妈妈!」「你……这个流氓。」小雨突然冒出的这一句让张艳芳不久有些打晃的身体险些摔倒,在小雨扶住她后回过身来想给小雨来一掌,但是小雨比她更快一步的紧紧抱着她,对着她的脸一顿狂啃。
--
  深吸了一口气小雨道:「怎么了,只是随口说说吗,嗯小芳儿,我们之间现在还有什么不可以说的呢,你爸爸都叫了噢,小浪屄。」依偎在小雨的怀里,感受着小雨坚硬的鸡巴顶在自己腹部传来的阵阵热感和不时的颤动,张艳芳有些无力的说:「阿姨让你玩,让你搞了,就算啦,干什么还要带上小方,他是你最好的朋友,我们俩的事你带他干什么嘛。」抚揉着女人的大乳房,嬉皮笑脸着,「你不要乱想好嘛,他是他你是你嘛,这样说刺激嘛,听着你乱叫我爸爸我非常的兴奋啊,你不也是听到我叫你小骚屄闺女,屄里不也是一夹一夹的往外冒淫水?私下里只要我们舒服怎么不行,是不是嗯小屄。」「哼,全是歪理,以后不许这样说小方了,知道了吗。」被说中的的张艳芳摸了小雨的脸一把说道。-
-
  「好好我的小乖乖小骚屄,我不说小方说你行了吧,看你的淫水都要把我冲走了。」说着小雨的手摸向了张艳芳的屁眼。-
-
  「啊,小坏蛋……啊……不要……不要摸那里……啊……坏鸡巴……快点来嘛……人家早就忍不住了。」张艳芳在小雨怀里扭动着浑圆的玉臀要求着。-

-  「来啦,芳儿我不仅要摸哪儿,还有肏哪,今天要在你家里所有的床上肏你一遍。」俯身提起一直挂在腿肚子上的裤子,小雨一把抱起张艳芳向小方的房间走去。-

-  「嗨……总是这样糟践人家。」被抱在男人怀里的张艳芳搂着小雨的脖子一副彻底认命了的样子。
-
-  「咯咯……哈哈哈……」用肩膀撞开小方房门的小雨彻底傻了眼,小方原来的房间变成了一间书房兼酒吧,而张艳芳确娇媚的笑了起来,颤动着乳房掀起一阵阵的乳花。「不要脸的小死鬼,遭报应了吧……哈哈哈……小方一直嫌这个有阳面的房间小去年搬到原来的客房住了。」「我不管今天我一定要在他的床上肏你才行。」「别……别……啊……我的小祖宗,要是让小方发现了我们还怎么活啊,去我的房间好嘛?我的好爸爸,女儿求求你了。要是有我的头发什么的让小方发现该怎么办纳,求你了……」见小雨又要转向原来的客房张艳芳连忙抽出向下探寻鸡巴的手,拍抚着小雨的哀求道。-
-
  「好吧这次放过你,但是你要好好的侍候爸爸呦,今天我要在钱叔叔肏过你的床上好好享受享受你的肥屄!」「好好!我一定努力服侍我的大鸡巴好爸爸,保证让我的大鸡巴满意。」见说服了小雨张艳芳心里一阵轻松,连忙应承着。-
-
  将张艳芳扔在床上,小雨快速的脱掉身上的衣物,跳了上去。-

-  「你可真是个贱屄啊这么骚。」见张艳芳已经用手扳着自己的两条腿,大大的张开等着他了的小雨道。跪在张艳芳的腿间用龟头挑弄着她的阴核。
-
-  「小宝贝……啊……快……快进来……啊……不要在挑逗人家了……你已经把人家搞得欲仙欲死了……快来嘛……」「不记得要叫我什么了吗?骚货,想要鸡巴的话,要亲自来请哦。」「好嘛好嘛,大鸡巴爸爸求求你快进来吧,小骚屄女儿痒死了。」张艳芳赶忙松开双腿,一手接过小雨的大鸡巴,一手捂在阴阜上分开自己肿胀的两片阴唇,晃动着大屁股调整着角度。
--
  「乖芳儿,爸爸来了。」小雨用力的一耸要将鸡巴狠狠的插进了张艳芳的阴道深处。-
-
  「啊……好爸爸坏小雨……你终于又进来了喔……不要……啊……不要那么那么……啊……用……啊……力……啊,弄到底……啦……小屄受不了啊……」嘴里说着受不了,但一个肥圆的屁股却车轮一样的猛烈上下耸动了起来,力度之猛险些将小雨掀倒。-

-  「啪」狠狠的拍了大屁股一掌,赶紧把住女人晃动的双胯道:「你那里是受不了的小骚屄,你纯粹是个老骚屄,说是不是?」「啪」的在屁股上又是一掌。-
-
  「啊……是……啊……是个老骚屄……你说……是……就……啊……是啊……小雨爸爸你的鸡巴真大……啊……女儿好舒服……噢……动……啊……好爸爸你的……啊……你的芳要死了……要化了……啊……大鸡巴……啊把我……把我……撑两半啦……」张艳芳的双腿紧紧的勒住小雨的腰,肥嫩的屁股高高的悬空抬起了不停的上下颠簸着,似乎是要将小雨整个人对折起来,用脚塞紧她的屄里去似的,嘴里也一刻不停的大声浪叫着,「亲爸爸……啊……你……啊……小坏蛋……小流氓……啊……大鸡巴……你……倒是……啊……倒是……肏……啊……狠狠的……用力……啊……肏……啊……女儿……啊……女儿飞……啊……飞起来了…… 啊……肏芳儿小老骚屄……啊……」张艳芳大声喘息着,很快将身下的床单揉成了一团,浑身冒着大汗,淫水顺着屁股流到了背上。-
-
  「你动的不是很好嘛,只要舒服就行了。」小雨随着张艳芳的耸动摇晃着,享受着鸡巴上传来的阵阵与细腻屄肉摩擦时产生的快感,眼睛死死的盯着张艳芳剧烈波动的乳房挽起的朵朵乳花,突然莫名其妙的想起来自己的好哥们小方,心不在焉的对答道,可心里想到却是「小方我肏你妈啦」。
--
  「不……不行了……大鸡巴老公我……啊……我没力了……啊……求你……我的大鸡巴爸爸……你就动动嘛……你不是……啊不是要肏小屄吗……现在快肏啊……我好累……啊……坏爸爸快……肏女儿嘛……啊……肏死小骚屄芳儿吧……我……啊……我要……要你狠狠的肏……啊……大鸡巴爸爸!」一直处在被小雨挑逗之中的张艳芳,在屄里吞入滚烫的鸡巴后,凭借着多年来极度压抑的性欲释放,用尽全身最后的一点力气之后终于因体力不支,屁股晃动的频率慢了下来,但经过这一阵子的激烈交媾,张艳芳又一次的到了高潮的临界点,这怎么能不叫她着急,多年期盼的硬挺挺的大鸡巴已经肏进来身体,却得不到最后的满足与宣泄,怎能不疯狂?-
-
  「亲爸爸……啊……亲爹爹……啊……我的大鸡巴小雨……小冤家啊……求求你了……快动……啊……屄里……啊……屄里痒死……啦……是在是受不了了…… 你快肏死我吧……我的小祖宗……啊……唔……唔唔……」说道最后竟然急出了眼泪,小雨见状这才收起品味玩弄自己朋友漂亮丰腴母亲的心思,全部的身心重新回到了床上不停浪叫的女人身上。-

-  「贱屄,刚才你这不行那不行的,现在怎么又反过来让爸爸快肏了,嗯?」伏在熟妇火热、富有韵味但大汗淋漓的娇躯上,抓着洗过似的头发小雨温柔的呵斥着。-

-  女人的屁股已经完全停止了挺动,只有短促的娇喘……「对不起嘛,好爸爸,我的小亲亲,刚才是我不好,请你原谅我吧,以后我再也不那样,你想在哪肏我就在哪肏行了吧,下次我们就在小方的床上肏我好不好,亲爹,你快肏啊,女儿痒死了。」「嗯,这还差不多,记着以后我想怎样肏你就怎么肏你,知道了吗。」「是是,以后我大鸡巴老公想怎么肏就怎么肏,小屄全听你的……啊……大鸡巴真大……啊……真舒……啊……快进来……啊……进来……」在张艳芳服软的时候小雨用力的肏动了起来,但是两人身上的汗水以及女人屄里流出的远远超过鸡巴进出润滑需要的淫水,让小雨的鸡巴抽动了没几下就滑了出来,一下子捅到了女人的肚子上,小雨生气的啪的给了张艳芳一个耳光,爬起身来一把拽过枕头边的毛巾被,慌乱的给张艳芳擦了擦身子,又在两人阴部抹了抹,丢到一边再次俯身上去。-

-  「快,把爸爸鸡巴送进去!」小雨捏着张艳芳的乳房没好气的说。-
-
  张艳芳将鸡巴送进饥渴的屄口再次大声叫着:「……啊……大鸡巴你终于又进来了……快肏……啊……好爸爸你的鸡巴真硬……啊……肏……啊……肏死算啦……免得我难受。」没有了过多的淫水小雨感觉张艳芳的屄紧了不少,双手从美妇腋下穿过,反抱着张艳芳的头,专心而又用力的耸起了屁股。-

-  「噗嗤噗嗤」鸡巴进出屄的抽动声,「啪啪」两人小腹撞击声、中年美人蚀骨销魂的淫叫声再次响彻房间,演绎着人间最古老也最新鲜的男女偷情的动人旋律。
-
-  「噢……舒服啊……你的屄真紧啊,张阿姨我觉得这屄一点都不像是你的,像是个小女孩的屄……啊……夹啊……用力给爸爸夹……我今天要肏死你这个小屄!」随着鸡巴在屄里的快速进出,小雨今天一直饱受曲折的性快感通过阴茎在快速的提升。
-
-  「啊……是……是吗……真的很紧吗……啊……那……啊……那你就……尽情的享受吧……小雨……小屄给你用力夹……啊……让你更舒服……爸爸的鸡巴也非常的……啊……大……啊……」听到小情人夸奖自己的屄紧,身为中年女人的张艳芳心里美滋滋的,真的用力夹起了吞进身体里的鸡巴。
--
  「芳儿,钱叔叔一定很少肏你吧,要不你的小屄怎么会这么紧啊,你说是不是?」小雨一刻也没有放松鸡巴的抽动,嘴却在张艳芳耳边絮叨着、挑逗的引诱着。-

-  「是……啊……是的……他在外面有女人……很少……和我……肏我……就是他以前……啊……以前年轻的……啊……时候肏的……也……没有……啊……没有爸爸肏的……好……唔……啊……亲爸爸亲爹……啊……亲小雨的鸡巴……比他的……啊……比他的大好多啊……」在小雨的大鸡巴强而有力的抽动中,随着所有的意识逐渐的向敏感的阴道集中,张艳芳基本上算是放开了伦理、道德、尊严带来的束缚,不在忌讳小雨的任何言辞了,所以小雨的话越来越出格越来越肆无忌惮。
-
-  「小屄芳儿,我的鸡巴真的比钱叔叔的大吗,大多少?大鸡巴肏的怎么个舒服法嗯,让爸爸肏你不吃亏吧!」「不……啊……不亏啊……不让大鸡巴爸爸肏…… 小屄才亏呢……小雨爸爸的大鸡巴……比……嗯比……老钱的最少要……啊……要大一倍……喔……我的乖小雨的才叫……大鸡巴……呢……啊……他……啊……他的根本不算……爸爸的大鸡巴把女儿的屄撑的满……喔……啊……满满的……啊……像是要……啊……要裂开了是的……啊……还有亲亲小雨老公的鸡巴能一下肏到底肏……啊……肏到别人从来没有肏到过的地……啊……地方……啊……女儿觉得……喔……开始觉得……啊……很痛很……啊……难受可是……啊……又非常…… 啊……非常的想让小雨再……啊……使劲肏……啊……爸爸芳芳好舒服……啊……女儿真的好舒服……感觉要……啊……要飞了……啊……要死了……啊……雨我的……啊……我的小祖宗你肏死我吧……」张艳芳眯着眼双手扒着男孩的背,呼哧呼哧的娇喘着努力的扭动着身躯,尽力的让白嫩肥圆的屁股迎合着小雨的冲击,胡言乱语的评价着情人和丈夫鸡巴的区别与大小。
-
-  「哈,芳儿我的骚屄芳儿,钱叔叔肏不好没关系,现在有我了,我一定要肏……烂你……肏死你……肏……肏……」听着张艳芳满嘴的胡说八道,小雨也渐渐的进入了癫狂的状态,用双肘支起身体更加激烈的抽肏着女人不时收缩一下的嫰屄,嘴里出了淫词浪语也开始胡说八道起来,「钱叔叔,老钱,钱龙钱局长,你听到了吗,张阿姨你老婆小骚屄说我的鸡巴比你的大,倪小雨肏的比你好,我现在正在肏她呢,在你们家你肏她的床上肏她呢,你老婆的屄真紧啊,我舒服死啦!」在小雨说这番话的时候不仅感到自己的鸡巴更涨,而且明显的体验到张艳芳的屄也猛烈的收缩了几下,比之前的哪一次都有力。张艳芳也是如此小雨突然一跳一跳更加涨硬有力的的鸡巴让她原本已经适应了粗大鸡巴的小屄又觉得有了一些疼痛感,这种痛感带来了更加刺激的精神与肉体的双重体验。-
-
  脑子一阵晕眩也没口子的大叫了起来:「钱龙!你这个王八蛋!……你在外面玩女人就玩去吧……我现在有小雨了……小雨爸爸喜欢我……啊……他的鸡巴比你大……啊……比你还会肏……和小雨肏屄比你舒服多了……啊……你……啊……你搞别的女人,我就给你……啊……给你戴绿帽子,我是让小雨肏的…啊……小雨你知道吗……啊……是小方的同学啊……他们是最好的朋友……啊……我不但让小雨肏我的屄,还让小雨肏我的嘴,我现在是小雨的女儿了……啊……小雨是我的亲爸爸……啊……大鸡巴亲爸爸啊……钱龙我以后再也不让你肏了……啊……」张艳芳的这通淫词浪调彻底的让小雨丧失了最后的一点理智,疯狂了起来完全的陷入了这种变态的性冲击之中,下意识的抽出女人身下的手,再次俯下身子两手死命的掐、捏着张艳芳的汗淋淋通红的脸,下身分不出点来的剧烈冲刺着。
--
  「肏!肏!我肏你个小屄!我肏死你!钱叔叔我在你家了肏你老婆啦……小方我肏你妈啊……小方!我真的在肏你妈啊……在你爸的床上肏你妈呢……我要肏死你妈……你妈她叫我爸爸你知道吗……她叫我大鸡巴爸爸啊……我是你爷爷啦……小方……我……我肏……啊……使劲夹……啊……骚屄闺女!」因为有汗小雨的手一滑一滑掐着张艳芳的脸,根本就不顾将张艳芳原本漂亮的粉脸捏成了各种难看的造型,大声叫着:「小屄,说我在肏谁?」「你……啊……你在肏我……」「啪」重重的一个嘴巴,「不对,你是谁?是谁在肏你?」「啊……疼……我说……我是……啊……我是张艳芳……亲爸爸大鸡巴……啊……大鸡巴小雨在肏我……」「啪」又一巴掌,「我是谁啊?说啊阿姨。」「你是……啊……啊……你是倪小雨……你是大鸡巴小雨爸爸……是张艳芳的亲亲爹……是钱方的好朋友……唔……是我儿子的同学……啊……」在耳光中张艳芳终于知道了正确答案。
--
  「那你还让不让你儿子的同学肏你?」「啊……让……让啊……我以后只让钱方的同学小雨的大鸡巴肏我……我要和小雨在钱方我儿子的床上肏屄……让大鸡巴小雨爸爸把我的屄肏烂……啊……肏肿……啊……」能够杀死自己亲人的,绝顶无耻对答,让张艳芳已经变得极度敏感的阴道神经猛烈的抽搐了起来,只有小雨鸡巴的肏弄才能带来的那种在性交中尿尿的高潮就要再次降临了,触电了似的一样原本已经从小雨腰上滑落下去的修长双腿忽的一用力,肥圆的屁股再次离开了床,肚子上顶着一米八的小雨又生机勃勃的耸动了起来。-

-  「……啊……啊……小亲亲大鸡巴爸爸……我的……啊……我的小……啊……小雨亲亲肏死我吧……我……啊……我要尿尿了……要来啦……啊……大鸡巴爸爸……啊……你肏死我了……我爽……啊……我要死了……要被你肏死了……亲亲的大鸡巴小雨爸爸啊……肏死我吧……我啊……我飞了……我尿尿了……啊…… 啊……」一阵又一阵的眩晕,心在战栗……身体在融化,在飞翔……整个的精神与肉体都在收缩、颤抖……那迎接吐纳了几个人、无数次阴茎的小屄、阴道!在象绳子一样紧紧的拧向一起,将里面所有的汁水都挤出来,汇聚在一起然后喷出去……消失了,不见了,世界没有了,时间没有了,家人没有了,甚至连带给自己这一切的小雨及他的粗大阴茎也消失了,肉体没有了,精神不见了,只留下了……只留下了哪电闪雷鸣的高潮……真的飞起来了,是那么的惬意、那么的幸福与满足……那么的……肏死了真好……几乎在淫水喷发的同时眼泪顺着张艳芳的眼角流了出来。